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朕恨她
    然后就是下狱,牵连,叛死罪。突然又峰回路转,差点就上断头台的元晚河不但从大理寺的死牢里走了出来,还住进了馥泉殿——那座不祥的宫殿,历朝宠妃在里面得宠又失宠,凤观帝时期艳名播天下的玉国公李无心也因为这座宫殿而丧命。

    表面看去,皇帝对自己这个表妹并不多么爱疼,至少在旁人面前,他对她都是冷冷淡淡不假辞色。有一晚她不知闹了什么病,在天徽殿门口求见,皇帝怕扰着孕中的楼圣宛,让她在门口等到天明。

    那晚元晚河在外面跪了一整夜,皇帝也一整夜没有睡着。他在楼圣宛身边辗转反侧,吵得她也没睡好。

    元晚河年龄不小了,与闵国的婚约也作废了,楼圣宛便趁着皇帝新得龙子心情大好的时候跟他建议,为百乐公主指配一个才貌双全的驸马。

    没成想龙颜当即变色:“皇后新做了母亲,操心好小皇子就是了,其余不必费心。”

    语气还是很克制的,但已经让楼圣宛出了一身冷汗。

    在皇二子百日宴上,南陈定王白潞安求娶百乐公主。楼圣宛当时心里一阵莫名其妙的欣喜。好了好了,赶紧把她娶走,她和皇上就都清净了。

    没想到,皇帝竟然当众拒绝了白潞安,几乎要和他撕破脸。

    楼圣宛更可以确信,自己的夫君和他的表妹之间,有事。

    今天,她终于忍不住,想把话挑明。

    “陛下很爱她吧?”她问。

    片刻后,龙帐里传出三个字:“朕恨她。”

    楼圣宛听懂了。很多时候,爱即是恨,恨即是爱。无爱哪有恨。

    她又问:“那么陛下可以忘掉这恨么?”

    龙帐里再没有回答。

    楼圣宛突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她以为元晚河走了,被“处死”了,皇帝的心思就会回到后宫来。可现在知道,皇帝的心也被带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陛下……”她忽然就哽咽了,“事已至此,忘掉她吧。”

    “忘掉?”他轻笑,“如何能忘?如果她不曾来到这个世上,朕的父亲和母亲就不会决裂,朕不会自懂事起就看着他们彼此伤害、彼此憎恨,朕的父王也不会走上绝路……很多悲剧都不会上演,很多痛苦都不会发生。元晚河,她的出生就是个错误。”

    楼圣宛愣住了。她从没听皇帝提起过他的父母,她只知道皇帝的父亲是一个很早很早就死掉的外姓藩王,皇帝的母亲是一个风流成性又杀伐决断的女皇。

    楼圣宛听不懂皇帝在说什么,她只是隐约觉得这其中有一个很长很伤心的故事。这个故事肯定是一个禁忌,这么多年没有人敢于提起。

    从皇帝那里告退,楼圣宛没有直接回宝相宫,而是去了穆成殿。穆成殿供奉着大燕七位帝王的灵位,平日打理殿中一切事务的,是一个年老女官,人称“十里姑姑”。

    楼圣宛曾听人说起,别小瞧这位十里姑姑,她当年是凤观帝的贴身女官,当今皇上和秦苏长公主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凤观帝驾崩后,她自请到穆成殿为先帝守灵,这一守就是八年。

    楼圣宛见到十里姑姑,向她直言皇帝的近况。

    “十里姑姑,你是看着皇上长大的,他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皇上的父母到底发生了什么?和元晚河又有什么关系?”楼圣宛问了一连串问题。

    十里姑姑苍老浑浊的眼中忽然涌起一股悲戚。

    “如果时光能倒流……”她哀叹,“凤观二年那个下雨的秋日,我一定不会让朝肃王进天徽殿里去。”

    十里姑姑用苍老的声音,揭开了一段被时光尘沙掩埋经年的伤情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