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借监狱之气来躲避厉鬼
    江申想的是他是不是可以来收拾红衣厉鬼了,要是他能收拾红衣厉鬼可就是救星了!

    江申想到便说:“你是龙虎山的天师啊!那么说你一定能擒得了红衣厉鬼了?”

    这话一说,张立行是脸红了,叹气道:“唉!我是学艺不精啊!我是没有这能耐收伏得了红衣厉鬼!上一次我借用殡仪馆的渔翁撒网的地脉之力想要困死红衣厉鬼,当我去借到法器的时候,再收了它。可没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啊!”张立行在说着的时候是不断地摇头呢。

    江申还是很耐心地等待着张立行的下文的。张立行便继续说:“我在借到法器回来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红衣厉鬼出来了!不知为何我用渔翁撒网的龙脉之力还没能困住它?还是有谁把它给放出来了!是谁破了我借龙脉之力的布局呢?”

    江申此时是想到的是肖博那个奇葩!越发肯定除了那奇葩之外,还有谁放出红衣厉鬼呢?只是在知晓了张立行就是官府的能人,当然是不能说出来了,就算是再痛恨肖博怎么个奇葩法,也得替他隐瞒下去,不能害他啊!何况又没有确定是肖博所为呢!

    江申只能是装作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同时也表示了对放出红衣厉鬼的人的愤慨!江申是真的愤慨!就是那货放出了红衣厉鬼,令得自己险些丧命,不愤慨是假的!

    张立行继续说:“我知道我就算是拿来了法器,我也对付不了红衣厉鬼了,毕竟红衣厉鬼的怨气更大,更强了!这不是我所能应付得了的!我是把红衣厉鬼给封困起来的,红衣厉鬼是有怨必报,有仇必报的,它一定会来找我的!所以我就必须是想一个好的法子是躲起来不可!”

    张立行说到这里,江申是张望着这里,意思是躲起来,莫非就是躲到此处吗?躲到监狱来?难道躲到监狱就能安全了?

    老任的声音在江申的心中响起了:“很简单!监狱里的气是最强的!要是有些人气势不旺的话,到监狱,反而会倒霉!这就是因为监狱的气势很强!就是这个强,可以盖过了张立行本身的气,那么红衣厉鬼就感受不到了!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时间一久,躲在此处,红衣厉鬼要找他还是能找得到的!治标不治本啊!不过最起码暂时没事。”

    江申便是把老任的话给说了出来,张立行双眼一亮,说:“哈哈!小友!有你的!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是学道之人啊!看你懂得真不少!不错!正是你所说的原因!我知道没有胜算只能是暂时躲在监狱里!只能是一时苟且罢了!我还不敢躲到死刑牢房之内,不然沾染了死气,连我自己都有危险!而我又选了303,也就是寓意能生,能活之意!”

    果然!张立行这么做,就是这个原因!江申把头一摇,说:“我不是学道的!真的!我从来没有学过!”

    张立行是不相信的,他看着江申,说:“可是我看你使用五帝钱很是熟练啊!怪了!你不是学道之人,又怎么会如此清楚地把五帝钱的效用发挥出来!而且我看你的小五帝钱还是上上之小五帝钱,何为止小五帝钱呢?那就就是康熙通宝中的是罗汉钱!你手中的应该是罗汉钱,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罗汉钱,有可能是某位历史名人所沾染过的罗汉钱!因为我能感受到罗汉钱的灵力是十分强的。”

    江申一听,不由是倒吸取一口冷气!行家就是行家!只要是一看,就能看出门道来了!把事情说得是**不离十的!

    江申只好是点头了,说:“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教我的!小五帝钱还是他送给我的!让我保命所用呢!我一直没有用过,对付红衣厉鬼还是第一次用呢!”

    张立行是一直盯着江申的,见到江申是很认真地说出来,就知道江申并没有说谎,这让张立行很是失望呢!

    原本在张立行的设想之中,别看江申年轻,要是也有一定的道行,那么就能和自己一起合力制服红衣厉鬼了,毕竟有了两个法器在,以破红衣厉鬼那是可以的。

    张立行先前是看江申的天庭,现在过来是捉住了江申的手,忽然之间就被捉住手了,江申大惊!张立行这是要做什么!

    江申的手被张立行给捉住了,江申是大惊的,只见到张立行按到了江申的手腕脉博处,然后又是按在其腹部。江申双眼环睁,难不成张立行要对自己不利?

    说真的,江申真想立即就给张立行来那么一下,可这时,老任的声音响起了:“他这是在查看你有没有道行呢!俗话说,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人的气是很重要的!你应该听过,气沉丹田,御气而行!气功之类的!像是有道行的人,身中的气和凡人的气是很不相同的!所以能通过他刚才的方法来查看出!只是真有大神通的人,这方法就不灵了!”

    江申明白了张立行的举动的原因了。张立行一副失望的样子,原本以为能有一个高人相助,可现在……

    江申说了:“红衣厉鬼是不会放过我的!今晚我还得与她再来过过招!就算是我们不找她,我们躲起来也只能是一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所以我们迟早要面对红衣厉鬼,大师,我想得到你的帮助!”

    张立行苦笑起来了,说:“其实我想回龙虎山找师父等下山来收此恶鬼!只是这一来一往,不知要死多少人,而且在路上,红衣厉鬼大可伏击我!我知道远水解不了近火!只是看你的样子,你真有这把握?”

    江申很坚定地一点头回答:“我只能说是尽力吧!不过需要大师的帮忙,这样我的把握就大了!”张立行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如此之坚定的江申,他却选择去相信江申了。张立行在事后还觉得奇怪,为何会如此之相信江申一定能成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