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王爷的失守
    陆天明道:“那就请王爷相信臣。”

    “好,陆先生你放手治吧。”

    陆天明道:“王爷,有件事必须跟您说明白,臣没法帮她减轻痛苦,也没法加速她康复的速度,她只能慢慢熬,硬熬过去。臣唯一能做的,是在此期间保证她不死。”

    白潞安神色晦暗地点点头:“好,我知道了,陆先生。”

    陆天明观察了一会儿,见没什么事,就拔掉了元晚河头上的针,又给她灌了汤药,然后就离开了。白潞安在元晚河身边躺下来,把她轻轻抱在怀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里,他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弄醒。

    屋里的蜡烛已经熄灭了,一片漆黑,白潞安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有个人压在他身上……在摸他。

    那人的手在他身上混乱地游走着,气息急切而紊乱,在黑暗中撩起让人燥热的火星子。

    白潞安捉住那双不安分的手:“喂,你在干什么?”

    “我难受……”她带着哭腔,软软糯糯地说,“我热,难受。”

    白潞安很纳闷。难道这也是药毒的并发症状?

    “元晚河,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再叫太医来给你看看?”

    “我难受……”她哼哼唧唧,脑袋蹭到他颈侧,干裂的唇在他的耳畔游走,“帮帮我……”

    感觉不对劲啊……她这会儿的样子,不像是药毒发作,倒像是……

    白潞安喉头干燥,咬了咬牙,把她推开,起身下床。

    却又被她抓住衣带,拽了回来。

    怎么又有种当年的“面首”小白莲被百乐公主调戏的感觉……

    她把他压入衾被中,手忙脚乱地扯开他王袍上复杂的衣带。他摊着手任她折腾,口头警告她:“元晚河,你再不收手会后悔的,别怪我没警告你。”

    她就像个发chun的小野兽,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粗暴扯掉他的外袍,扔得远远的,又去扯他的中衣。中衣好脱多了,很快,他的上身就袒露在她面前。

    她滚烫的手指抚上他的胸,肋,腹,撩得他表情都变了。

    她又去解他腰间的玉带。却怎么解也解不开,急躁得骂脏话。

    白潞安也不帮她,静静等着她折腾累,自己放弃。

    然而她非常锲而不舍。

    她一点一点攻克,他一点一点失守。

    当他终于意识到她不是在玩闹时,已经来不及了。

    “别闹……”他握住她的腰想把她提起来,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和她发生什么。

    然而她力气奇大,狠狠往下一坐……

    白潞安闷哼一声,一阵酥麻瞬间窜遍整条脊柱。

    他已经深深进入她的身体。

    “公主殿下……”白潞安声音沙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元晚河满意地轻叹一声。她这会儿脑子不清醒,确实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现在这样很爽,终于纾解了身体里乱窜的燥热与疼痛。

    白潞安虽然也很懵,好歹比她清醒点儿,他继续握住她的腰,要把她提起来。

    元晚河不满地拍开他的手,执着地上下动了两下。

    这两下子,让白潞安的理智彻底失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