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嗑药不是好习惯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声音又低又软:“别哭了,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好不好?”

    元晚河心说谁是被你欺负哭的啊?老娘药毒发作控制不住自己的鼻涕眼泪,和你有一根毛线的关系?

    她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不屑,下一波剧痛又袭来了。

    她痛苦地低吟一声,蜷缩得更紧,从虾米缩成了一团球。

    “快躺平了,这样会压迫伤口,会更痛的。”白潞安想帮她调整姿势。

    他轻轻一碰她的肩,她居然嗷一声尖叫起来。

    白潞安连忙收回手,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默默看着她。

    她把头缩进被子里。

    好痛苦啊,好折磨啊,她就要这样被一波接一波的剧痛玩弄至死吗?死就死了,可是什么时候才能死呢?

    被子里传来呜呜的哭泣,声音很压抑,却是那样撕心裂肺。

    白潞安的喉头抽动了两下,转头喝道:“岳天明怎么还不来?要本王亲自去把他绑来吗?”

    一向清高儒雅的定王,竟然也开始急躁了。

    “来了来了!”岳天明提着药箱走进来,头发乱蓬蓬的,一看就是刚从床上爬起来。

    他也不讲礼数,把白潞安往旁边一推,径直在床边坐下,强行掀开被子,露出里面蜷缩成一团,气息奄奄的人儿。

    白潞安问:“岳太医,她的伤口怎么会疼成这样?你是不是药用错了?”

    岳天明眯眼盯着元晚河,若有所思地捋着白须,然后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白潞安的耐心已经快用尽了,他真想把这个成天就知道睡觉的懒老头扔到外面的湖里去。

    “不是老臣的药用错了,而是王妃自己吃错了药。”岳太医下了论断。

    白潞安不解:“什么意思?”

    岳天明抓起元晚河的右手腕,她的手还在痉挛。他把了会儿她的脉,笑道:“姑娘,年纪轻轻就嗑药,不是好习惯啊。”

    接着,他回头告诉白潞安:“王妃没事,就是药瘾犯了,吃了药就没事了。”

    白潞安蹙眉:“什么药?”

    岳天明捋着胡须,说道:“老臣要是没猜错,王妃吃的药,应该叫做斩忧丸,是天巫一带的鹿人从阿芙蓉中提取制成的一种毒药,药性很是邪异,服用完会让人忘记痛苦、如入仙境,很快成瘾,一旦断服,便会痛不欲生,最后自残而死。”

    白潞安愣了半晌,终于明白在朔都时她的一些反常表现是什么原因了。

    他又恨又气:“元晚河,你傻么?为什么要吃这种药?还嫌自己的人生不够刺激?”

    元晚河心说本公主的无奈、本公主的辛酸你懂个屁,少在这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教育本公主。

    但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又一阵痛苦来临,她哀叫一声,不由自主地去扯自己肋间的伤口。

    白潞安连忙按住她的手,急声问岳天明:“有没有办法能暂时缓解她的痛苦?”

    岳天明从药箱里拿出银针,对着元晚河脑袋上的几处要穴施了几针,元晚河的挣扎才渐渐弱了。

    最后,悄无声息地昏睡过去。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