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棺材朝天飞,神仙靠边让!
    “不好!”老任的声音又在江申的心中响起了:“这一对夫妻不知是不是傻的啊?千不能万不能就是不能对着出殡的死者说可惜啊!因为这么一来的话,会牵起死者对人生的眷恋!而且你又有一种是笑话他的感觉,不管你是真心还是无意,要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那么死者定然是会给你们一些教训的!有时这些教训就有可能是把你们从阳间拖到阴间去陪死者,从而一起成为‘可惜者’!”

    江申的嘴张得大大的,他那个摇头啊,真可怕!原来在路上见到出殡的,绝对不能乱说死者些什么啊!不然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老任还继续说:“切记!一定要记牢了!凡是在路上遇到出殡的,不能乱议死者什么的,尤其是可惜,死得早之类的话语也绝对不能说!最少你也得等到出殡的队伍再也看不见的时候,你才能说!不然的话,会受到惩罚的!当然不说是最好的,祸从口出啊!”

    真个厉害啊!居然会是如此之牛逼!只是那报应真的会来了吗?

    是来了!只见到绿灯亮了,当然是车辆通行了!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对夫妻的车子爆胎了,这一爆胎,就把妻子掀飞出去,而丈夫是重重地撞到了地上,他当场就昏了过去。至于他的孕妇妻子,底下一大滩的血,那是流产了!

    妻子则是大叫起来了:“不!我错了!对不起!不!我的孩子!”就这么一呼喊,妻子随之同样昏了过去。

    天啊!报应来得太快了吧?就一眨眼的功夫,报应随之就是缠到了身上了!应验了!

    江申是惊得目瞪口呆的,这一个**对江申的冲击是很大的!因为就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啊!有什么比眼皮下发生的,更震撼人心呢?

    江申苦笑连连,真是不能对着出殡的死者乱说话啊,不然后果很是凄惨呢!

    老任的话又响起了,语气之中是充满着慌张的:“还真是不好!大大的不好!”

    江申便又问:“不好?还有什么不好的呢?”老任苦笑起来了:“旺城市怎么不旺了?居然是有这么多有着很大怨气的鬼诞生!难不成是双龙戏珠的格局被破之后造成的恶果吗?一个城市的风水是十分重要的,可以直接影响一个城市的兴衰,要是风水衰弱,完全败坏,那一个城市大多是会消亡的!难不成旺城……”

    江申是浑身一震!旺城可是自己的家乡啊!谁不念自己的家乡好啊?当然是极不想家乡的衰亡的,自想家乡能兴旺!现在家乡是受到了威胁!这是江申怎么也不愿意见到的一件事!

    原本是灵车,现在又牵涉到了家乡的风水兴衰,想必是与灵车中的一切脱不了干系的,因此灵车的问题一定要解决才行!

    江申不由是看着灵车,灵车上所拉着的死者怨气和冤气很大!说真的,江申对于红衣厉鬼还是有很大的害怕呢,现在又多一个怨气和冤气的厉鬼!而且看模样又将与自己扯上关系了!

    不行!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必须尽快地离开此处才行!江申是这么一想,他的脚就动起来了,只是不想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虽说刚才是想着可能是风水破坏,那我不是尽全力地护住了宝珠,要修复旺城的风水吗?所以嘛,像此等厉鬼还是不惹为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只见到车子却是一个急摆,看来是失控了,在失控之下,棺材却是飞了出来,要是抛物线啊,或者是飞到另外的地方,还好说,可是见到棺材是直飞向天的!

    天啊!有谁见过有棺材是直飞冲天的呢?这真是奇闻了!非常稀罕的奇事了!

    江申是傻愣愣的,他这颗心悬起来了,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出来!可不是吗?只见到棺材是向天直飞冲上去之后,可能是后力不足了,便是要掉下来了,它掉下来的方向正是对着江申的!是向江申这一边而来的!

    江申嘴张得大大的!天啊!难不成自己要被砸死!或者是棺材打开,从而出现一个比红衣厉鬼还要厉害的鬼?这可是青天大白日的,老天爷啊,你可不要吓我!

    这鬼能在青天白日出现,可知此鬼是有多么地厉害!多么地恐怖!连红衣厉鬼也得经历只能晚上出现,然后再修炼增强实力之后,才可以白天才现形呢。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在人行道的尽头的路边是有一棵树的,那一棵树是挺大的,棺材是从江申的头上飞过的,从而是卡到了树的树杈上了。

    让人的惊讶是,树杈并不大,按说应该是承受不住沉重的棺材啊!那棺材一看就是值钱的,不说里面没有尸体,单单棺材自身的重量都应该是压断树杈,可是却承受下来了!并没有被压断!不得不让人觉得怪异莫明!事出反常必有妖!

    只是当棺材飞过的时候,有一个声音是传进了江申的耳朵里:“等下到树下来!”

    江申是直拍着胸口的,说真的,他真不想听从,可偏偏老任却说了不应该说的话:“棺材朝天飞,神仙靠边让!”

    “棺材朝天飞,神仙靠边让!”江申虽然是不懂什么意思,可是单单听到神仙都靠边让,无可奈何,他就害怕了,身子在**了。

    老任的声音响起:“你最好是听他的!不然你就死定了!你知道吗?只要是棺材朝天飞的这一种情况是十分十分罕见的,一般来说,这就是死者并不想入土为安,因为他有着泼天般的冤屈,冤屈不雪,试问他何以能安呢?他的冤屈之大,之广,在人间已是无法申诉,人间的神仙也无可奈何,唯有直达天庭,让天帝帮他申冤!”

    江申的身子更抖了,乖乖!直达天庭,让天帝来帮申冤!泼天的冤屈!怎么自己就偏偏遇上了这一个天字号的冤鬼啊!

    江申想要痛哭了,想要好好地放肆痛哭出声,我的运气怎么这好?难遇的红衣厉鬼先是自己遇上了,又到了这个泼天般冤屈的鬼!

    老任继续说:“正是因为有泼天的冤屈!所以神仙见到了,他们也不敢阻挡,都会主动地给冤鬼让路,以让冤鬼的冤屈直达天庭!唉!这就是‘棺材朝天飞,神仙靠边让!’而他现在叫你过去,你不过去,就是与他为仇,他当然会对你不利!要是叫神仙帮忙,神仙也不敢不帮!而叫你一介凡人,你还要与其为敌?呵呵!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