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母皇,您爱过我父亲吗?
    但是皇命难违,元尧还是顺从了母皇。事实上,生性桀骜的他却从未忤逆过母皇,他是个聪明人,等顺利从她手里接过皇位,该算的账再慢慢算也不迟。

    所以,当年元尧愿意带着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出征打仗,并非只是觉得好玩,凤观帝才是背后真正的促成者。

    在前线,母子二人的信件往来不断,除了沟通军情,凤观帝问得最多的,竟然是那个百乐郡主。

    这就让元尧更弄不明白了。他才不会认为,母皇是因为缅怀亡姊玉廉长公主才对她的女儿这么关怀有加。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于是他对百乐郡主产生了兴趣,却是一种不怀好意的兴趣——既然她是母皇陛下挂心的人,那他就得特别“关照”一下她。

    后来他对元晚河的很多伤害,都是对凤观帝的刻意报复。母皇,只要是您在意的东西,儿子就要替您毁了它。

    凤观二十年冬,凤观帝病危,元尧被紧急召回朔都。躺在病榻上的凤观帝当着大臣们的面把大燕国祚交给了年轻而成熟的太子,然后,她屏退众人,只留下元尧和元好两人。

    一个惊天的秘密,从凤观帝虚弱的口中道出——

    “葔儿,是朕的亲生女儿,是你的亲妹妹。”

    元尧震惊,“那元芙……”

    凤观帝道:“芙儿才是玉廉长公主的女儿。”

    也就是说,元晚河和元芙对调了身份。元芙才应该是玉廉长公主家的百乐郡主,而真正的秦苏公主应该是元晚河。

    元尧心想,这么说……我是和自己的亲妹妹上床了?她还怀了我的孩子?

    呵,有趣,真是有趣。他控制住大笑的冲动,嘴角只微微牵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小姨母元好在一旁问道:“太子,你笑什么?”

    元尧定了定神,说:“我是欣慰,能有这么好的一个妹妹。”

    凤观帝咳嗽几声,人显得更加虚弱了。她断断续续地说:“尧儿,你跟朕发誓,永远爱护你的妹妹元葔。”

    出人意料的是,一向听话的元尧竟然提出了一个要求:“发誓之前,儿臣有一个问题想问母皇。”

    “问吧。”

    “元葔的父亲是谁?”

    凤观帝沉默了一会儿,说:“崇延光。”

    元尧的眉头轻轻一动,很好地掩饰了他内心的波澜。

    元葔比他小三岁。她出生那会儿,秦麦应该正在外领兵打仗。也就是说,秦麦替凤观帝在前线流血卖命,而他爱的这个女人却在家里跟另一个男人风流快活。

    虽然那个女人是皇帝,她想和谁好没人管得着。可那个男人是崇延光,是她姐姐的丈夫,是不逊色于秦麦的英雄豪杰。

    这是对秦麦最大的羞辱。

    元尧沉沉地问:“母皇,儿臣斗胆再问一个问题。您爱过我的父亲吗?”

    这是秦麦死后这么多年,元尧第一次在母皇面前提起他。

    凤观帝露出茫然的表情,她似乎已经忘了,她儿子的父亲是谁。

    “你是说他啊……”她清淡地说,“应该爱过吧,不然怎么会有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