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乖巧的闵国郡主
    元晚河也到场了,她和元氏宗亲坐在一起,宋怜之坐在她对面,朝她眨眨眼,眼神在说:“你等着,看我怎么把你的皇帝表哥搞定。”

    元晚河用眼神回答她:“你自求多福,今天他身边有皇后,估计你很难搞定。”

    元尧对他那位发妻可以说是相当尊重。她在场的时候,他不会表现出对任何女人的兴趣,连对元晚河都是冷冷淡淡的。

    不知宋怜之有没有这个本事创造一回奇迹。

    宋怜之用眼神说:“姐姐我有的是招,妹妹你好好学着点儿。”

    元晚河:“拭目以待,加油加油。”

    元晚河从宋怜之那里挪开眼,不经意间撞上了白潞安的目光。他坐在元尧的下首,斜对面两个女人的挤眉弄眼正好被他全程观察到了。他饶有兴致地望着元晚河,也用眼神跟她说话:“又在搞什么小九九?”

    元晚河撇开眼,当作啥也没看见。

    上次从他的行馆回来以后,她就一直躲着他。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

    而坐在她身旁的另一个人,想法正好相反。

    那个人,是秦苏长公主元芙。

    白潞安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转眼望过去,元芙正闪烁着水目脉脉望着他。

    初见元芙时,白潞安觉得她和元晚河长得颇有点相像,便对她生出了一点莫名的好感。但如今两个女子坐在一起,白潞安觉得她们并不相像,一点也不像。

    白潞安礼貌地朝元芙微笑颔首,然后低头喝起了茶。

    这场宴会,就在各种目光交错和心思交锋中进行着。

    按照惯例,宾客要依次给帝后敬酒,轮到宋怜之时,她也遵守礼节,规规矩矩给成思帝和楼皇后敬了酒。

    但是接下来,她突然叫住端酒的宫女,亲自往托盘的空杯里斟满酒,双手端起酒杯,对坐在上面的元尧道:“陛下,怜之早年就听闻陛下盛名,对陛下敬慕已久,能否单独敬陛下一杯?”

    她没有摆出刻意的娇媚,而是态度真诚不卑不亢,目光坦然地望着元尧,仿佛真的只是作为一个臣属对君上表达敬慕。

    如此一来,她这一行为就没有显得特别突兀,反倒让在座的燕国人都觉得这个闵国郡主不但人漂亮,还很乖巧。成思帝身旁的楼皇后也欣赏地看着她。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位“乖巧的”闵国郡主真正表达“敬慕”的方式,是要睡了他们的皇帝。

    除此以外,也许她还有更大的野心。

    坐在元晚河身旁的越王元峯叹道:“这美人儿真他娘的漂亮,可惜本王已经有王妃了……”

    他的意思当然不是有了王妃就对别的女人断了念想,这位纨绔王爷是元氏子孙里放浪的典型代表,姬妾多得数不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他敲级喜欢这个闵国郡主,如果能得到她,只有用王妃的位子才配得上她。

    只见了第一面就让阅人无数的元峯动了这样的心思,可见宋怜之的魅力多么厉害。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