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让人敬佩的先烈
    张立行便问江申了:“你能不能召他的魂啊?”江申愣,苦笑着回答:“其实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召魂的!”

    “什么?你不懂召魂?”张立行看着江申,见到江申不像说假话的样子,张立行相信了。

    张立行本以为江申有这么大的本事,招魂对他来说应该是小菜碟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是真不懂得招魂呢。

    张立行说:“我道行不够,我召不了这个冤气大的鬼!要是平常的鬼,还是可以办得到的,我本来还想从当事人嘴里知道些有用的!就算是强行召来了,或是他来了,可是弄不好,我们没有足够的法力震慑他,说不定我们会因此而遭受到不幸呢!”

    张立行随之是阵的苦笑,他真的是点办法也没有的,因为江申真没有召魂的能力,更没有降鬼之能。

    张立行不是有话要说的:“我在尸体时发现了行字,因此,我找到了个本子,这个本子我还放在身上,你就看看吧!说真的,看了之后,我对他是不得不敬重万分了!”

    江申是接过了本子,他要看看本子中的内容,里面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惊闻胡公楼已被拆除,原来胡宅将会变成小区,而且烈士们的合葬墓被挖出来了,还要随便地处理先烈的骸骨。

    我听,可不得了啦!我立即就赶去了,因为我的父亲曾经就是参加过据守胡宅战役的,他是其中的幸存者。正是因为父辈是那次战役的幸存者,所以我就对胡宅中的合葬先烈们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的。

    只是没有得到官府并没有重视,对于此,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据父亲回忆,还有保管当时的相片以为证。

    当时据守旺城的有两千将士,而最后退守胡宅,依靠着胡宅来誓死抵抗的就有几百人,鬼子的攻势太猛,最终只剩下了百人困守胡公楼。

    原本他们是有机会能撤出去的,只是上峰命令,务必坚守,哪怕是战至最后人,战至最后颗子弹也不许后退半步!这命令是很绝情的,可是他们却是忠实地服从并执行了绝情的命令。因为他们是“战端开,地无分东西南北,年不分男女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切之决心!”

    倭寇是屡次地围攻不克胡公楼,最后只好是使用了毒气弹,里面的将士们纷纷殉国。

    战役结束,倭寇也撤出了片废墟的旺城之后,人们是来收敛先烈们的遗骸。

    当人们jin ru胡公楼见到的情形全都是惊呆了,而在我的本子里附带复印了当时的黑白相片。

    个在窗边的战士,他还做出端枪准备射击的样子,在他至死之时,他还想着射击倭寇。

    在最顶端的有个人是把自己的身了充当了旗杆,他是让军旗高高地飘扬着的,他也知道他用自己的身体来充当着旗杆的话,那么他就会被打成马蜂窝了。可他还是选择了用身体来充当旗杆,万死不辞!

    事实上确实如此!他的遗体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弹迹,可是你认为他后悔吗?不!他从不后悔!从他张开着的嘴,以及脸的坚毅表情来看,他并没有后悔,相反脸上那骄傲的神情在告诉着世人,他能充当旗杆而骄傲!

    同时,他张嘴就是在怒吼,在咆哮,在呼喊着战友们打!狠狠地打!定要把侵略者打退!国旗永不倒!国旗啊,我愿意化你的身体,我愿意成为你身体的部分,让你永远都耸立在中华大地之上!让我的战友们见到国旗不倒而奋勇杀敌!杀

    还有个是左脚炸没了,右脚则是变形得厉害的伤兵,他的双脚都没了!他终于只能是坐轮椅了,可是他呢?他手持枪,手用力地往前挪着,似乎他还想继续战斗!只要还有口气,他是不会停止战斗的!

    还有位是重伤号,他的手里是死死地攥着手榴弹,这是颗光荣弹,只要是倭寇冲进来,那么他将拉响光荣弹,从而与敌人同归于尽!

    最后见到的是他们的营长,因为这是支残兵,在胡公楼的人数自然是不足个营的。

    只见到这位营长是瞋目切齿,嘴唇都被咬破了,而眼珠子像是要瞪出来般,目眶迸裂,他的拳头攥得紧紧地,似乎他在气!在气为什么没有能完成任务?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位身着平民服饰,还挂着副眼镜,身着长衫,长衫上系有条长围巾,还有块怀表,兜里还有支钢笔,而且样子是斯斯文文的,让人看,就联想到他是个老师,知识分子。只是见到他那仇恨无比的样子,还有他那双瞪得滚圆滚圆的眼睛,让人心里直打颤,直觉得他有什么大的仇恨。

    而这位知识分子的右手还紧扣着枪的发射钩,左手则是端着枪呢,与他知识分子的形像是截然不同的,任谁看了都觉得是位勇猛的战士。

    人们见到这具遗体,有人认出他来了,他就是积极支持抗倭的旺城大学教授,原本教授是组织抗倭的,可能战事起,他也参与到了战斗之中,谁也说不出,为什么教授会如此之仇恨倭寇,死后还留下了副让人看了就胆寒的可怕表情来!

    因为平常教授都是温温和和的老好人,就算是踩死只蚂蚁,教授都会伤心,简直是有副菩萨心肠!教授的同事、学生都是惊叹不已,教授真是个好好先生!谁会想到这位好好先生死后会如此狰狞的面容呢?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令得这位教授性情大变,变成了这副模样啊?

    人们是试图寻找教授的家人,却没有寻到,或许在战乱之中失散了吧,当时因为战乱,人们在逃亡之中,有多少家庭是失散了呢?更有不少母亲是丢了儿子,丈夫寻不着妻子等情况。

    事后,人们在收敛胡公楼近百烈士的遗体之时,他们或卧或站或趴,保持着各样的战斗姿势,无例外的是怎么扒也扒不开他们紧握在手中的武器。

    可知他们是在临死的刻,英魂还是紧握着枪,还要继续战斗!战斗!

    ,精彩!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