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我,愿做你的灵扬
    元晚河也不明白大长公主为啥对她那么关心,还专门派南嘉保护她。但既然确定了大长公主心向着自己,那元晚河索性把希望都寄托在大长公主身上了。

    “不行,不能丢下公主……”南嘉还在和自己的忠诚作斗争。

    “放心,白潞安想要活口,我只要乖乖投降,死不了的。”元晚河用力把南嘉推开,“快走啦!”

    南嘉咬着嘴唇,站起身准备上马,又回头看着元晚河。

    “别看我了,以后有时间本公主再让你好好欣赏我的美貌,赶紧走吧,别忘了找大长公主救我啊!”

    南嘉重重点头,果决纵马离去。

    元晚河看着她走远了,勉强撑起身体,迎着追兵的方向走去。暗夜之中马蹄声纷乱如麻,几十名陈国骑兵肃杀而来,刀光剑影撕裂了稠密的夜幕。

    “吁——”一马当先的城卫长拉住缰绳。在他前方,立着一个娇小的身影,像一棵饱经风雨的小小白杨,纤细柔弱却挺拔不屈。

    她缓缓拔出腰间佩刀,月光无声而流畅地划过刀面,镀上了一层凌厉的杀气。

    她忽悠了南嘉,她根本没打算投降。

    既然回不了朔都,那就只能死。左右都是死,与其落在白潞安手里,然后让他看着她被药毒折磨死,不如死在陈兵的刀下,来得更痛快。

    还能留住最后一点尊严。

    陈兵慢慢逼近,元晚河挥起刀,冲向了他们。

    清冽的金戈之声在月夜回荡,叮咚锵锵,节奏悲壮。

    当元晚河从骑兵阵冲出来时,她觉得自己好勇敢好伟大,简直就是一只浴血的小凤凰。

    浴血,却难以重生了。

    除了左肩的箭伤,她身上又多了八处伤口,最严重的一处,是马刀在她的肋下刺出的一个窟窿,血像泻闸了一般,稀里哗啦往外涌。

    元晚河伸手接住流出来的血,心疼得不得了。这么多血,得吃多少大枣儿才补得回来啊?

    她觉得腿软,缓缓跪倒,却因为长刀撑着地,她的身体没有倒下。

    据说,这种姿势摆拍比较好看,死了以后被做成雕塑,也比较有范儿。

    元晚河胡思乱想着,渐渐感到好困啊……看来白天还没睡够。

    她垂下头,正想闭眼入睡,却有一双赤色蛟龙描金靴映入视线。

    她费力地抬起头,目光对上了一双清澈而忧郁的眼睛。

    “灵扬……”她想美美地对他笑一下,一咧嘴,却“咕嘟”一声冒出一大口鲜血。

    唉,自己这模样肯定惨透了丧透了……她惋惜地想,女神形象是彻底毁了,临死也没能给前男友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蹲下来,平视着她,“元晚河,你宁肯死,也不肯回到我身边么?”

    她无力地垂下眼,像是回答他,又像是自言自语:“你不是我的灵扬……”

    他冷漠的神情忽然一软,波涛汹涌的情绪仿佛冲破了桎梏,瞬间随着他的目光倾泻而出。

    “晚晚……”他抚上她满是鲜血的脸庞,“我,愿意做你的灵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