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不能再碰那毒物
    “求你,求求你,让我死吧,我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啊……”她哭得凄厉,身体抖如筛糠。

    “元晚河,你听着。”白潞安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你听着,元尧抄了你的家,解散了东大营,把东大营的将官都发配到西北边疆。他还炸了青陵,毁掉了你父母的棺椁和遗体。这个仇,你不报了吗?你如果就这么死了,遂了谁的愿,又快了谁的意?”

    他的话说完,她不闹腾了,静静待在他怀里,身子却还是抖,而且越抖越厉害。

    白潞安觉得不对劲,把她推离怀抱一看,竟然开始翻白眼了。

    刚刚赶来的陆天明喊道:“痉挛了,快把她放平!”

    白潞安连忙把人抱上床放平,陆天明又喊:“拿个木块来,快别让她咬舌头!”

    宫人一时乱作一团,不知从哪现找一个木块去。此时白潞安已经把自己的手放进了元晚河的嘴里。

    她死死咬住口中的东西,很快,一线红色从牙齿和手的交界处渗出来。

    陆天明从药箱中拿出银针,对着元晚河头顶几处要穴扎下去。

    痉挛还在持续,她的手蜷成了鹰爪样的畸形,细弱的关节似乎都要折断了。

    “怎么不管用呢?你到底行不行!”白潞安冲着陆天明吼。

    陆天明又拿出一根更细更长的针,对准元晚河的天灵盖,扎了下去。

    痉挛忽然停止了,她像一只被突然抽了线的木偶,软瘫成泥。

    牙关也松开了,白潞安费力地抽出手,已是鲜血淋漓。

    “王爷,臣为您处理一下伤口吧。”陆天明道。

    “不必,你快看看她怎么样了,等会会不会再抽起来?”白潞安满头是汗。

    “应该不会了,臣暂时不拔针,静观后变。”

    “药毒发作怎么会这么严重?你不是说她只会难受,自残,怎么这次……”

    “回王爷,王妃身子太虚,经不住药毒反复侵蚀,亏空了底子,就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并发症状出现。”

    “意想不到?”白潞安脸色立即难看,“还会有什么症状突然出现?你的药到底管不管用?你要是治不了,就滚去孝山守陵去!”

    陆天明对白潞安有过救命之恩,一直受白潞安十分敬重,今次遭他这样的盛怒训斥,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陆天明沉默不语,抓起元晚河的手腕替她号脉。

    白潞安也很快平静下来,捏着眉心疲惫地说:“陆先生,对不起,我也是太烦了。”

    陆天明平静道:“臣理解王爷的心情。”

    “我怕她会撑不住。”白潞安望着床上的人,她虽半昏半睡,神情却还是紧张痛苦,“药毒发作得越来越频繁,情况越来越失控,一点也没有好转的迹象,让人很灰心。”

    “臣认得鹿人的一个头领,可以从他们那里拿到配置斩忧丸的原料。”陆天明头也不抬地说,“王爷觉得如何?”

    “不。”白潞安说,“我宁肯她死,也不让她再碰那毒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