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阴阳师
    江申一听,确实是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啦,反正自己都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完成这一件事了,再怎么折腾,怎么强求也没有用了。

    江申总算是有些放松了,罗娜则是心情很不好的,尤其是见到付啬为江申做出什么,那一个示威的时候,心情更不好了。

    不说江申他们是怎么安置好先烈的骨灰,然后怎么分道扬镳,却说倭老头是一路而逃的,他是逃回了这里的居所。

    他是把从倭国内请来的阴阳师伊藤田幸,这个阴阳师号称是直追安倍晴明的,他要比肩安倍晴明呢!

    安倍晴明是倭国历史中最为伟大的阴阳师,非常地厉害呢!要是能把一个阴阳师与安倍晴明相提并论的话,那么就是对于这个阴阳师最大的肯定。

    倭老头很是害怕呢,他是直喘着气。伊藤田幸说:“井上先生,请不要担心!我一定会为阁下消除烦恼的!嘻嘻!罗娜的资料,我已经是滚瓜于胸了!”

    伊藤田幸一说完,只见到他的手指一划,自他的手中是出现了桔梗印,也就是一个五角星形的符印,这是由安倍晴明所发明的。

    只见到此印一出,顿时是亮光闪闪的,倭老头井上一见状不由是对伊藤田幸有很大的信心呢!相信伊藤田幸一定是可以帮助自己的。

    倭老头的秘书是上前来了,汇报调查到的资料,说:“负责对胡公楼的骨灰进行抢救,还想大白天下的最主要的人就是江申!他是一个刚刚毕业了两年多的毛头小子!无业!他是打击银行劫匪的大英雄!似乎有很高的身手!家庭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他在回家的路上,正好是见到了运赵鸿的灵车,把赵鸿的棺材是飞冲向天,或许是因为赵鸿的阴灵作怪,令得江申插手这一件事!”

    那一人继续说:“张立行,系龙虎山的外门弟子,是外门弟子中的侥侥者有望入内门,官府高官所聘请的大师,只要是有疑难的鬼怪的事情,都是交予张立行去处理的!这一件处理骨灰的事情,张立行是处于从属地位,一切都是江申在主动地处理!江申还曾经到过胡公楼!”

    “与江申有关系的付啬,殡仪馆的职工,她的父母都是殡仪馆的职工,尤其是其父,还曾经是殡仪馆副馆长,本来是可以做馆长的。付啬之父说,自己姓付,那就是副,可不能做正啊!尤其是在殡仪馆更不能坐正,不然会有大祸临头!于是有好多次提正的机会,他都拒绝了。是殡仪馆最为实力者!连馆长都不如他说话有用!”

    “还有一女子与江申的关系也不浅,在银行抢劫案中就是因为江申而获救,此女名来迎梦,是华夏国,以及国际都有名的医学教授来贤才之女!其影响力巨大,要是她相助江申的话,那是可以让其事广为知晓!”

    倭老头身子在抖,他很是害怕,非常地害怕呢!伊藤田幸一看雇主的模样就知晓了,看来他是怕罗娜不错,可是现在连有潜在威胁的来迎梦也是害怕的!当然最多事的就是江申!这些人所有的联系都是指向了江申!江申是所有线能拧在一起的关键中的关键!

    伊藤田幸笑了,他笑得很阴险,因为在他的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个异常阴险的计划了。“罗娜,江申,来迎梦!”他是说出这一番话来了。

    就在这时,倭老头却是大叫“啊”不知他是看到了什么,幸得伊藤田幸是扶住了,他手一划,那在窗外的东西是一闪就过了。

    倭老头见状,不由是喜形于色,因为他知道那是什么!这是倭人特有的自制妖怪!如今东瀛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如何制造了!

    倭老头能感受到所制造出来的妖力非常强!自然是信心十足了!

    倭老头不由是笑了,说:“好的!有你在,我就放心得多了!一定是可以成功的!那女人必须死!一定得死!”

    倭老头一说完,他便是要健步向着所设的佛堂而去了,别看他刚才是发狠想要杀人的,可是在这一刻,却又成了虔诚的佛教徒,一副不忍杀生的模样,在不断地敲打着木鱼呢。这人可真是矛盾,你与其吃斋念佛,不如不害人,不杀生!

    木鱼声是一声声地传将出来了,都在显示着他们的主人是有多虔诚就有多虔诚。

    要是真的虔诚,一心向佛的话,他又怎么会下达害人的命令呢?可以说是蛇蝎心肠!

    江申是在宝珠庙那回来之后,他是要好好地休息,休息的。刚刚是睡了一个觉,就被一个电话给吵醒了,江申一看,是来迎梦的,不知来迎梦找自己有什么事啊?

    江申也不想什么这么多,反正是佳人来电,不接,怎么可以呢?他当然是要接电话了。

    来迎梦说:“江申,你是不是想找电视台的人啊?我听付啬说了,你十分急着要找电视台的人,为的是先烈的骨灰呢!”

    江申一听,不由一愣,付啬说的,江申当然不知道付啬这是要炫耀,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做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来,当然是要好好地炫耀,同时也是像其他女人示威呢。故来迎梦知道了此事也不出奇了。

    江申笑了,说:“是啊!怎么了?”来迎梦便问:“你几时有空?你给我个时间,我好约婉儿姐姐!”婉儿姐姐自然就是电视台的名主持人东方婉儿了,来迎梦居然知道东方婉儿,而且看她说得这么亲热,就知关系还不一般呢!

    江申还以为事情不在是要拖多久呢,现在就有了柳暗花明的一刻,他心里甭提是有多高兴了!

    江申兴奋极了,急急地道:“有时间!现在就有时间!几时都有时间!只要东方婉儿有时间,能见我的话,我一定准时到!”

    来迎梦是有些不高兴了,以低落的语气说:“唉!好吧!我会尽快地安排的!”似乎来迎梦是因为江申语气中的兴奋而不高兴呢,佳人自有她心中的小九九——你江申不会是因为能见到美女而高兴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