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让强大的老者吃屎
    罗娜自然是让江申大家吃个饭,然后是一起聊聊,当然是聊怎么安置好忠魂的事,这一个理由是十分充分和正当的,江申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当然是答应了。

    让江申没有想到的是罗娜一见面就是劈头盖脸地直斥江申就知道是泡妞,却把正事给放到另一边不予理会了,这一种行为是十分过分的!不可取的!

    江申很是郁闷,你是我的谁啊?你凭什么管着我啊?我要做什么,又与你何干啊?

    老任的话适时响起:“江申,难道你还没有能看出罗娜的心吗?”江申急问:“什么?她的心是什么啊?”老任没有好气地说:“好吧!你这头呆头鹅!不懂就不懂了!”

    其实这一次,江申与罗娜是不欢而散的,江申对罗娜的指责是十分生气的!他可没有不把为忠魂的事放在心上!他一直在奔波着,所谓的相亲还不是为了增强神力,哪有罗娜所说的是奔着泡妞而去呢?

    江申当然是不想被人冤枉,所以嘛,他与罗娜是闹得不欢而散,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了。

    江申现在只想到宝珠庙那里去看看先烈的遗骸是不是还完好无损地在宝珠庙。自是说干就干的,江申便是去到了宝珠庙,怎么会有问题呢?当然是一切顺利了。

    江申是十分开心的,好了!一切都是顺利的,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开心的事吗?

    就在这时,老任发出了预警:“不好!有危险!江申快走!”江申一愣,怎么会有危险呢?

    老任的声音是十分严厉地:“快点!再慢可就来不及了!你才积攒了一点神力是不能与之相抗衡!走!”

    是啊!快走!不管怎么样,都得是走!好不容易才保存了一丝神力,江申还想用神力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呢!当然不想这么快就耗费了。江申的速度是很快的,随之他就见到了有人是击向自己适才所处的位置呢!

    江申是庆幸他听从了老任的话,他只是感觉像是一个老者,回头一望,哇噻!可真是不得了啊!只见到地面都是裂开了,向外延伸得很厉害。可知对方的一击是想致江申于死地的!

    江申心里那个气啊!我与你是无怨无仇的!你用得着这么狠吗?居然是一心想要致我于死地!

    不行!我就算是不能用太多的神力,要保留神力,我也不能让你好过!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来!江申的目光所及,是见到了一陀狗屎!一个恶心的计划已经是在江申的脑子里形成。

    老任则是明白什么的,因为江申的感应与他相通了,江申是想要利用神力然后一闪而没,那么一来的话……

    明知是危险,可江申是相信自己的神力,相信老任,相信自己即将接替的相亲神,没有几把刷子,自己还接个屁!

    加上那个混蛋居然是想害我,我要是不做出回应的话,我就显得是太好惹了!要不是我有保留神力,要用在最关键的部位,我早干掉你了!

    来了!他来的速度可真快啊!也从一方面是证实了,他真的是恨极了江申!要致江申是于死地的!

    同时,江申的目光是一扫四周,他是听到了,有声响!不断地摇晃着的铃铛响声!好强烈的响声啊!它是弄得声音这么大的,无非就是想要致江申于死地呢!还有结符阵!这是结界!居然懂得用这样的方法,对方的力量可不弱啊!

    江申是明白了,越发觉得不好好地整一下他的话,就不爽,不然他不知道他只凭能力超群就不知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自己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他!

    他来了!又是狠命的一击!江申的嘴角一翘,真想直呼:“来得好!”击中了!

    “轰”的一声,顿时地开裂了,裂得可是非常长的缝啊!对方是一个老者,他却是大叫一声:“不好!”“嘭”的一声,震荡而起,狗屎是被震起全都飞溅到了他的脸上,溅得他一脸都是!

    他刚才是开嘴而叫的时候,正好是吃进了不少的狗屎呢!“可恶啊!我要杀!杀!”他是一个成名已久,而且是深得人尊敬的对手!

    他虽是看不到江申的样子,可是能从背影看出江申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自己七老八十了,还是举世著名的法术高人,居然被戏弄了!

    不但没有一击即中江申,还吃了一嘴的狗屎!要是有人知道的话,他一世英名岂不是毁了!江申自然是不怕被老者这位绝世高人恨得如此之厉害!毕竟他不知道江申是谁,恨也没有用了。

    江申是利用一点神力在这个老不死的击中他的一瞬间是跑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在见到老不死的窘况时,不知是有多开心和快乐了!哦!我看你还不死!哼!

    既然是结下了怨恨,那就不怕了!江申是放肆地狂笑起来了,“哈哈!吃狗屎!吃得可真开心!你啊!不知怎么说好了!再见!”

    老者何曾受过这样的凌辱啊?他成名已久,只要是一抬出他的名头来,谁不对他是毕恭毕敬的啊?如今你这个小娃子居然敢如此对待我!气啊!可是气又有什么用?他连江申在哪都不懂!

    他刚想施法以追寻江申的下落,江申早就是走了!你空有无限的精力想要复仇却又是无能为力啊!老者那个气愤至极啊!太气了!

    江申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惹我?没死过!知错了吗?江申的内心甭提是有多开心了。

    江申是担忧先烈的遗骸的,要是先烈的遗骸有个什么样的意外,江申是怎么也不原谅自己的。

    老任的话是响起了:“放心好了!刚才偷袭你的是一个老者!只是他不是一个好人!道德败坏!他害怕你有大能耐不敢面对面的与你对着干!只能是偷袭!可是有一点,他还是很清楚的,以他的能耐要是毁却了先烈的骸骨,有泼天的冤屈!一旦以后被寻仇,他是法力再高,他也是难以架得住的!所以嘛,他是不会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