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脱离了身体的人头活了!
    小田规秀的部下想用“官大一级”压死人,让警察们知难而退,只是凌傲雪却不为所动,凌傲雪说了,职责所在,他们一定要查找看看才行,因为发现了很多的人头都是被人头大盗所盗走的,他们是前来保护贵宾的,生怕贵宾安全受到威胁,所以嘛,就是得来看看,来确认!这也是市委对贵宾高度重视的表现啊。

    好嘛!真是会说话啊,明说是保护,实际上却是来调查呢,看看能不能找到罪证。

    部下是低声地对小田规秀说了:“董事长,他们是在别墅的附近,虽说不是我们的范围内找到了,可是我们这里也脱不了干系!”

    小田规秀看着伊藤田幸,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好的!通过他的这个样子就知道一切安了,不会有事了。

    小田规秀便摆手,示意让他们进来吧,他们想要“保护”那就“保护”吧。

    带队的正是凌傲雪,凌傲雪是没有好气地看了一眼小田规秀,看得出,她对小田规秀是不感冒的,甚至于还是很讨厌的。

    在凌傲雪的带队之下,开始了搜查,伊藤田幸连看也不看,很明显,棍子和人头,他都做好了妥善的处理了。在小田规秀的别墅是绝对找不到有关的蛛丝马迹!

    “发现一颗人头!”此话一出,伊藤田幸脸色大变!从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能!不敢置信的!他明明是把所有的一切都除光了,不可能是留在人头这里的,怎么会还有手尾呢?

    有警察是捧着人头进来了,从而是给上司看看呢!小田规秀不看则已,一看,他顿时是昏了过去!他是受不住啊!

    他叫了一声:“什么!多门!金本正见!”多门和金本正见四个字可就是亮了,因为多门大队就是以前有份攻打胡宅的日军大队啊!

    一颗人头上居然会有多门二字!这可不得了啊!多门啊!正好是击中了小田规秀的内心!他是一把就昏了过去。

    伊藤田幸惊讶了,多门大队、金本正见,这些怎么会出现呢?到底是谁把这些给弄出来了?难不成是小田规秀一直害怕着的鬼出现了!

    当然小田规秀以前是个军人,杀了不少人,可是他似乎不仅仅怕华人所变成的鬼,还怕其他人所变成的鬼……至于这一个秘密嘛,小田规秀是一个也不说的,自然就没有人知晓了。

    伊藤田幸是看着人头,那是前段时间,他从殡仪馆里所盗走的一颗人头,并没有特别的啊?只是这一颗人头是闪着寒光的,仿佛是能复活的。又怎么说是这一颗人头居然会有多门和金本正见的名字呢?真是让人想不通啊。

    伊藤田幸猛然间觉得那人头有问题!不是一般的问题,问题是很大的!非常大呢!

    怎么个**啊?只见到那颗人头是在闪着耀眼的光芒,像是有什么力作用在了人头之上呢!

    伊藤田幸一指着人头,惊呼:“人头有异!那是……怪!不是一般的怪!十分的怪!”

    幸好伊藤田幸改口快,没有说出:“那是我从殡仪馆里带出来的人头!”要是说出这样的话,一切都是曝光了!

    伊藤田幸是直视着人头的,他真是想不明白啊,怎么回事啊,这一颗人头居然是出现在这里?不是被江申给拿走了吗?还是江申再次潜入从而是把人头放在这里了。

    这一颗人头与多门大队有关!那可就真的是邪了!非常的邪!

    更邪的事接着发生了!按说人头是由那位老警察捧着的,他是说了好多句,在心里也默念着告罪的话,还是出事了!

    只见到人头是一蹦而起的!从老警察的手里挣脱之后,是“嗖”的一下,就向着小田规秀而去了!速度快得惊人!

    这不可能!一颗人头,是的!离开了身体好久好久的人头,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死物的!居然还能动起来!看看吧!这颗人头的眼珠子还能转动!似乎是在看着这里的人。

    原本应该死了,不动的眼睛一反常态的像是活人一样看着,这感觉……试想想吧,真个叫人毛骨悚然的,那眼神真像是阴影一样笼罩在人的心里,挥之不散……

    这一颗人头就有如是活了一般!不是死了!而是活的!

    有人是像是一座雕塑,整个人呆着,怔在当地。有人是一屁股就瘫坐在地上,还浑然不觉。更有人是直接就昏倒于地了,没有能起来。

    凌傲雪在这一刻,是花容失色的,她一直是长在红旗下,对于这些东西,是有些不相信的,可是就发生在让凌傲雪的世界观是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呢!不过不管怎么样,身为一个警察的职责,她是忍着,她并不怕!她比谁都要坚强!

    那颗人头笑了,他吓倒了这么多人,因此而得意的笑啊!不笑还好,鬼一笑,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令得雕塑般的人晕倒了。

    凌傲雪都是止不住地全身**,她这是害怕了,不知为什么在害怕之时,她第一想到的居然是那个“袭胸”的大坏蛋江申!仿佛是只要一想到江申,就没有这么怕了。那坏蛋能给美女带来安全感,能驱散恐惧!

    凌傲雪觉得可怕了,自己怎么会想到那个混蛋啊?天啊!一想到那混蛋,那是比鬼怪还要让人害怕的啊!

    静!十分地寂静!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一般!虽说时间过得并不快,十分短暂,可那短暂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像是度日如年的。大家都能感受到人头要害人!只是谁会是人头所要害的对象呢?是你?是他?不会是我吧?

    怕!真的是怕!就连人民的卫士终究是个人,他们是吓怕了!连逃跑的念头都被掐杀了!在无限的恐惧之下,没有一个人是记得要逃跑。

    适才捧着人头的老警察则说:“那,那传说是真的!居然是真的!”

    人头动了!人头像是有目的的飞向人而去!天啊!这是怎么可能?说不可能,事实胜于雄辩!

    在众目睽睽之下,人头就是到了小田规秀那里了!一副要把小田规秀给干掉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