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燥热的成思帝
    但元尧毕竟不是元峯,他虽然喜欢美女,却不会轻易对美女动心思,尤其是特别美丽的女人,尤其尤其,是宋怜之。

    多年前在闵都第一次见,他就觉出她的不同寻常。那美丽清纯的外表下,藏着某种深不可测的东西。

    所以那时,他没有碰她。

    所以现在,他没有接她的酒。

    只静静注视着她,用冷峻的目光告诉她:“老实点。”

    宋怜之回以俏皮狡黠的目光,分明在说:“陛下不给面子,是会后悔的哦。”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僵持着。

    “永宁郡主。”元晚河说话了,“你离得太远,陛下够不着你的酒啊,你可以走近点儿。”

    “啊,多谢百乐公主提醒。”宋怜之朝元晚河挤挤眼睛,心说关键时刻果然还是姐妹最靠谱。

    她就上前两步,来到帝后的案几前,把酒杯向着元尧举至齐眉,“怜之谨敬陛下。”

    元尧只得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陛下,您不赐永宁郡主一杯酒么?”楼皇后在一旁温柔建议。

    “哦,皇后说得对,难得她如此有心……”元尧和颜悦色,“给永宁郡主赐酒。”

    宫女端来的漆盘中当着一个盛满酒的金杯,宋怜之端起,“谢陛下赐酒。”闭目仰头饮尽,再睁眼时,瞳仁莹亮,如蕴着一泓醉泉,让人深看一眼便要不由自主坠落进去。

    宋怜之回到自己的席位上,宴会继续进行。席间,元尧与几位宾客聊起了当下局势,因是在酒宴上,便没那么多顾忌和拘束,反倒聊得更开些。

    但其实真正的主角,只是元尧和白潞安二人。乐浪王世子启蝾是个武夫,只知道埋头喝酒、抬头看美貌宫女,而闵国豫侯宋溪之则是沉默。

    当元尧问到宋溪之问题,宋溪之并不急于回答,先看着身旁的宋怜之,宋怜之低声在他耳边说两句,他才转过头回答元尧。

    堂堂豫侯,甘做一个小小郡主的传声筒。

    在场之人看宋怜之的目光,发生了一些变化。

    唯有元尧不觉得意外。闵王这几年病卧在床,不理朝政,朝政都由宋溪之代理,但宋溪之是个懦弱老实的人,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别人代理了。

    而这个“别人”是宋怜之,实在是在情理之中。

    她有心计,有野心,关键是还有魅力。估计宋溪之做她的傀儡,也是甘之如饴。

    从世子宋冰之到豫侯宋溪之,闵国王室的男人注定都要栽到女人手里。

    聊着聊着,元尧突然觉得有点热。

    虽已是初夏,但朔都一直都很凉爽,尤其是晚上,清风习习,很舒适的温度。

    元尧却热得不行,燥热。

    像被一圈火炉围着烤,热浪一波接一波包裹起他的身体。他不停地喝茶,也无法得到舒缓。

    他扯扯衣领,实在是坐不住了,蓦地起身道:“朕还有一堆朝政要处理,先走一步,诸位可以留下来尽兴。”然后又嘱咐皇后:“你帮忙照应着。”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他就一溜烟走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