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魅力大啊,连厉鬼都想投胎嫁我!
    老任点头称是:“对!因为宝宝就是红衣厉鬼转世啊!你把红衣厉鬼的怨气和戾气全吸收了,而她在临死前是对你一见钟情,然后化成厉鬼还能与你相亲,这是生死姻缘,你想摆脱她?她还不想你走开呢!最可怕的是她拿了一根黄泉路上的树的树根,你想逃?难啊难!孽障啊!”

    “我靠!这都得!”江申那个冤啊!不就是有人跳楼,然后他是朝窗一望吗?居然就被跳楼死的人看上了,一见钟情,而且还与红衣厉鬼相亲,那是为了自保,可怎么怎么会这样……

    江申不由问了:“难不成地府都是摆设吗?不让红衣厉鬼喝孟婆汤吗?她应该是不会记得前世的事情了吧?”

    老任是耸了耸肩膀,一副无奈地样子,说:“红衣厉鬼是作为世间孤魂野鬼中最为可怕的存在,要么等它怨气散尽而亡,要么就是转世投胎,要么修炼成魔或是神。能得红衣厉鬼转世投胎,地府是求之不得呢!还计较什么让它喝孟婆汤啊?何况它拿了一条树根啊!唉!有这一条树根,喝下孟婆汤又能如何?照样没用!”

    一条树根!到底是什么树根有如此之厉害,能让喝了孟婆汤也没用呢?

    “一条树根?老任已经是第二次提到了树根了,在黄泉路上有树?对了!红衣厉鬼拿到一条树根的时候,那一条树根是什么?为为什么好像你很惊讶,而且很畏惧啊?”江申是不解的。

    江申并不知道老任已是第三次提到树根了,那一次是江申晕过去的,没有听到。

    老任又是一副神秘的样子:“黄泉路上是寸草不生的,也不应该是有树的!但是世间无绝对!天道之理,阴间亦是如此!黄泉树上的这棵树是例外中的例外!奇迹中的奇迹!这些还不是你现在所能知道的!姻缘树之所以灵验,无非就是那些树根,从地府上来的树根!”

    江申又是一阵头大,“从地府上来的根?既然这么牛逼!可为什么会有时效啊?”

    老任回答:“红衣厉鬼是痴情所变的,加上又对你有情,要是其它的鬼怪,可能姻缘树还能再挡久一点,对这类所形成的鬼怪,姻缘树是挡不了多久的!毕竟姻缘树的形成……所以这也是姻缘树的树根能让红衣厉鬼拿走的原因,要是其它的还真拿不走树根!”

    老任是说到姻缘树的形成却停住不再说了,江申是想问,老任是什么也不愿说了。

    好吧!姻缘树就是地府黄泉路上的树向人间伸出来的树根长成的树,这些应该都与我无关吧!不懂就不懂吧!

    可是接下来听见的是婴儿的哭声,十分地响亮,这就证明了,那个孕妇生产了!江申还是希望孕妇生出的是一个男孩的,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红衣厉鬼转世投胎之后来缠自己了。

    只是他远远地听见了:“恭喜!是个千金!是个漂漂亮亮的千金!”随之是喜气洋洋的,那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太好了!我终于有女儿了!哈哈!我有两个儿子,终于又有女儿了!儿女双全了!哈哈!”

    江申那个郁闷,看得出,因为那男子已有两个儿子了,他当然是想第三胎是个女儿了,而如今是如了他的愿,他第三胎还真得了个女儿,偏偏是一个转世投胎不怀好意的红衣厉鬼!但愿红衣厉鬼转世之后,能抛弃一切恶,好好地做人吧!

    江申是痛苦地甩了甩头,把一切不好的想法都抛到另一边去了,江申是一个天生乐观的人,这不是二十年后才有的大难吗?而且有一点,看看!我这么优秀!

    连满怀怨气的红衣厉鬼都对我是情有独钟的,然后投胎转世重为女人,就是为了能再和我在一起!哇哈哈!我可是好棒!好优秀!江申啊江申,你的魅力怎么这么大啊?连鬼都要对你痴心不改的!非要嫁给你不可!

    “二十年后我嫁给你!”江申的心里是在不断地念叨着这一句话,他现在可得瑟了!一副老子就是这么拽的模样。

    江申就是这样一个积极乐观的人,通过这么一想,坏事变成了好事,他现在的心情啊,甭提是有多好了!一扫阴霾。

    就在这时,有两个护士走了过来,她俩在交谈着。

    其中一个是老护士,说:“我们是接到了一个出医的电话,120出去了,院长居然是跟着一起的!我在车上还听到院长不断地嘀咕,‘怎么办啊?要是大侄女迎梦出了事,我怎么向老来交待啊?’我就说嘛,来迎梦是皇亲国戚的,关系户来着的!”

    年轻的护士很是关心地问:“刘大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老护士刘大姐颔首以对:“我说的是真的!因为我可是随急救车出车的!我从来没有见过院长如此的焦急呢!还说是侄女,啊哟喂!人家可能是亲戚关系!可不能得罪啊!以前还只以为来迎梦只是一个刚刚医学院毕业的出来,没有想到关系这么硬!藏得可真深!”

    江申不由是紧低着头,他也认出了那个老护士是随车的,看见过自己的,自己可不能让对方给认出来了。

    江申快走,又见到了两个三十多岁的护士走了过来,二人谈论的还是关于来迎梦的。

    “听说了吗?我们医院的院花是与院长有纠缠不清的关系呢!听说来院花一出事,院长那个紧张啊!唉!人家长得漂亮是不错,可还真会是利用自己的天生本钱呢!”

    “可不是嘛!你说得不错!来院花一看就知道是骚极的类型!只是在装清纯罢了!看看她的样子,这么多男人就是没有品味,只知道看脸,全都被这只骚狐狸迷得是晕头转向的!真是的!可恶!听说啊,她不知怎么地就勾搭上了一个野男子,还放到了医院里,还衣不解带地伺候呢!听说还和那男子的女朋友争男朋友,来个两女共伺一夫呢!呵呵,有谁像她这么不知廉耻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很明显,所说的那个野男子除了是江申还能是谁?江申一听,他火了!他可不能让来迎梦蒙受不明之冤啊!一定要为来迎梦证明才行!

    他是一把就冲过去想好好地教训两个护士,不让她俩是乱说毁人清白,可是江申转念一想,自己不能乱来,应该是用其它方法,便停下了脚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