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如果只是“妹妹”
    当年宋冰之的世子之位是经燕帝认可的,因而宋冰之是闵国王位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宋冰之死后,闵王再未提请燕廷准立新世子,突然冒出的这个宋怜之,不经燕帝恩准就擅自称王,摆明了挑战燕廷权威。

    这要在往常,燕军可以直接打到闵国兴师问罪。可如今,燕国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兴趣也没有能力去管那个瞎折腾的西南边陲的小国了。

    但这对燕国众臣仍是个心理冲击。很多人预感到,大燕立国百年后,国运转折怕是要来了。

    偏偏在这时候,皇帝陛下病倒了。据说是早年征战落下的旧伤复发,需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

    于是早朝也就暂停了,燕廷陷入群龙无首,朝政混乱的局面。

    皇后楼圣宛端着药汤,轻手轻脚走到龙帐前,轻声唤道:“陛下,该吃药了。”

    “好,放一边吧。”帐子里传出低沉沙哑的声音。

    楼圣宛站着没有动。她犹豫了一会儿,说道:“陛下,您这样郁郁寡欢,实在不利于龙体康复。”

    “朕也没有打算康复。这样病着挺好,不用上朝不用批奏折,清净。”

    “可再怎么清净,也解不了陛下心里的烦乱。”

    “朕烦乱什么?”

    “臣妾不敢妄自揣测。”

    龙帐里没有再出声。

    楼圣宛纠结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问出了口:“陛下,还在想她吗?”

    “……谁?”

    楼圣宛鼓足勇气,说出了这个已经成为禁忌的名字:“元晚河。”

    龙帐里久久沉默。

    “朕那妹妹,确实很气人。”许久以后,元尧才开口,很浅淡的口吻。

    “如果只是‘妹妹’,不会令陛下这样烦心。”

    “什么意思?”

    楼圣宛深吸一口气。她是后宫之主,自己夫君和小姑子的某些事儿,她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

    嫁给他之后的好几年,后宫无人能与她争锋。他性情多变,脾气暴躁,对她却一直温柔体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他最爱的女人。

    直到三年前那位和亲的百乐公主从闵国回来,楼圣宛才开始觉得不对。

    他有时心不在焉,有时心情很好,有时又很易怒。而每次他情绪变化之前,要么是见过那个元晚河,要么是听到了一些关于她的消息。

    她在皇陵爆炸案中受伤,他居然亲自出宫去看她,据说是衣不解带陪在她床边。

    以楼圣宛对他的了解,他虽是个讲情义的男人,但骨子里有帝王的傲慢和冷淡,从不会放下身段对谁这么上心。

    后来元晚河在清州出了事,楼圣宛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事,但那段时间帝王的阴晴不定令一向受宠的她都遭受了一些委屈。

    再后来,传来了元晚河成为南陈定王“侧妃”的消息。

    那段时间,楼圣宛都见不到龙颜。他除了上朝,就待在天徽殿里批奏折,谁也不见。突然有一天,惊闻圣驾已经离开了朔都,具体干什么去了,没人知道。

    圣驾再返回时,带回了元晚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