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往他酒里下春药
    百乐公主府。灯暖,酒香,人醉。

    仙伶馆的倡儿乖巧可人,小拳头力道均匀地捶在永宁郡主的腿上,把她舒服得快要睡过去了。

    另一个倡儿在一旁弹着琵琶,哼着软软的南国小调,把这夏天的傍晚化成了一汪水。

    案几之上散落着瓜果和蜜饯,几个酒壶七倒八歪地躺在地上,满室缭绕着懒散的蘼芜香气。

    元晚河吃着倡儿喂给她的葡萄,说:“所以,现在你在闵国是老大了?”

    宋怜之半睁秀目,懒懒道:“我父王那个老不死的在病床上拖了几年还没死,王后那个老妖婆只知道和男宠纵情欢乐,宋家宗室人丁也比较凋零,能管事的就只有宋溪之了,能管宋溪之的,就是我了。”

    “看出来了,豫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完全成你的小木偶了。”

    “他从小就这样,谁的话都不听,只听我的。”宋怜之漫不经心地剔着指甲,“他的母亲和我的母亲是亲姐妹,他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死了,我母亲就把他抱进宫里养了几年。可是我母亲那个女人,成天就知道打扮邀宠,哪有心思管小孩,我比宋溪之大四岁,成天吃喝拉撒都陪着他。”

    然后她挤一挤眼睛,“他的童子身都是我破的呢,我就是他的天,是他至高无上的女神,他不听我的听谁的?”

    “那很好啊。”元晚河说:“等你父王一死,宋溪之即位,你垂帘听政,人生就完美了。”

    “完美?”宋怜之却是轻蔑一笑,“元晚河,几年过去,你还是那么单纯。”

    她喝一口酒,悠悠道:“靠别人得来的权力总归是别人的,一点都不安全。我也不喜欢躲在别人身后做个无冕之王,我要光明正大地站在台前,享受属于我的荣光。”

    元晚河问道:“所以,你要做闵王?”

    宋怜之反问:“不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不过实现起来恐怕不容易。”

    “不是不容易,是几乎不可能。”宋怜之大笑,“闵国那群又迂又蠢的大臣,怎么会允许一个女人做他们的王呢?”

    “那你更要做他们的王,把他们怄死。”

    “英雄所见略同。”宋怜之向着元晚河举杯,“你现在也算是个手握重兵的权奸,滋味还是不错的吧?”

    权奸?元晚河心想这女人用词还真是不讲究,也太看得起她元晚河了。她不过就是英明神武的成思帝的甜心,玩宠,禁脔,应该是全天下混得最惨的“权奸”了。

    元晚河叹气:“我费尽心机坐上东大营主帅的宝座,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你的那个心上人对我提防得很呢。”

    宋怜之道:“别急,等我替你把他睡服!”

    元晚河戏谑道:“就凭你往他的酒里下春药?”

    “矮油,这都被你发现了?”

    “太明显了好吧?喝了你倒的酒,没多会儿他就面红耳赤夺路而逃。只是你怎么没采取下一步动作呢?而他事后居然也没找你算账?”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可不傻。”宋怜之笑容神秘,“我要慢慢来,让我的心上人儿心甘情愿迫不及待地投入我怀抱。”

    “有什么需要姐姐我帮忙的,尽管说。”元晚河也朝宋怜之举起酒杯。

    两个女人相视一坏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