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猜出了江申的秘密
    伊藤田幸见到了倭老头这一副模样,他是十分理解的,可怜的倭老头啊!因心病长久折磨成这个样子!他真的是很痛苦的,还能说些什么呢?

    伊藤田幸并没有想到,他所带来的袋子里的东西却是一亮,因为那东西是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的秘密一般。

    倭老头是看到袋子里有东西在动了,他是往后直退着的,为什么,他感觉到里面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伊藤田幸不由笑了,说:“里面是人头!你都知道的!有什么!”倭老头苦笑了一下,说:“我似乎是看见了他!不可能!多门大队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死光了!不可能!”

    他!多门大队!又是牵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一支日军军队!里面的人头经伊藤田幸证明是刚刚从殡仪馆里盗出来的,哪有什么好害怕的,反正都是见过了如此之多次了!

    倭老头叹气了,他总觉得是他!那个自己所做的亏心事的他!看来自己是成了惊弓之鸟,都被吓得不成样子了。

    伊藤田幸知道必须让倭老头是镇定下来,他便把六壬式盘给拿了出来,倭老头一见,他就是安心很多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六壬式盘可不一般啊!

    为什么?因为六壬式盘既是大六壬占卜的推演工具,也是启动相关法术的法器。它的法器意义要远远大于占卜工具意义。所以嘛,这是一个大大的法器,有这个法器在,倭老头的安全就是多了一份保障。

    伊藤田幸是看着六壬式盘的,他笑了,他是真不知廉耻的,他说:“六壬式盘,是华夏至少在西汉时便已存在的器物,现今华夏不少博物馆中还保存有几个不同时期出土的完整及不完整的实物。后传至我扶桑,包括六壬式盘的法术等。在传到安倍晴明手中,他更是其中的高手,并且还写了一本《占事略决》。如今这个六壬式盘的方法,你们还不如我们用得熟,谁叫你们自己把你们最珍贵的东西都给弄没了?失传了?真是浪费!”

    倭老头那个高兴啊,他便说:“用六壬式盘推算了吗?”伊藤田幸点头,他便推算了,只见到得出的是结果是“尽人事听天命”,或许连上天都不能肯定,伊藤田幸和江申这一对决,谁胜谁负,只因变数太大,当然最大的变数就是江申!

    伊藤田幸是信心满满的,他自认为以自己的能力无往而不利,有什么好担忧的呢?这一个卦就是一个上佳的好卦了。

    于是伊藤田幸便是布置了好法阵,还有准备了法器,当然在倭老头的身上也添加了桔梗印,从而是护住倭老头。倭老头见伊藤田幸为他做了这么多,他就安心了,自认为自己不会有事了!随后的事情证明倭老头是错了!他不但是有事,而且事情还很大呢!自然这是后话。

    伊藤田幸是在思考着,他在想着其中的关联!他觉得定然不简单的!江申是不可能一次次地去相亲,他去相亲,那一定是有问题的!好像他很热衷于相亲呢!

    是啊!前面江申相亲的情况,伊藤田幸也是一一地搜索到手了,他便是完全地知晓对方的一举一动,哪怕是过去的行为,也要是收集,从而知晓!

    可以说,倭人做事是十分认真的,正是这一认真令得他们是收益非浅的!

    很多情报都是一一地综合在了伊藤田幸的跟前!伊藤田幸是在想着,考虑着,他想尽一切!

    伊藤田幸尤其是江申小时候经常被母亲带去既称为土地公又是相亲神的土地庙,他就觉得有问题!忽然间,伊藤田幸有一个大胆的设想了,莫非江申就是相亲神的转世,也就是土地公!他所有的力量源泉都是来源于相亲!

    不管是自己相亲,还是他人相亲,只要是他参与相亲之中,那么江申就能是拥有极大的力量!

    所以要击败江申,要阻止他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能让他再参与到任何的相亲过程中!这看来是很难!不过呢,只要是有法子绊住江申的手脚,不让他有空去相亲,那么江申就会没有了神力,这么一来,不是很容易对付他吗?

    伊藤田幸不得不为自己的想法而鼓掌!真是太棒了!或许自己真的是捉到了事情的关键!就算不是真的,伊藤田幸也决定了,一定要去试上一试!

    不错!事实正是如此,伊藤田幸正是捉住了事情的关键!伊藤田幸行动力还真是强,他是说干就干的。

    伊藤田幸那个兴奋,他知道江申是有着太多的牵制了,首先那些女人,江申就是不得不管,可不像他呢!虽说手段是卑鄙了,可是只要有效,理它是卑鄙还是什么!

    只是伊藤田幸在算计着别人,却把别人给召来了!

    江申来了!是的!江申又一次地潜进来了!江申是在送走小玲之后,他便是又一次来了,他可不甘心呢,而现在他又有了许多的神力,你伊藤田幸的地方上一次我能离开,这一次我也能离开呢!怕什么!

    江申是又一次来到了菩萨像的箱子前,并且是打开了,旗袍上是没有名字的,倒是军装旁边有一个身份牌!

    所谓的身份牌自然就是每个士兵随身佩戴的,以证实自己的身份。士兵未必会有名字,可是军官之类的会有名字,还有军衔。如果说是陆军学校毕业的,刚来部队报道,会加上见习二字。

    一般士兵的身份牌会标注好它所在的联队是什么,中队是什么,番名是什么。不少士官可以署名,还能是标明清楚一切。这就是士官与普通士兵的区别了。

    这样一来,只要是在战争中战死的话,就可以通过斜跨过肩膀挂着的身份牌从而是知晓其身份,再把其骨灰给运回他的家乡去。或是失踪的士兵在归队的时候,也能因此而证明他的身份。

    江申是拿着他的身份牌在查看了,只见到一面上写着:“陆军大尉金本正见”,不像士兵写的是:“步一八八,中八,番一二七”。那样士兵的意思是步兵也就是陆军188联队,第8中队,序列号是12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