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色鬼想害美女
    江申便对付啬说:“伸出手来!”处于恐惧中的付啬一愣,机械般地听从了江申的话,向江申伸出手来了,只见到手上是五帝钱,正是这小五帝钱令得红衣厉鬼不敢作怪,这是一个宝贝!连红衣厉鬼都要惧怕三分的,就算这里有再多的厉鬼,又怎么能强得过红衣厉鬼呢?

    而色鬼再色胆包天,想对付啬不利,也是办不到了。只是有一点,你江申把五帝钱给了付啬,你自己不就是危险了吗?何况江申不久之后还要去应付棍妖呢!

    付啬看着手中的五帝钱,她眼中有泪的,她知道五帝钱的重要性!可以直接保命,尤其是在这一间许久都不见人的地下室,可能有很多鬼的地方,有五帝钱就是最大的保命凭障啊!给了自己,江申他……

    江申是微笑着,示意没事!没有五帝钱,他依旧有着许多的保命手段!他可是强大得很呢!什么鬼怪都不能把他怎么着的。付啬只觉得心里暖暖的,流淌着的是江申给她的一股暖流。

    五帝钱在手,这不,付啬刚才不在是幻听,不管是鬼的影响还是什么原因,她没有再听到声响了,一点声音也听不到了。

    老任此时对江申说:“你快点让付啬把五帝钱给收起来,只要是亮出五帝钱威慑一下就可以了,不用是摆来摆去的,不然的话,会引起鬼怪的注意的。甚至于让鬼怪产生一个错误的判断,认为你们是想收拾它们,这么一来的话,它们就团结一致反过来对付你们了!那时可就完蛋了,大家都会有很大的危险呢!”

    江申一听老任所说,想想也是道理啊,怕危险,从而是先发制人,那就是动物的本性了,就算是变成了鬼,这一个本性也没有磨灭呢!可不是要小心才行吗?

    江申一对付啬这么一说,付啬当然是收起五帝钱了,原本付啬是想还给江申的,只是江申说不要,你先拿着。

    付啬有了五帝钱在,她就安心多了,自然是没有什么鬼怪再来找付啬的不是,因为鬼怪们都知道付啬手中的五帝钱的可怕,只要不招惹,大家相安无事就行了。

    色鬼是咬牙切齿地直对着江申!你太可恶了!你怎么能把这么可怕的法宝给了美女,我想要这位美人儿的美梦就破灭了!可恶!可恶至极!

    色鬼是不会善罢干休的!这不,色鬼出手了!“嘭”的一下,付啬险些是栽倒了,幸好是江申眼疾手快,就这么一拉,没有让付啬给跌倒。

    而色鬼是被五帝钱所伤,它这一次出手之后,想下次出手就没有机会了!原本它是设想只要付啬的这一跌倒,五帝钱是跌到另一边,它就能对付啬不利了!可没想到啊!策略失败,更是因为的出手一拉,色鬼恨归恨也无济于事了。

    “啊呀!怎么这个东西又坏了!看来这里是潮气太重了,木制的东西就是受不了潮!这么一星半点,就会损坏!”有一个声音响起来了!到底是谁?

    此时的灯光是不断地闪来闪去的,大有灯随时会灭的可能呢!一般来说,在一个恐怖的地方和环境下,当灯光是闪烁,要灭,那就是鬼怪要出现的预兆了,况且又加上了付啬险些栽倒,忽然就冒出的一个声音。

    “唉!这些灯真是许久不用,就像是人老了一样,都是变得不再中用了!”这声音又再次响起来了。因此是吸引人的目光望过去,看看此人是谁。

    付啬一听声音,就认出来是谁了,这不是李老吗?李老是殡仪馆的老职工了,在这一间几乎遗弃的专门放无主骨灰的地方,就只有他一人在看守着的。

    平常要人来此处看守,谁都不愿意来,一是无主的骨灰,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二嘛,虽说殡仪馆的员工是比平常人要胆大得多,可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怕啊,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恐惧,还是懂得要是冤鬼、厉鬼那是惹不得的。

    按说他已经是退休了,可是他觉得在家定定地在家呆着没事干,这样小病会憋出大病来的!他还想发挥出余热,便主动地请求来这里看守了。

    家人是强烈反对的,因为不差钱,李老的身体又有些不好,就不用去了,可李老很固执,像是必须要去做这一件事,就算是万死也再所不惜一般!故家人的反对最终只能是无效了。作为老职工,领导当然是满意他的这一要求,所开出的工资还是挺可观的。

    付啬是拍了拍胸口,说:“李伯伯,你知道你这样做是很吓人的,好不好啊!”

    李老便笑了,说:“啊呀!人老了,也算是鬼陪鬼了!吓着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你们是要到地下室去吗?好啊!太好了!终于是能重见天日了!你不知道我盼啊盼的,盼了多久,让他们重见天日!”

    江申看得出李老并不傻,相反心里亮堂得很呢,在做什么,他都是知道的,而且他的话中又是隐藏着很大的暗示呢!

    李老一看,说:“小啬啊!他是你的男朋友?不错!真的不错!好!有望了!重见天日啊!有亦人亦鬼亦神!”

    李老的话是大有禅机的,至于重见天日是说什么就不知了,可是后面那一句似乎是直指着江申和老任呢!江申是好生奇怪啊,你怎么知道我和老任亦人亦鬼亦神呢?

    付啬这才发现了,原来因为害怕自己的手还与江申的手是牵在一起呢,全是在这样恐怖的环境之下,害怕了,才做的。

    “嗖”的一下,付啬是把手从江申的手中抽出来了,说:“不,不是的!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罢了!”付啬就没有注意到李老话中的最后一句:“重见天日啊!亦人亦鬼亦神!”

    江申对老任说:“李老居然是看穿了我和你!他能看到你吗?”

    老任回答:“不!他没有能看见我!凡是那些常年与鬼相伴的人,看守骨灰几十年的,尤其是那种无主的,有怨气不能化解的,就算是他不能看见,可是他能感受得到!我想他已经有了见鬼的能力了!毕竟他的年龄摆在那里,而且又是长久与鬼接触,说真的,他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一个奇迹啊!或许他能感受到我是亦神亦鬼的气息!毕竟我既可以叫做相亲鬼,也能称之为相亲神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