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我有什么值得你恨
    “朕要把芙儿嫁给他。”元尧的指肚摩挲着她的唇,“他欣然同意了。”

    元晚河此刻脑子有点迟钝,品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元尧这句话的意思。

    瞬间黯淡的目光,没能逃过元尧的眼睛。

    他捏住她的下颌,慢慢加大力道,“怎么,心酸了?”

    像夏晨的露珠从花瓣上滚落,她的眼泪毫无防备地就从眼眶中掉出,划过脸颊,滴在元尧的手上。

    药毒来犯时,稍微一点情绪波动,都会让她眼泪泛滥。她对此也很苦恼啊,一点办法也没有啊。

    而这滴眼泪对元尧来说,就如一滴滚烫的烛泪烙在他手上,烫得生疼。

    他冷笑:“好个一往情深。”手上的力道不知不觉又加重了。

    “不是不是。”元晚河紧皱眉头,指着他的手,“主要是因为被陛下捏疼了。”

    元尧松开手,她白皙的皮肤留下几个红红的指印。

    下手是过重了。元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像个小孩似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差点就把玩具给捏坏了。

    元晚河从魔爪下逃脱,惊魂未定似的,茫茫然不知在想什么。她双目微红,睫毛湿润,眼里盈着千愁万绪的雾霭流岚,泪珠儿挂在雪白的颊边,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可元尧看在眼里,却愈发痛恨。

    她一定是在为那个男人伤感。

    他突然又伸手,这次捏的不是她的下颌,而是她的脖子。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招人恨,让人恨不得你立马去死。”他神情阴郁,语气凶狠,一点一点加大手上的力道。

    他那双拉弓持剑的武夫之手,可以轻而易举捏断她的小鸟脖子。

    “陛下究竟在恨我什么呢?”元晚河凄楚地望着他,发声艰难,“我都这副模样了,还有什么值得陛下去恨的?”

    元尧盯了她半晌,手慢慢松开。是的,她不值得他去爱,更不值得他去恨,她不配。

    元晚河咳嗽了几声,低头喘了会儿气,再抬起头时,神色如常,仿佛已经把刚才差点被捏断脖子的事忘掉了。

    她伸出藕臂,环住他的腰,怯怯地说:“白潞安娶谁不娶谁,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元尧低头看她。

    她把头靠在他的胸前,“谁我都不在乎,反正我离不开陛下,永远都离不开。”

    元尧轻叹一声,熊熊怒火在女子绕指柔一样的示弱中变得很苍白,很无趣。

    “你明白就好……”他抬起她的下巴,剩下的话语吞没在两人深深的吻里。

    他将她抱起走进内室,轻轻放上龙床。

    罗带分,裙裳散,丝幕垂,衾被乱。

    佳人柔顺乖巧地依在他身下,由着他温柔怜惜。她咬着唇,眼底氤氲着一片浓浓的雾,让人一望进去,便深陷。

    元尧深深进入她,两人都舒服地叹了一声。他握着她的双肩,动作渐渐加重。

    到极致的欢愉时,他拿出一颗斩忧丸,放进她嘴里。

    像窒息的鱼儿突然被抛进深水,瞬间的激灵之后,是全身心的解放。

    她终于忘情,主动仰起脸,送上自己樱色的唇,与他深深相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