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殡仪馆存放无主骨灰的地下室
    江申的脚步不由是加快了,他一定要赶去看一看先烈的骨灰,就算是那个地方再恐怖,也不能吓退江申。很快地就到了,这里很是阴深深的毕竟存放着骨灰的地方是不同于其它地方的。

    这么阴深深的环境之下,是让人心里起毛的,总觉得不自在呢!付啬指了指那十分破旧的平房,说:“那里就是!说真的,我也是第一次来呢!我都不知道是这样的环境!”

    是啊!毕竟是存放无主骨灰的,天晓得会不会有家属来领回家人的骨灰啊,所以就不会把无主的骨灰放得有多好了,多数是闲置地。

    付啬拿出钥匙,她这是要上前把锁给开了,然后再开门。却不知,罗娜却是一直跟着,她远远地望着,不知为何她看着那一间破旧的老屋,却有一种感觉,这一种感觉,让她是有些身不由己呢!

    付啬把门一打开了,一股霉味立即是扑了过来了,可知这里是闲置了很久了,不知是有多久没有打开过了。

    付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就在这时,“啪啦”的一声,一个东西是砸向了付啬!

    幸好江申是动作很快地,把付啬是扯到了另一边,不然的话,付啬就会被砸个正着了。

    原来是一个木架子倒将下来了,腐烂了,可能是卡在离门不远,门一推开,正好是震到了它,木架子散架便砸向了开门而进的付啬,可事实上是这样吗?

    毕竟这里是存放了许多无主骨灰的地方,就不由得让人不多想了,会不会是鬼在作怪,所以才会倒将下来的。

    江申的嘴是动了动,不过他随之还是不出声了,因为他见到了付啬的样子,想要劝付啬不去,见到付啬的样子,劝她是劝不住的,想了想,还是不要出声的好。要是付啬跟着来的话,自己就得小心,好好地保护好她就可以了。

    付啬说了:“在地下室!”江申一愣:“什么?在地下室?为什么放在地下室啊?”付啬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我怎么知道?反正放哪里都是领导说了算,我们只负责做好!”

    这么一说,也是道理啊,职工嘛,当然是要听领导的,领导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哪有自己说得算的?只是江申有些愤怒,却放到地下室。

    江申只想快点见到先烈的骨灰,地下室就地下室吧!穿过的是一个个的柜子,现在的柜子大多是不锈钢了,可是有些是十分陈旧的,是木制的,可以说是木制与不锈钢相混合在一起的。

    不说里面装的是骨灰,单单是走在这一副破败的情形之中,都觉得是难受的,再想到那些装的是骨灰,而且是无主的骨灰。

    里面之中,还有些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的骨灰!这些杀人犯会不会已化成了厉鬼,随着自己的骨灰而在此处呢?只要是乘人不注意之时,就会对人形成攻击或者是要害人呢!

    毕竟要知道这一个地下室,极少极少有人来的!可能看守的人也未必会来此处呢!毕竟这么吓人的地方……

    这么一想,不管是目光所及之处,都觉得是有一个或两个,甚至更多的看不见的厉鬼在露出它的獠牙,伸出它的锋利爪子在一张一合,还冷冷地对人狂笑着,一副准备要对人不利的模样。

    一看,不管是木制的柜子,还是不锈钢制的柜子,仿佛里面所装着的是十恶不赦的厉鬼一般。

    付啬的身体在**着,她先前说是要进来,其实她的内心是在害怕呢,只是她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你怕,那么鬼就是可以来整你,只要你不怕,你身体的阳火够旺盛,鬼就整不了你了。

    “姑娘!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啊!你长得可真漂亮啊!”一个男声出来了,还有一个说道:“可不是吗?在这里看着的是一个糟老头,他经常是说人将入木,鬼陪鬼了!”

    付啬好像是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可是她四处张望,这里并没有人,再一看,大家好像都没有听到声音的模样,就她一人听到?

    正纳闷的时候,付啬还见到了一个木制的木柜在摇动着,似乎是在向付啬示意呢,没错,似乎是这些话说给付啬听:“刚才你所听到的都是我们在说话呢!姑娘,你可不用怕啊!哥哥们还是挺好的!”

    付啬在这一刻,她的牙齿是在打颤着的,她不怕?能说不怕吗?真的是怕极了!

    “姑娘,你怕什么?哇!你的秀发好漂亮!好柔顺啊!”不知怎么了,付啬只觉得自己的头发是飘了起来的,像是有一股力量把她的头发给抓着把玩在手中一般。

    “哇”的一声尖叫,付啬是扑到了江申的怀中,而江申是猝不及防的,只觉得耳边是吐气如兰的,有些痒,这一痒,就让人是心猿意马了,尤其是自己的小弟在抗议了,你温香玉在怀,且耳边柔言细语,如兰香气环绕,又怎么能小弟不有所表示?

    江申是很无奈的,可是人家美女就是怕的,有这么多人,就算是再有遐思绮想,也得按下啊!

    老任的话在江申的耳边响起:“这是一个色鬼搞的鬼!因为这里好久好久没有女人进来了!一有女人进来,就是超级大美女!至于那些没有家属的女鬼,美女类型的女鬼是没有一个!所以嘛,见到一个美女,色鬼又怎么会放过呢?它现在可谓是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冲突很难避免啊!江申!”

    明白了!真是色鬼在做怪!这一只色鬼真是胆子肥啊!有句话叫做色胆包天,有什么事是色鬼不敢做的?把天捅个窟窿,他都敢去做!不行!付啬是因为自己才进来的,可不能让付啬是有一丝的受到伤害,江申想到了一个东西!对!就是那个东西。

    江申想到是那个东西!只有付啬手中有那东西,那么付啬就安全了,色鬼就算是真的想要对付啬做什么,也无可奈何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