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难以置信
    “额……”元晚河晕乎乎地睁开眼,赵志高的脸隐没在一片乱飞的金色小星星当中,“白……白潞安那个混蛋……妄图劫持我,我不从,他……他就将我伤成这样……赵副尉,你快救救我……”

    赵志高有些搞不清状况了。他们得到的消息是,百乐公主跟着定王私奔了,这才赶过来拿人。没成想看到的景象是,白潞安在城外和卫兵杀得不亦乐乎,百乐公主却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在这里等待他们的“救援”。

    张岚显然没有赵志高那么好糊弄,他摸了一下石壁上留下的血迹,阴笑道:“我看怎么像是公主殿下自己撞上去的呢。”

    “啊?你说什么?”元晚河满脸鲜血、泪眼汪汪地瞧着他,一副快要背过气的虚弱模样。

    张岚也不好说什么了,对赵志高道:“赵副尉,你先把公主带回去止血疗伤,我去会会那位定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走了几步,他又回过头,意味深长地说:“务必好生照看公主,可别让她再被歹人拐跑了。”

    赵志高当然明白张岚的意思,就叫人扶起元晚河,带回了禁卫军府司。

    成思帝和宋怜之玩乐到半夜才昏昏睡去。睡了没多久,他就被叫醒了,曲苟在帐外小心翼翼道:“陛下,陛下……出大事了。”,

    “怎么了?!”元尧烦得想杀人。

    “定王白潞安……劫持了百乐公主,从东城门跑了!”

    “什么?”元尧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扯开床帐,一脸的难以置信。

    曲苟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人难以置信!

    宋怜之翻了个身,自顾自地继续睡。

    “赵志高和张岚在外头等着给陛下汇报详情呢。”

    “宣!”元尧三两下把靴子拉上脚,两个小宦官上前为他披上外袍。

    “陛下,那位……怎么办呢?”曲苟探头看了看龙床上睡着的女子。

    元尧回头看了一眼,宋怜之面朝里安然睡着,露出一片匀腻的美背。

    “甭管她了。”他丢下一句话,风风火火地走出卧寝。

    曲苟跟在元尧身后,心想这位闵国郡主真是不简单啊。

    赵志高和张岚等候在同苍阁中,见到元尧来了,连忙下跪行礼。

    “说,到底怎么回事。”元尧撩开袍摆,往黄榻上一坐,威严地喝问二人。

    赵志高答道:“回陛下,大约子时属下得到消息,说百乐公主要同陈国定王私奔,正向着东城门去了。属下和张岚大人就带着禁卫军追过去,发现百乐公主受伤倒在城门口,白潞安和他的同党正在和守门卫兵激战。”

    这段话信息量好大,元尧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私奔,受伤,激战……”元尧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就说,现在情况如何了?白潞安和元晚河在哪里?”

    “回陛下。”张岚答道,“白潞安在他同党的护送下跑了,禁卫军已经去追了。”

    元尧大怒:“不是让你们看好白潞安么?这朔都怎的成了无人之境,任他来去自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