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男流氓,女流氓
    他只好狠狠给了她一个手刀,把她敲晕,总算获得了片刻安宁。

    他把她带上岸来,平放在岸边,挤出她胸腔里的水,然后一路把她抱回瓷湖宫。

    最近必须时刻盯着她,不离她左右。

    白潞安让侍女替元晚河换了干净衣服,半个时辰后,她慢慢醒转。经过这一阵折腾,药毒的痛苦暂时过去了,但下一波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更强劲地袭来。

    “我的药呢?”看到白潞安,她开口就问。

    “你不能再吃那个了。”

    她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翻过身去,背对着他,抱膝蜷成一团。

    脆弱得让人心疼,又犟得让人生气。

    白潞安轻叹一声,在她身边躺下,从她背后将她抱住。

    她还想挣脱,他死死把她扣在怀里,她没有什么力气,就放弃挣扎了。

    “这种药毒,你必须戒掉,不然迟早会死得很惨。”

    “没有药,我宁肯立即去死,省得活生生尝尽上刀山下火海的痛苦。”

    白潞安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上刀山,下火海,我都陪你。你痛了可以咬我,打我,骂我,怎么样都行,只要你能发泄出来。只希望你相信我,撑过这段时间,药毒慢慢淡了,就好了。”

    “我不要你假惺惺……”元晚河的声音带着哭腔,“我到今天这步田地,都是你害的,你现在又想害我,看着我受尽折磨,你心里痛快得很吧?”

    “你觉得我看上去很痛快吗?”白潞安苦笑,“你这折腾了多少天了,我陪着你一起受折腾,痛快没觉得,浑身都被折腾得很痛。”

    “你痛什么?”

    他拿着她的手放在他的小臂上,“这儿,是你刚才在水里咬的,都出血了。”又把她的手放到他的肚子上,“这儿,是你前天发狂的时候踹的,把我午饭差点踹出来。还有这儿……”他想把她的手往腿上移,她却想挣开他,手一不小心就打中了他两腿之间的敏感部位……

    两人一时间都不说话了。尴尬。

    “那啥……”元晚河咽了咽口水,“你没事吧?”

    “你把我打疼了。”

    “我没打你。”

    “男人那里很脆弱的。”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是硬的?”

    “抱着个美女在怀里,不硬就不是正常男人了好吧……”

    “流氓……”

    “没你流氓好吧?”

    “我现在没以前流氓了。”

    “好不巧,我现在比以前流氓了。”

    “你想干什……呜……”她被他扳过来,唇被他堵住。

    绵绵温柔的吻,一点一点撬开她的唇舌,探入她的口腔。她从错愕中回过神来,想把他推开,他却死死将她压在身下,吻也变得越来越霸道,侵略中却附着怜惜。

    直到两个人都憋得心慌气短了,他才把她放开,在她耳边喘着粗气:“公主殿下,你很撩人。”

    元晚河呵呵,“甭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模样,人不人鬼不鬼,男不男女不女,我自己都对自己没**……”

    她话没说完,就感到下腹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