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无主骨灰之中有曾祖父的骨灰
    罗娜的话简直是火上浇油:“哇!你还不止一个美女啊?还有一个美女来迎梦啊?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哥是学医的,后来当了医生,他在市第二人民医院,他以前是在医科大学就读的,还说医科大学有史已来最漂亮的女生就是来迎梦!当时我还特意搜索了一下她的相片,真是漂亮极了!没有一个明星能跟得上的!我都自叹不如!天啊!你可真有本事!居然和这么多美女产生关系!”

    江申不由是瞪了一眼罗娜,不知为何,罗娜被江申一眼瞪,她有些怕了,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美女这种俏皮的样子,又怎么让你生气得起来呢?

    江申那个心中无奈地直摇头啊!苦啊!我的命苦啊!真是好无奈啊!

    就在这时,几个人是走了过来,不知是有缘啊,还是上天之中冥冥注定的,或者是鬼神在作怪,只见到的一个撑着拐杖的老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就是上次在爱尚寿司店遇见的那位老者,那位老者是一见到罗娜就吓得拔腿就跑的。

    在这一刻,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了!老者本来是哇的一声尖叫,他是拔腿就跑的,他是跑得非常非常地快呢!因为他又见到了罗娜!

    跟随着老者的人是奇怪了,为何老者一而再,再而三的见到罗娜,都会吓了一大跳,并且是拔腿就跑呢?而且那一股惊恐,不管怎么样,都是无法装得出来的!

    而且还听到那个老人叫到:“不!你这个女人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知道错了!不要来找我了!”

    罗娜眉头皱得紧紧地,她难过,自己身为一位美女,怎么能吓跑人呢?还令得人是如此之恐惧如遇到洪水猛兽一般!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对一位美女是有多么大的打击啊?打击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而且罗娜也没有找过这个老人啊!这不,陪同来的人是看着罗娜的目光很不一样了,为什么不一样啊?你这个小姑娘,长得这么美丽,难道为了钱,你什么也不顾了?

    也是哟!俗话说得好,“有钱不怕胡须公啊!”为了钱,再老的人又怎么样?

    可事实上,你们都是误会了罗娜,罗娜并没有这样啊!罗娜这一刻是恨死那个死倭老头了,你简直是在诋毁了我的清誉啊!可恶!真是可恶至极!

    江申便问了:“那个老人是谁?好像我见有殡仪馆的人陪同啊。怎么会说跑就跑呢?真是奇怪极了!”是啊!江申奇怪当然就问付啬。

    付啬是见过那老者,加之又是殡仪馆的大事,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于是付啬便说:“对了!他是一个倭人!好像说他的亲人是死在这里的,后来一直找不到亲人的尸骨,为此他觉得在华夏死去无主人的尸骨要是处理不当,那会让冤魂不能安息的!他信佛,便是想寄托自己的亲人阴魂能安宁,同时也想做一些功德,于是便投钱进来了,给无主的尸骨找个安身立锥之地,好入土为安!”

    江申却是极具讽刺地说了一句:“真是个大善人!不过我又怎么觉得不怎么个善法!却是伪善!”江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却对那个老倭人很是不感冒的,甚至是十分厌恶的!

    “对!江申同志,你说得太对了!我就是喜欢你的老实!”这不,女人是记仇的,罗娜因为倭老人而被人误会她是因钱与倭老人有什么,所以她是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同时也得是要说明自己与那倭老头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自己可不是那一种为了钱什么都可以的女人!

    张立行自是不明白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呢,不过,他倒是想起了一件事,说:“哦!对了!我险些忘记了,我查到了那个平民牺牲的,怒容满面,充满仇恨的知识分子的确是旺城大学的教授,在抗倭之战时,旺城大学被毁,是在战后才重建的。那位教授就是战死于旺城保卫战的!他的名字叫做罗义同!也是与先烈们葬于一起!”

    “什么!你说什么?请你再说一遍!”罗娜是大惊失色的,因为那个名字实在是太熟悉了!罗义同!罗娜是十分紧张的,她是直盯着张立行,希望张立行快说!

    张立行便再次回答:“罗义同!旺城大学的教授!死于保卫旺城的抗倭之战中!里面的先烈骨灰就有他的!”

    “什么!”罗娜是傻了,说:“我,我的曾爷爷,里面是我的曾爷爷……”

    江申一听,双眼一亮,似此,他是能完全弄明白了,为什么会让自己去寿司店与罗娜相亲了,这是为了见到罗娜,同时也让那个倭老头是见到罗娜。

    可想而知,那个倭老头一定是与此事有关的,说不定倭老头就是侵华倭军的一份子!是不是杀死罗义同的凶手呢?

    江申更明白了,一切说是冥冥中有注定,还不如说是鬼神之力,鬼神用这力量来促使一切都成为现实呢!现在看情况就是如此了。可以说现在是一步步地接近真相了!江申太高兴了!

    江申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是有一个形体的轮廓了,他只是没有说出来。

    “娜娜,你去了哪里啊?娜娜!”一个老妪是走了过来,听她的话就知是罗娜的奶奶了。

    罗娜便是急忙跑过去,她这是要扶奶奶呢,毕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妪缓缓地步了过来。

    她似乎听到罗娜所说的,她神情很是严肃地,她是快速而来,她是双眼流泪的,她是对着先烈的骨灰弯腰行礼:“公公!我是的儿媳妇缪明丽。虽然我没有见过你,可是我知道你是为了国家而牺牲的!当初丈夫没有把你与先烈们分开,说是你的遗愿要与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在一起!作为儿子就只能是尊重父亲的遗愿!”

    老妪缪明丽一说到这的时候,她是哭了起来,她是哭得很厉害的,她身子在不断地**着。

    罗娜只能是在旁边不断地劝导着奶奶,希望奶奶不要太过于伤心和难过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