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看你难受,我也难受
    “非得这样,才能证明我的真诚么?”白潞安低声问。

    元晚河眨眨眼,别过头,“我清纯,我不懂,什么也不懂。”

    硬生生装傻充愣,还能有这种操作……

    白潞安笑得不得了,只好翻身下来,放她一马。

    “对了,现在跟你说正事。”他说,“岳太医的药快配好了,能帮你减轻一些药毒发作时的痛苦,但主要还是靠你自己,咬咬牙把这段时间熬过去,一切就都会好了。”

    他摸着她的头,“当然,我会陪着你。”

    “白潞安,我真不明白你。”元晚河沉沉地说,“之前把我恨成那样,想尽办法害我,现在对我又是疼又是爱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用想那么复杂。”白潞安说,“我只是看到你难受,我也就难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无奈叹息:“也许在鸭丑山的时候……”

    “怎么了?”

    “没什么,好好睡吧,趁着现在药毒没发作。”

    他替她盖好被子,起身离去。

    ……

    “王爷,情况就是这样,燕帝辱我使节,发布昭告辱骂王爷,并且关闭了陈燕边境的所有贸易口岸,看来下一步就要向我大陈宣战了。”箬南假节佟硕说道。

    白潞安坐在书案前,手中摊着一封书信。这是陈使带回来的北燕致摄政王的札函,字里行间满满的火药味。

    “宣战,还不至于,至少不会是现在,如果元尧没被愤怒冲昏头脑,还留有一丝清醒的话。”白潞安合上札函,淡淡道:“清州萧灵势头正劲,咄咄逼人,如果元尧想腹背受敌,才会急着向大陈宣战。”

    录尚书事、大司空等人纷纷赞同。

    白潞安对佟硕道:“但是,北燕有可能会采取措施夺回箬南失地,你尽快赶回箬南,按照本王给你的阵图,加强防卫部署。”

    “微臣遵命!”

    这时,粟北在门外探头望了一眼,见王爷和众臣还在议事,就准备走开。

    “粟北,有事么?进来说吧。”白潞安叫住他。

    粟北走到白潞安跟前,在他耳边道:“王爷,瓷湖宫那边又闹起来了,几个宫人都压不住,您要不要去看看?”

    白潞安对众人道:“今日就到这,诸位请回吧。”

    还没进瓷湖宫的门,就听见里面叮铃哐啷闹翻了天。

    白潞安走进去,见元晚河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哭喊着左冲右撞。四个宫人把她拦腰抱着,又怕太用力伤着她,五个人就那么较着劲儿,场面很是纠结。

    见王爷进来了,几个宫人一分神,元晚河立即脱了缰,直楞着脑袋就朝柱子撞过去。

    白潞安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的后衣领扯住,捞过来往怀里一按。

    “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死!我不要活啦啊啊啊——”

    叫得那叫一个骇人,嗓子都快扯成碎片了。

    “晚晚,晚晚……”白潞安一手按着她的头,一手箍着她的腰,把她死死按在怀里。

    她奋力挣扎,力气出奇大,白潞安竟要压制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