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拒绝少妇的诱惑!
    众人迷惑,想知道大哥哥这么做原因何在,大哥哥解惑了。

    大哥哥是如歌如泣地控诉着:“你们看看我走路都要扶着墙走了,还不懂吗?天啊!可怕啊!那次我从床上一起来,头晕目眩的,转了几圈,双脚发软一直打颤,手扶到墙上才稳定身形,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自己的车然后逃也似的奔回了家里!唉!老人说得不错!离婚的少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啊,饿太久了榨得我……唉!什么文火精心炖好的枸杞鸡汤和桑葚酒都不济于事!怕了!不敢了!真的怕了!”

    当时那位大哥哥的窘态,还有这一件事的冲击让江申是笑得肚子疼的,而现在再经这个女人与大哥哥的事一挂钩联想,江申才懂得还真有可能啊!

    女人的动作是熟练而快捷地一摸到了,她的眼忽然睁得大大地,随之是笑容满面的,原本是睁得很大的眼睛因为脸上的笑容而变成了半月形,眼睛似乎成了桃花眼泛着阵阵的色彩缤纷的光芒,也像是钢丝一般环绕而至,要把人给缚死缚紧。

    女人看着江申的眼神可谓是猛然间不同了,一副如获至宝的模样!女人的目光是一直往下看的,根本就移不开,一直朝下,自然下面的方向是向着江申的。

    渴望!从女人的眼中看出了渴望,一种张飞大战马超,挑灯夜战,没日没夜地疯狂大战的求战**!

    江申则是一副尴尬的模样,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女人这么大胆!让其给偷袭成功了。

    女人意味深长地说了这样的一番话:“小哥,听说了吗?有人头大盗啊!我好怕啊!不如你来保护我啊!不让人头大盗来伤害我啊!而且我家的下水道堵塞了,你来帮我通通!”女人说着,还抛了一下**给江申。

    江申却是嗤之以鼻的:“什么人头大盗呢!瞎扯的!少来!这是骗不了我的!想骗我到你家!什么通下水道,是通你的下面吧?可惜你不漂亮!”

    江申是不以为然的,他根本就不信女人所说的,他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哪理你那么多!

    老任在调侃江申了:“我说老友啊!小心啊!女人要反推你了!哈哈!你在前世也是深受女人的喜爱!到了这一世,还是没有变啊!哈哈!要是你给她反推的话,那么所获得的神力将会很大的!比肥女孩的还要大得多哟”

    江申却不以为然的,这样的货色,以江申是身边环绕着诸如:来迎梦、付啬、陈梦然、东方婉儿、罗娜等诸美来说,真是没得比!而且江申还警告了老任,你要是再说,朋友没得做!好嘛!老任是不敢再多言了。

    江申现在只想着溜!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跑!江申是立即起身就走的,他只是说:“有事先走了!”

    而女人摇头了,她是用手比划了一下,说:“哇!真大!只是一探,就知晓大啊!人长得帅,又高,偏偏那话儿大!真是极品男人啊!”

    只是当女人一见到江申是上到了宾利车,她顿时懵了一下,随之是揉起了头发,把头发给揉乱了,说:“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傻事啊!我应该是装纯啊!吓跑了高富帅啊……为了这个高富帅,分红不要又怎么样,我真想嫁给他!呜呜……”

    江申三次相亲,都是害得不少的女孩伤心了,他非得拉风地在最后闪亮耀眼地登场,这不是让人悲伤吗?

    江申的内心甭提是有多开心的,他是有了不少的神力了,他是问着老任:“怎么样啊?我这些神力够了吗?”

    老任回答江申的提问:“你的对手是十分强大的!不行!你这些只能算是开胃菜!你还得不断地相亲,当然最好是要有更离奇的才可以!不然的话,你所积累起来的神力是很少的,完全不够看的!”

    江申内心很不爽了!原来自己的力量还远远地不够啊!还需要是不断地增加力量才行啊!看来这个相亲嘛,还是得继续地进行才可以。

    江申自然是知道的,好嘛!进行就进行,老任又说了:“不过呢,这一下可就变个方法了!不能再这样了!必须是另外的方法来进行!”

    江申一愣,又要是变成戏法,让另外的方法来进行?什么方法啊?

    正想着,电话响了,江申一看,来电的是女性朋友陈庭鸾,当然要接了!没想到陈庭鸾居然是让江申和她一起去相亲,当然是不用江申和她站在一起的,只须是在不远处看着就可以了。

    陈庭鸾还说了,她上一次相亲,相到了一个彬彬有礼,温柔体贴的男子,原本以为是好人的,可是在对方送自己回家的时候,他却是强行地开上了高速公路,想要把陈庭鸾是带到另外的一个地方。

    只是陈庭鸾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的,她是要让下车,那男子是在不断地宽慰,最终当陈庭鸾表示了,她要报警,这才是把陈庭鸾放下车来了。

    这一次的相亲经历嘛,当然是让陈庭鸾害怕的,陈庭鸾就是很明显了,她要是有一个男的保护自己的,那是最好的,她想来想去,除了江申最热心肠,人最好,还真没有其他人了。当然陈庭鸾似乎也有她自己的小九九……

    人家姑娘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加上江申一想,就明白了,可能是老任在旁努力的结果,而现在自己真的是需要相亲来积攒足够的神力,于是乎,江申便答应了。这倒是让陈庭鸾是很意外的,她本来还想着苦苦地哀求江申的,没有料到这么容易就让江申松口应承了。

    约定好时间了,江申到时就会去了,他当然不是明里的,他是暗地里相助的。

    只是没有想到,又有一个来电,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多电话,那是罗娜打来的,不知罗娜是有什么事情?江申当然是回拨了,罗娜是接得快的,似乎罗娜是一直在等待着江申回拨电话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