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冤鬼上女孩子身来相亲
    恐惧在江申的内心里蔓延!因为知道自己没有抵抗的余地,所以嘛,就只能是寄望于不会害人!可是鬼真的不害人?江申的脑子一直在回旋着这个问题。

    心中所思太重,江申的头略仰了一下,可不敢抬得过高,因为他怕!怕视线所及,看到棺材!也怕那副棺材真会是自己的葬身所在。可是不略微仰头看一下的话,又无法心安,心里真是矛盾至极。

    江申不由是加重了右手按压心口的力气,而他的左手是一次次地擦汗了,头发都被汗给打湿了,这一切,江申是不知道的。

    江申的心里那个急啊,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怎么还没有指示呢?我都是来了!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啊?要杀要剐能不能给个痛快啊!不要这样吊着!难受!比死还难受!煎熬啊!”

    是啊!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这才是让人最为痛苦的一件事,因为人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未来是一片迷茫的,连一点点的光亮都看不到,是死是活,是生不如死,还是怎么个惨死,或者更悲哀的是魂飞魄散,这些都是未知的,对未来的无限恐惧,才是让人最为害怕的事情。

    江申现在就是陷入了恐惧之中,他并不怕鬼,可是对于像能让神仙都靠边让,这种未知的恐怖至极的鬼,江申当然是怕到极限了!

    就在这时,烟雾似乎是有些淡了,一个影子闪现了,不正是自己在没有进来之时所见到的女子的身影吗?

    是的!有一个比较漂亮的女孩子过来了,她低着头,小声地说:“你好!你能与我相亲吗?”女孩子一说完,就是快速地抬起头,然后生怕江申是发觉一般,她又低回了头,同时,一双柔荑则是紧捂着脸,她是脸红了。

    “啊!”江申是双眼睁得大大的,搞什么飞机啊?难道让自己过来就是为了和这个女孩相亲?这就是泼天的冤屈?不带这样玩人的吧?

    江申想要找老任来问个究竟,于是他呼唤着老任,可是老任却没有回应,没有回应,江申还能如何呢?江申只好是干咳了几下,当然得按程序来了。毕竟对方要让自己来相亲,自己就相亲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暂时低头!

    “您好!我是江申!今天与美女相亲,真是意外啊!非常的意外!”是啊!真是心里话,可知我们的江申同志是一个多么正直和老实的人!都不懂得怎么去骗女孩子呢!有一说一嘛。

    不过江申的相亲经历还真是与众不同呢!什么殡仪馆相亲啊,什么与红衣厉鬼相亲啊,什么面对劫匪在银行相亲啊,现在又来了一个飞天棺材下的相亲!呵呵!江申的相亲经历还真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女孩嫣然地一笑,说:“嘻嘻~不用紧张!我今天和你相亲,不过是给你一个好处,让你增加神力,因为你的身体里有一个相亲神,不久之后,想必你也会成为相亲神吧!”

    江申双眼睁大!他看着那俏丽的脸庞,觉得是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了!靠!连我的底细都知道完了!而我对他是一点也不知道的!江申的内心恐慌是可想而知的。

    “帮我化解冤屈!我就可以是安心地投胎了!怎么样?”女孩说了。当然女孩是受到冤鬼所迷惑的,她的一切都是以冤鬼的意向来说的,她本人的意识是十分少的。

    江申是一个呵呵,说:“棺材朝天飞,神仙靠边让。不是要直飞天,直达天庭,天帝才能化解这个冤屈吗?我就能化解得了?拜托!我是一介凡人啊!”

    女孩直摆着白嫩的小手,说:“不!不一定全是由天帝出手才可以的!你出手也可以!只要是一个良心未泯的中国人都应该去做的!”

    天啊!这泼天冤屈的冤鬼居然是说到了一个良心未泯的中国人都应该去做的!真是让人好不惊讶啊,到底是什么冤屈,能令得这个冤鬼这么说啊?

    江申是一直在苦笑着,他真的是看不明白啊,他是看着冤鬼,确切地说是看着女孩。

    “胡公楼!那里的一切都有待你去发掘!去看清!”女孩是这么说了。

    “胡公楼?”江申一愣,他在想着,他当然是知道胡公楼这个地方了。

    胡公楼是清末一位胡姓大臣在告老归乡之后,所居住的住宅群,他是住在一栋楼上,因为他曾经当过大官,他的子孙后代也因他的缘故不少是当官的,胡氏一族经营着祖宅,越营造就越大。而且胡氏的族长,每个当过高官的都会住在先祖所住的楼上,故称为胡公楼。

    胡宅就成了旺城市最大的一座建筑,只是可惜了雄伟广阔的胡氏聚集宅第,在抗倭战争时期,**将士据守胡宅,胡宅绝大部分是毁于了战火之中,唯有胡公楼是保留了下来。

    听说有开发商是看上了胡宅,胡宅早已毁掉了,幸存的胡公楼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当然是要全部拆除了。

    莫非死去的人是胡姓人?他因为祖宅被毁,其被害死,才有此冤屈?这冤屈,何谈是泼天的,又何谈每一个良心未泯的中国人都应该去做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一刻,江申的脑子里是充满了太多的,太多的疑问了!而对方的话又加深了江申的疑虑:“其实你帮我的忙,也是帮整个旺城人的忙!因为旺城的风水已经破坏了!要是我这一件事能成的话,可以释放出正气,能化解戾气,似此,就会给旺城带来一线的生机!旺城的明天也会更好的!你不是不想让家乡衰败吗?那么你就更应该去做!”

    江申又是全身一震!“厉害!真厉害啊!把我的一切心思都了然于胸!这一个鬼太可怕了!”江申两边的汗珠不由又流了下来,知道还真是不能耍花招!没办法啊!自己还是很弱啊,得增强实力才行。

    “好了!我是不会勉强你的!江申啊,只要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就算是有人拿刀逼你,你也会去做的!我对你是有信心的!好了!我走了!”冤鬼这一番话一说完,它自然是从女孩子的身里脱离而去,回到棺材里去了。

    江申则是奇怪了,不会吧?你就这么信心十足,认为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就算是拿刀来逼我让我不干,我也会去干?

    我江申是什么人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乐得逍遥偷得一生闲啊!我怎么会自己给自己找事干呢!哼!冤鬼别以为你会说对!江申是嗤之以鼻的,他完全不相信!可是以后的发展证实冤鬼所说的一切是对的!也衬托出了江申的伟光正形像,当然那是稍后的内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