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宝珠庙前来了不速之客
    而江申觉得自己有一种虚脱的感觉,仿佛身体里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总之是十分虚弱的,只想是好好地睡上一觉。

    正如老任所说的那样,必须是在这里呆几天,以查看这里的情况如何,要是有一个变化,或者是意外的,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

    况且江申刚刚是脱胎换骨,的确需要在没有什么人的地方来,因此在这里的话就是一举两得了,当然是不会离开的。

    而且照老任所说,有人是故意要破此局的,那么只要是呆在这里,就会发现到底是谁要破了旺城的风水格局。

    老任所料的不假,设局想破了二龙戏珠局的人是感应到了有人对他设的局造成了冲击!而他是会来查看一番的。

    江申是躲了起来,不久之后,不速之客到了!江申见到了一辆车子是停到宝珠庙前了,随之是一个司机把车门给打开,出来的是一个外国人,他的皮肤是白色的,有些像白种人,看他的样貌是亚洲的,只是不知是哪个国家的,后面跟着的是一个老者。

    老者是踱着方步来到此处的,他是四处查看着的,顿时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的。

    老者显然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因为就算是让他做这一件事,他也没有这个能力做得到,在他的心目中已估算出了对方的法力远比自己要强得多呢。

    那个外国人是过来了,他嘴里叽哩啪啦地说了一通,江申一听,这些话,他是有些熟悉的!

    对了!不是经常看阿三的杂技表演吗?一辆摩托车可以搭十几个人,还有阿三的电影都是以跳舞为主的。

    阿三的人种是不同的,因为是姓氏高等级的是偏向白种人的,而贱姓,低级姓氏的则是皮肤黝黑,人又瘦。演电影和电视的都是高种姓的职业,低种姓几乎不可能在阿三这个国度能能成为明星的。

    所以阿三的国度等级是十分森严的,从姓就能看出你是不是上等人,当然从人的体貌象征等都可以,一般来说像白种人的,故一看之下,白人的体貌象征相似。

    规定了种群之间不能相互结婚,婆罗门只能和婆罗门结婚,故经数千年,婆罗门的后裔白种人的体貌象征还是保留了不少。阿三政府虽是废除,可是千年来的影响,加之高等种姓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渗透到方方面面,又怎么是你说全面改变,就能改变得了的?

    为何阿三的高等人是白种人呢?因为他们的祖先就是古印欧人!古印欧人迁徙的途中是灭亡了许多的古人类第一文明,如:以巴比伦为代表的两河文明,尼河罗文明、古印度文明、克里特文明。唯独华夏文明抵挡住了古印欧人的入侵,保住了华夏文明。

    灭亡了古印度的古印欧人就是创立了种姓制度以维护其统治,从而是经过数千年,渗透到了印度的方方面面,就算是被其它人所征服,种姓等级已是根深蒂固。

    江申细看之下,听其语言,更是确定了!这是阿三!还是阿三中的高种姓人。他为什么来到这里呢?真是怪!

    阿三恨恨地说:“我的先祖败于手上!然后我们就不得不南下印度,从而经过数百年的征战,创出婆罗门,从而成为这块土地上的主人!可是那败我祖先的疼是长久留下来的!虽历经数千年却无法挥之而去!何况这底下还有那贱人所留下的东西!”

    阿三的这些话,是老任通过他的神力传达到了江申的耳朵里了。数千年!数千年前,败过现在阿三国度统治者的祖先?我国的祖先数千年前击败过阿三国度统治者保卫了华夏文明?才造成了阿三国的危难,才令得阿三国的种姓制度,以及数千年来的悲剧?

    还有那贱人?什么贱人?他留下的东西?想必一定是个宝贝吧!

    阿三和老者是谈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然后阿三在不断地摇头,似乎阿三的心里很是难受呢,只是他咬了咬牙,十分地不甘心!同样的老者也不甘心。

    两人是四处地查看了好一会儿之后,还是一无所获,至此,只好是离去了。

    倒是江申一头的浆糊,不知为什么阿三会来到这里?破坏龙脉怎么又与阿三有关呢?而且那个老者分明是国人,他怎么就倒向了阿三,而且为阿三效力呢?真是怪!难不成是因为钱吗?

    不过对方已经远去了,江申也不再是多想些什么了,老任的声音又响起了:“江申啊,以你现在的能力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不能招惹!对方真的很强,非常强!留在这里观察,可得小心,不能让对方发现,发现的话,一切都完了!”

    连老任都这么说了,江申当然是知晓的,一切以小心为主,可不能让对方发现。

    可以说江申是留在这里几天了,他同样是在吸纳一切的力量,从而让自己变得更强,也能容纳这一副身体呢。

    时间一到,江申就走了,虽然对阿三和这个老者还是有很大的疑问,可也记住了老任所说的,自己的力量还是太弱了,根本就不能与阿三和老者相对抗。必须要增强自己的实力,以后才能是与之相抗衡。

    江申可以说是在这里找个地方住了三天,他直到宝珠的形势是稳定之后,他便是离开了这里,他要回家了!已经是离开了三天!这三天,他是连手机都不敢开的,真是太累了!

    由于宝珠庙顶多算是郊区,江申是要回去还是很容易的,到了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就往家里赶,在离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江申便是下车了,他要步行着回家。

    就在这时,见到了一辆灵车是运着棺材过来了,江申站在人行道上等红灯呢。

    在前面的机动车道里,丈夫是正搭着妻子呢,看他的妻子是肚子高高地隆起的,是孕妇啊。

    孕妇一望,因为在灵车前面是有相片的,说:“哇!长得挺帅的,而且还很年轻,最多三十来岁,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可惜啊!”

    骑着机动车的丈夫也说:“是啊!这个年龄正是担负着家庭重任的时候!上有老,下有少,就英年早逝,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一对夫妻是不由是长吁短叹的,二人都在为这个年纪不大就死去的人而惋惜。

    这一对夫妻真的是不知死活啊!他俩说了不该说的话,大难即将临头了!而俩夫妻却是浑然不觉!正是这一发生在江申眼前的事让江申是卷入了一桩要对得起良心的事件之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