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番外(一)哭泣的女皇陛下
    “王爷您还是改日再来吧,皇上正在里头哭呢,没心情见王爷……”

    天徽殿的司礼女官十里薇向朝肃王说道。

    朝肃王说:“本王有办法让皇上不哭,姑姑你信么?”

    十里薇说:“不信。”

    朝肃王叹气,“唉,那好吧,要是皇上一直哭到晚上,你们没招了还得去求助本王。”

    说完,他就转身离去了。

    十里薇看着他英伟颀俊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个朝肃王秦麦,也不知哪来的自信,总觉得自己才是天底下唯一配得上皇上的男人。

    虽然他确实是大燕国最优秀、最强大、最危险、最聪明、武艺最高强的男人……

    但是皇上不喜欢优秀、强大、危险、聪明、武艺高强的男人。

    皇上喜欢柔弱、优雅、漂亮、温顺、会弹琴会唱歌的男人,比如玉国公李无心。

    说起玉国公李无心,唉,实在是可惜了。

    十里薇无奈地叹息,把手伸到空中,有冰凉的水滴落到掌心。

    下雨了。

    入夏以后旱了大半个月了,今天终于见了湿。也许是老天爷感受到了帝王之恸,也跟着落泪呢。

    皇上的哭声从西轩窗传出,和今天的这场雨一样,断断续续,却一直不肯停止。

    傍晚,朝肃王秦麦不等别人去“求助”他,自己又主动来了。

    他用下巴指指西轩窗,问十里薇:“还哭呢?”

    十里薇也快绝望了,只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秦麦身上。

    “王爷想想办法劝住皇上吧,这么哭下去,哭坏了龙体可如何是好!”

    秦麦摇摇头:“真是搞不懂皇上,为了一个男倡,至于么!”

    说罢,他提起袍子下摆,迈入了天徽殿。

    天徽殿同苍阁里,烛火暗淡,满地都是七倒八歪的酒壶。十八岁的凤观帝元奺蜷缩在明黄色的软榻上,双臂环膝,右手勾着一个酒壶。

    随着每一次抽噎,她单薄的身子也一抽一抽。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她的哀思,她恼怒地转过头,想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奴才胆敢违抗圣旨闯进来。

    看到的却是朝肃王秦麦。

    她更加恼怒。这个人是来看她笑话的么?她还记得上回自己告诉他:

    “你再牛逼朕也不会喜欢你,你再牛逼也比不上李无心,朕就是喜欢李无心怎么着,李无心是男倡又怎么着,朕不但要立他为皇夫,朕还要给他生猴子呢!”

    结果,现在李无心死了,还是被她这个昏君亲手害死的……

    啪啪打脸,打的还是龙颜。

    “谁叫你进来的?出去!”她瞪着一双肿桃眼,沙哑地怒吼。

    秦麦没有动,脸上露出惊悚的表情。

    “遭了!”他惶惶。

    “怎么了?”她疑惑。

    “臣每回一看到陛下绝世无双的美丽容颜……”他定定望着她,“脚下就生了根,半步都挪动不了。陛下让臣走,臣根本没法动,这下抗旨了可如何是好?”

    脑门上冒出三根黑线,元奺真想用这三根黑线把那厚脸皮的男人扎死。

    她咬了咬牙,想发作,却发现自己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连带着浓烈的悲伤都淡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