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偶遇来教授
    江申不由想到了一个老者,便问:“是不是那一个和阿三在一起的老者,你说法力很高强的那一个吗?就是同一个人?由此真是败类!”

    老任回答:“是的!就是那一个败类!总有一天你会干掉他的!其实不急于一时!”

    江申是明白的,他也不急,慢就慢吧。老任还是提醒:“看看去哪里一下!等下你还要相亲积攒力量呢!可不能让他追踪而来!”

    江申是明白了,他是一看,不远处就是有一间图书馆,好嘛!那我就先去图书馆看一下书,反正还有的是时间!我可不会白白地浪费我的神力呢!我的神力还要用到最为关键的上面!

    正是这么一想,江申便是速度很快地就离开此处了,他是走到了图书馆的门口,这时正好是听到了有人过来,说:“你听说了吗?有人头大盗啊!各个医院以及殡仪馆的刚刚死去的人的人头被盗了!被割走了!”

    另一个人回答:“不会吧?真的这么可怕?连死人头都要割掉!这,这,用死人头有什么用啊?”先前的人直摇头说:“哪个懂!不知道那个人头大盗是哪一个变态啊!他这么施为,到底目的何在!”

    江申一听,不由想起了相亲女对他所说的,以人头大盗为由邀请江申到她的家!那时自己还是嗤之以鼻的!没有想到是真的!

    江申是甩了甩脑袋,他不由是多说什么了,懒得理!还是进图书馆里看书的好!

    其实江申不想理,不想管,可是最后,还是与他脱不了干系的,最终是要他去摆平的。

    江申平常也是很爱看书的,他的手机就是储存了不少的小说。江申是刚刚在找着历史书籍,就在这时,有呼声:“不好!有人昏倒了!快!一位老先生昏倒了!”

    离江申不远处有一个老人是昏倒了,有人说着:“这是昏迷症啊!怎么办啊?”“扶不扶啊?还是打120了吧!”

    众人慌作一团的时候,有一个60多岁的人是快速地来到了老者的身边,他是在探着老者的脉,他在不断地摇头,因为他认为这老人是难以救得了!他在不断地摇头,说:“时间上来不及了!要是在医院,可以迅速地jin ru手术室还能保住他的性命!唉!来不及啊!”

    是啊!120救护车来是需要时间的,然后再到医院也是需要时间的!

    老任对江申说:“他还有最后一口气!要是你施予神力,他还能活过来!再迟,可就来不及了!”江申因此是三步并作两步来了,他是蹲了下来。

    江申可不傻,一个被认为没得救了的人,你刷刷几下就救得了,别人会起疑的。

    所以嘛,江申就是一副运气,他是气功大师的模样,然后就是装模作样地在穴位上点击了那么几下,一副高手的模样。

    其实呢,江申就是通过神力,把神力输送一点给老者的,这样一来,老者就是迅速地恢复过来了,他像是什么事也没有一般呢!

    60多岁的人吓了一大跳,他是立即就查看老者,老者是什么事也没有了!康复了!全好了!

    天啊!就发生在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本事啊?好像只是推揉穴位,再用气功就能是把人给救过来!

    要是有最先进的医学设备都未必是可以医得好呢!而眼前的小伙子只是这么几下,就把人给医治好了,不得不说真的很不错!很厉害。就发生在眼前的,不由得你不信呢。

    60多岁的人便是表明了:“你好!我是一个医学教授!我姓来!你可以叫我老来!”

    姓来?来姓的人是十分少的!江申要认识姓来的只有来迎梦!莫非是与来迎梦有关联吗?

    江申因此看来教授是越发觉得亲切了,好像从他的样貌中能看出一些与来迎梦有相似的地方,当然是十分细微的。

    江申自然是很想与对方打好关系的,而且看出来教授也是想要与江申好好地探讨一下,江申你是怎么办到的,就能把人给救下来!

    只要是涉及到医学上的事情,来教授都是想加以探讨的,他对医学上的一切可谓是痴迷呢。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江申的手机是响了,那是陈庭鸾的来电啊!江申一看,就知道陈庭鸾是催江申陪她去相亲了。

    江申虽然看到来教授似乎是有很多的话想和他说的,可是呢,江申真的是不有再在这里拖延下去了,只能是等他有时间再和来教授慢慢地探讨了。

    于是江申便说了:“不好意思啊!我有急事!我先走了!”江申刚想走,来教授却是叫道:“慢着!”随之是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江申,江申是接过,他并没有仔细看,只是瞄了一眼,来贤才三个字而已,便是急急地离去了。

    江申却是错过了什么,他真的是不注意啊,真个一注意,他就能发现些什么了。

    江申想了想,自己应该是准备一个针盒,除了用气功啊,还得假装是用针灸治疗,在外人面前不管是帮人救命,还是给自己疗伤,都不能是做得太过了,太惊世骇俗也不好的。

    江申是买来了一个针灸的盒子随手放到了裤子里,他的这一个裤袋嘛,是十分宽大的,以前工作的时候,要放东西多,裤袋大方便放工具,所以嘛,江申就喜欢去裁缝店定制裤子或改装裤子的时候,把口袋给加大了。

    闲话少说,江申是如约而至了,陈庭鸾一见到江申那是高兴啊,只要江申一来,就是有了主心骨,就不用担忧太多了。

    陈庭鸾说了:“江申啊,你不知道啊!我有多担心啊!我真怕你不来呢!要是你不来的话,我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江申笑了,说:“我现在不是来了吗?不是站在你的面前了吗?你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啊?好了!我们现在就立即开始吧!”

    陈庭鸾是带着江申去见她的相亲对象了,陈庭鸾还说了,这一次,她可不止是相亲一个,那是要相亲好两个的,其中就不知是好坏!所以嘛,就是得用到江申了,真有危险的话,江申也能出手相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