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收纳红衣厉鬼的怨气
    江申是全神贯注于红衣厉鬼的身上,只见到红衣厉鬼已经是一动也不能动的,任由着江申摆布了,红衣厉鬼是连一丝的挣扎之心都生不出来!可知这一法术的厉害,强横到什么程度,连强大无匹的红衣厉鬼都如待宰羔羊一般。

    江申不由长松了口气,他只是全部按着老任的教而去做的,至于能不能困得了红衣厉鬼,江申都是没有一丝的把握的!

    直到现在,红衣厉鬼是被困住了,没有了一丝的反抗能力,她死定了!江申才是轻松。不过呢,轻松归轻松,还是得按着老任的教导,该怎么做就怎么去做,一丝不苟。

    只见到红衣厉鬼所产生的黑气是不断地变成了淡淡的透明之气,透明之气在不断地jin ru到了江申的身体里!

    红衣厉鬼双眼睁得大大的,江申眼前一亮,因为他听到了老任的指示:“放松她!让她挣扎!更好地吸收她的怨气和戾气!然后你闭上眼睛,只是放松,尽情地吸纳就可以了!”江申当然是听从老任吩咐了。

    红衣厉鬼一见自己能动了,危急关头,她想要摆脱,当然是尽自己的一切可能去挣扎了,可是不管她怎么做,还是摆脱不了,相反,她越做,她身上的黑气就会流失得越多。

    而江申呢,闭着眼睛,就算是睡着了一般,他是坦然地接受着这些转化而来的气,一一地jin ru到了自己的体内。

    “这,这……”张立行和二女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江申在用什么法子啊?

    张立行一看江申是可以画符,并且懂得殄文,这么说,一定是很诡异的鬼术?天啊!活人用鬼术?吸收鬼的怨气和戾气!天师也未必能办到啊!这简直是神仙啊!还不是一般的神仙所能办得到的事情呢!定是古代的仙术!不是失传了吗?他又怎么知晓?

    当然张立行是不知道江申的身体内有一个老任,要是知道的话,他就不会如此惊讶了。

    当红衣厉鬼的黑气被吸纳光了之后,红衣厉鬼却变得柔和了,再没有先前的戾气,更没有令人感到恐惧之气了。就连身为鬼的鬼气森森也感受不到了。

    这时,江申是睁开了眼,笑了,说:“厉鬼要么在怨气散尽之后,魂飞魄散,要么就是能转世投胎,要么就是继续修炼,通过鬼修,化为鬼仙!而你在杀了这么多人,是不可能有转世投胎的机会,我只能是助你可以转世投胎!鬼修这一条路太难走,太难走了,还是转世投胎的好!”

    江申最后说:“去吧!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皆归于无!转世投胎去吧!”江申一说完,便是倒在了地上。

    而红衣厉鬼呢?她的影子停留在了姻缘树下的坑,当然姻缘树早已移走了,在她的手中似乎有一条树根。红衣厉鬼则是往后直飘着,她是越飘越远,她说的这一句话:“我要去转世投胎了,我来世还是个女子!二十年后,我要嫁给你!”

    当然这些话,昏倒于地的江申不知是不是能听见,老任听见了,低声地说:“一条树根被她给拿走了……唉!孽缘啊!无法改变……”

    来迎梦、付啬等都是把红衣厉鬼的话听了个清楚,二女都有些不高兴了。“我要去转世投胎了,我来世还是个女子!二十年后,我要嫁给你!”这句话一直在二女的脑子里转啊转的!

    好男儿就是不一样,收了厉鬼,厉鬼不恨,反而还想嫁给他!对于有能力的人来说,只要他存在于世,就是一种装逼!虽然他再低调,再不显能力……

    可惜啊,江申晕过去了,他并没有见到这一幕,不然就让他得瑟极了!

    二女又想到了红衣厉鬼造了这么大的孽,她转世投胎,起码还得在地府受惩罚吧?哪有这么快就能转世投胎,还能二十年后嫁给江申啊?只是二女没能听到老任的话:“树根被她拿走!无法改变……”

    想是这样想,可两大美女还是很关心江申的,还是得跑到江申那里,看看江申的情况怎么样,应该不会出事吧?

    这么一想,便是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了江申那里,当然最快的还是张立行。

    张立行现在对江申是十分敬重的,毕竟江申所表现出的实力由不得张立行对他不敬重!

    张立行在扶起江申的时候,他听到了这样的呼唤:“婉妤!婉妤!”张立行一愣,他心中是翻腾起来了:“婉妤?会不会是张婉妤啊?这是老天师的孙女啊!也是老天师最疼爱的孙女是龙虎山一辈中最为杰出的天才!难不成他和老天师的孙女认识?而且还很亲切?”

    张立行随之又摇了摇头,心想:“我在乱想些什么啊!怎么可能呢?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得是!何况他只是在呼唤名而已,又不是姓!可能是李婉妤,或者是刘婉妤之类的呢?不可能是张婉妤!”

    张立行又看着江申,心中在想:“可不是张婉妤的话,那么江申是什么法子能收了红衣厉鬼,并且是化解红衣厉鬼的怨气呢?我在龙虎山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高超的本事啊!我们龙虎山应该是没有这样厉害的超渡之招啊!”

    张立行又看到了江申身上的伤没这么严重了,像是在自愈中,自我恢复的能力还真是不错!

    张立行头脑在飞快地转着:“江申到底是用的什么招啊?既能化解了红衣厉鬼的怨气和戾气!还能治好自己的伤!太神奇了!就算是我听说我们天师得道之后,顶多是转化为自己的功德,可功德用来立竿见影的治伤,这就闻所未闻了!怪!真是怪!”

    张立行看着江申,不由多了一分畏惧:“他会不会是哪一个隐世不出的豪门的子弟啊?从而是有着许多的绝招!他说自己没有学过道术,这是骗人以掩人耳目的!对!一定是这样!不过也不像,隐世不出的世家居然有这样的仙术?像是上古时的仙术?”

    张立行摇了摇头,他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虽是想不出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过去看看江申的情况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还很好,是不是有生命危险,毕竟江申的伤是很重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