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跟我走
    元晚河愕然。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问道:“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跟我走。”白潞安坐直身子,往茶盏里添了些茶水,“你老老实实嫁给我,跟我去陈国。”

    “白潞安,你真是异想天开,你觉得元尧会答应么?”

    白潞安抬眼,清清冷冷地望着她,“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答不答应跟我走。”

    元晚河提高语调,斩钉截铁:“老娘不答应!”

    白潞安垂眸,继续喝茶,“那我就只能让元尧替你答应了。”

    “你不要太低估他。”她说,“那个人,宁肯让我死在他身边一丈的地方,也不会放我离他一里远。”

    “那还有一个办法——你今晚就跟我走,趁他还没对你采取手段。”

    元晚河惊疑,“今晚跟你出城?”

    白潞安道:“我已在城外做好安排,你只要跟着我出城,我自有办法带你平安到达陈国。”

    “如果我不跟你出城呢?”

    “那你就留下来等着挨那三千五百五十九刀吧。”他像看一个傻逼似的看着她,“元晚河,你是喝酒喝傻了么?你现在除了跟我走,还有别的选择么?”

    元晚河默然。她是没别的选择了,乖乖留下来,也不过是在引颈等待元尧的屠刀而已。他肯定已经恨死她了,估计这会儿正琢磨着怎么赏她一种新的死法。

    如果她知道元尧此时正和宋怜之颠鸾倒凤,根本懒得理她这一茬,估计就不会被白潞安牵着鼻子走了。

    可她现在已经乱了方寸。

    她低声道:“如果跟着你去了陈国……我是肯定做不了定王妃吧?”

    “也不一定。”白潞安的回答有些出乎元晚河的意料,“看你表现了,如果你把本王伺候高兴了,赏你个王妃当一当也不是不行。”

    元晚河低笑一声,侧过头去,脸庞隐没在烛光的阴影之中,看不清神情。

    “也许我与白潞安有仇,但我从没对不起你,灵扬。”

    这声“灵扬”让白潞安的呼吸停滞了一瞬,他继而清冷回答:“世上从无灵扬,那只是公主的一个梦。”

    “是梦啊……”元晚河回过头,笑容如凄绝的花儿绽放开来,“好吧,我跟你走。但有个条件。

    “说。”

    “你把布在箬水河南的兵力撤了,我不希望别人利用我父亲的心血伤害大燕。你要是不肯,那今晚就别想带我走了,我宁肯留下来被元尧千刀万剐。”

    白潞安想了想,答道:“好吧,答应你。”

    元晚河道:“我没有别的办法确保你能遵守承诺,只能相信你的人品了。”

    白潞安道:“这点儿信用,本王还是有的。”

    “好,那走吧。”

    元晚河跟华琨说,她独自送定王回行馆,让他别跟着了。

    华琨道:“那属下等会需要派马车去接殿下回来么?”

    “不必了,你早点睡。”

    “是。”

    白潞安的马就在公主府门外。元晚河对他道:“我脚伤还没好,得劳烦定王殿下带我同乘一马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