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打小人
    小玲更是直接问:“江申哥哥,你真的是要把我抛到另一边去和其他的女人吗?你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吗?”小玲问的这一番话就是最后的通牒了,就看你江申怎么个做法,能不能讨得佳人的开心了。

    江申这人啊,就是太老实了,虽说有时会讨女孩子的欢心,可老实人毕竟是老实人嘛,他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所以江申是老老实实地说:“我当然是要先顾她们了!毕竟她们是有危险!我怎么能不顾她们呢?所以啊,这段时间真的没空了!”

    好嘛!江申,你是直接对小玲说没空了!你不懂得说几句好话,哄哄小玲啊?你不说好话哄哄她的话,那么小玲可就认为她在你心中没地位的!

    因为小玲是真的对你江申有很大的意思!现在你这么做,不是告诉小玲,你根本就不在乎她吗?原本是哄一哄就可以没事,现在就变得复杂了。

    加上小玲原本就知道你是因为想要获取神力才和她相亲,并且是谈恋爱的,并不爱她,让她可以自己骗自己的最后希望也破灭了,她当然会气。

    小玲便说:“江申哥哥,你真的不来约我出去玩的话,那么我俩就不再联系了!”

    小玲说得是那样的坚决,这是她对自己的不信任,所以她才会以这样的方法来让江申是做出选择!她多么想江申选择的是她!而不是其他人!

    江申让小玲生气了:“对不起!小玲!我真的需要保护来迎梦和罗娜她们!”

    江申刚刚这么一回答,就没有了小玲的信息了,可知女人一旦对你彻底死心了,那么她是做得很绝的,连回都不会回你一句了。

    江申是苦笑了,他是很无奈啊,可江申并不知道,小玲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要是小玲离他而去,他就没有了神力!在不断地消耗神力之下,江申就会成为凡人了!那时伊藤田幸就进攻了!伊藤田幸正是等这一个机会,他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罗娜很气,说:“都是那个可恶的倭老头小田规秀的,要不是他请来了阴阳师,我们也不会这样被动啊!要是可以惩办这个倭老头就好了!唉!他害死我的先人不让他受惩罚又怎么行!一想到在几十年前许多的旺城市人,还有抗倭先烈们都是死于此等禽兽的手中!我就恨啊!”

    罗娜是先烈的后人,她虽是个女子,她现在所说的话是真的!这倒激起了江申的无限豪情,现在来迎梦、付啬、罗娜、陈梦然都在了,他就想是好好地表演,最重要还是要为众女出气。你派棍妖来害我,好嘛!我不反击,我不让你不好受,我就不是江申!

    江申捏指一算,今日正好是除日,正是行事的好时机了!虽比不上惊蛰,可也是好的。

    江申便表示了,他要去准备一些东西,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呆在这里,棍妖暂时也不会对来迎梦等伤害的。

    当江申回来的时候,江申是脚上有泥的,他的手上还有一双女式布鞋,这让众女很不顺的。

    可是当江申说了:“这是我摆脱所有困境的方法!你们就等着瞧好了!嘻!”好!既然你让我们等着瞧,那我们就等着瞧!

    没想到东方婉儿表示要来了!好嘛!既然东方婉儿是要来了,就任由她来吧!

    东方婉儿到了,不知为何他们会选在一个三叉路口的呢?她惊异地看着江申的,此时的江申是大不相同了!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而且案桌上还放着蜡烛,香炉等呢,这是在祭天祭地祭四方之神。

    江申是开始了!他是手中拿着一只鞋的,而这一只鞋可不得了,十分地老旧了,又有许多的泥,像是从泥里给挖出来似的。这是一双布鞋,看款式也不是现代的,这是古代的布鞋!

    难道这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布鞋吗?是啊!死人的,还是古代的布鞋,这样的布鞋是有着很大的威力的!

    东方婉儿只觉得自己的玉菩萨是有很大的反应的!邪气!布鞋有邪气!江申按说是正气的人啊,可他为什么会用这一双有邪气的布鞋呢?他要做什么?

    来迎梦说了:“江申说他这是要反击!要把棍妖的控制者不能再这么下去!他是要施法来反击了!他,他……”

    来迎梦都脸红了,不好意思说了,其实她也知道江申一定是特意去了一个地方,有可能是古墓中一具女尸找来了这一只鞋子的,当然这是猜测,反正江申是去去就来,那鞋子就在他手中拿着了,还让众女离他远一点,不然会受到伤害的。

    江申是开始了,他是拿出了一个纸人,那纸人上是有三根花白的头发,同时纸人后面写有“小田规秀”四个字。

    江申开始念叨了:“打你个小人头,出人头地没你份,还贱过只狗!打你个小人面,顶上绿帽颜面无,帮人养大仔!打你个小人身,全身腐烂因艾滋,死了无人理!打你个小人耳,等你日日屙烂屎,擦屎用手指。打你个小人口,唇翻嘴烂牙齿掉,想吃都不行!打你个小人眼,眼看全家中**,成世都犯贱!”

    “打你个小人鼻,鼻青脸肿正衰样,神气不起来!打你个小人颈,等你周身都性病,花柳兼淋病;打你个小人手,你有眼都偷不得,三只手没用!打你个小人脚,穷到一生没裤穿,丢尽全家面!”

    江申是在念叨着的,他是用着布鞋一下又一下地打着的,“啪啪”的作响。

    所说的都是极其污辱人的,既骂对方是小偷,而且喜当爹白帮人养大个儿子,反正都是极其不利的。

    东方婉儿是看明白了,说:“打小人!香港的鹅颈桥下是有许多的人打小人的,这是很出名的!而且是在惊蛰这一天是最适合的,除日也是可以用来打小人的!据说这打小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朝的时候,只是在后来各地都消失了,还有打小人的方法就是很少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