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保住二龙戏珠的“宝珠”
    江申是来到了宝珠庙,这一座宝珠庙据说是在旺城市建城不久之后就已经是存在了,长久已来一直流传着此庙事关着旺城的生死,所以当地的人对此庙是十分看重的。

    可现在此庙却是出现了大量的裂缝,当然也只是裂缝罢了,并没有看见有什么不同之处。

    当时此事还引起了旺城人的不安,大家自发地出资出力修缮,前面四次修了宝珠庙又裂,一直是修到第五次才好!可不安的人们就请法师来大做法事的,做完这些,人们才放心了,认为不会再有事了。

    老任却是另外的说法:“什么不会有事?人们就是忘记了宝珠庙下是一个宝珠,宝珠地形,是用来给二龙戏珠的,分散二龙的注意力,以避免二龙相斗!并不是纯粹地只是做做法事就可以的!风水格局有破裂,仅以法事就能修补得了吗?”

    江申就站在宝珠庙前,身为一个旺城人,他是十分在意家乡的兴衰便急切地问道:“我该怎么办?你快说说看啊!”老任便实说了:“江申啊,幸好你刚刚是拥有了红衣厉鬼的怨气所化成的神力,只是能暂时地压制!你看到了吗?此处宝珠之形已受到了破坏!你且看!”

    江申看过去了,老任的声音响起:“这里有了一道排污渠,因为在不远处是有污染的工厂,这污染的工厂当然是要把污染物排出来,可是好建不建偏偏排泄的污染物就经过宝珠!龙所戏之珠,必须是圣洁无比的,如今已经是被弄脏了,你想二龙还怎么戏?龙是圣洁的神兽,不是宝珠不戏,何况还是一颗脏珠呢?龙避之唯恐不及呢!还为重要的是,排污渠更是一把就切开了宝珠!直接就毁了宝珠!”

    江申一看,可不是吗?原本此地的地形看起来真像是一只珠的,如今就像是被切开了一个边,当然只是一个小边,可不要小看被切开的小边,那是毁了珠形,等同于是令得宝珠不再成宝珠。

    老任又继续说了:“正是如此,宝珠庙是承宝珠之灵气,如今灵气外泄,受挫,自然庙也会出现裂缝,并且是有倒塌之形!再这样下去的话,宝珠不复存在,两条龙没有了缓冲所在,那么就会互相争斗起来了!”

    江申的脸色难看了,说:“啊!对了!记得当初看新闻,说是旺城原本所争取的国家政策倾向,都失败了!还有这段时间的招商引资都是纷纷地失败告终!莫非这些都是风水变化所导致的结果吗?”

    话刚说完,“轰轰”的声响,虽然是震幅并不大,只是微震,可都能让人是感受到了这样的震撼度了。

    地震!真的是地震了!从出生到现在,江申从来没有听说过旺城会有地震的,就连本地的州志记载到的地震事件屈指可数。最近的地震还是数百年前发生的呢。可是如今却有地震了!这龙脉真的能影响整个城市,还能令得大地发生震动?

    老任不由是苦笑道:“这就如是两条对冲的线,有一个支撑点,当这个支撑点是忽然撤去了,那么两条相对的线就会相冲,在相冲,相撞之中,自然会有所震动!如今宝珠就是两个相冲点的最佳支点。而地震就是龙脉这么**来的,如地壳运动一般!”

    江申明白了,说:“那怎么办?我不能看着家乡受难啊!”江申的脸色是很难看的,很急的,毕竟事关自己的家乡,谁都想自己的家乡好啊!

    老任便说:“好!你就按我所说的去做!你这么一做的话,不说什么,最起码是能暂缓宝珠的崩溃,最终还是得从头根治一切才可以!不然的话,做再多也没用,治标不治本总会再次发作的。”

    江申明白了,一定得把一切的根源都给弄好,以一劳永逸,不然你就得是一次次地重复着去安抚龙脉,这不是根本之策。

    江申忽然想到了相亲,他不由是苦笑了一下,说:“不会是给两条龙脉相亲吧?哈哈!这个方法绝对不可能的!和人相亲可以和龙脉相亲,这是不可能的事!哈哈!不会是的……”

    江申的话声刚落,老任的声音就响起了:“你说的倒是不错的!与龙脉相亲是最好的方法!”

    江申那个郁闷,说:“别开玩笑了!和龙脉相亲,龙脉莫非也分公母吗?要是全是公的,我又怎么和他们相亲啊?和龙脉相亲简直是和大地相亲没有什么两样嘛!”

    老任却笑了,说:“你现在所想一切都是太过于简单了,与龙脉沟通,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何况还是相亲呢?嘻嘻!现在的你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办得成这一件事!这一段时间,你必须要提升自我!等你有足够的力量才可以完全地帮龙脉相亲。所以先是镇住!不让龙脉震动!”

    江申叹气了,这个老任啊,真是的!好吧!现在是全部听从老任的话,老任怎么说,江申就怎么去做。

    江申按着老任所说的去做了,他挖了个坑,自己跳进坑里,然后是用按在了坑上面,他是在努力地把一切都灌注在里面了。

    只见到自江申的手中有一股白气是直透入了土里,而土里没有多久,就有一股浑黄之气冒了出来。

    老任说:“要震了!”江申才抬起头来,一看,可不是吗?真震了!这个震是震着那些排污管道的,把排污管道是震到了另一边,从而是偏离了宝珠,不让珠子是一切为二。

    更为重要的是直接就把污水排到了果园那里,这么一来的话,就会产生了纠纷。照老任所说的,没有震到田地里,算是不错了,因为田地是粮食,而果园只是果,相对来说,影响是没这么大,可以不吃果,粮食却不能不吃!毕竟民以食为天,粮食是至关重要!

    而且这个果园的主人是有势力的,就好与工厂的老板是扯皮了,双方都有势力,那就是斗得个不亦乐乎了,说不定就能排污管道是改道到另一个方向了,能保住这里的宝珠格局。

    “好了!”老任这么一说,江申不由是松了口气,能暂时地止住两条龙脉相斗,不让旺城出事,这比什么都要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