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到土地庙
    江申是一推来迎梦到另一边的时候,他紧接着的第二个动作就是往前一跃,正好是避开了落砸下来的空调外机。

    江申看着下坠坏了的空调外机,他是直喘着气的,好险!真是太险了!

    只是江申看到了红衣厉鬼是来到了来迎梦的身后了!指甲长长的,一副要致来迎梦于死地的模样!现在江申就算是跑过去,距离也跟不上了!

    而来迎梦呢?她是被忽然下坠着的空调外机给吓傻了,怎么会说掉,就掉下来了呢?怕怕!真是怕极了啊!来迎梦是吓傻了,她当然是不知道身后有索命的厉鬼了,要她躲闪?已经是脚软的来迎梦那是办不到了。

    “呀!”江申是大叫一声,他把五帝钱冲红衣厉鬼扔了过过去,命中目标!红衣厉鬼想不到江申是会把保命的东西扔过来,就是要保护来迎梦!

    要是红衣厉鬼闪过的话,没有了五帝钱,江申可就死定了!幸好,他是反应很快,连一丝的犹豫也没有,就扔了出去,并且是准确无误地命中目标。

    五帝钱一撞到了红衣厉鬼的身体上就发出了叽叽的声响,红衣厉鬼是怕得浑身直**的,红衣厉鬼可不敢再乱来了,它是“嗖”的一下就消失了!或许刚才五帝钱在它的身上是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呢。

    江申是立即跑过去了,他是一把就拉起了来迎梦,同时也把五帝钱再拿在手中,两人能不能保命就全看五帝钱了。

    老任则说:“冲过前面的路口,红衣厉鬼暂时就不能把你俩怎么样了!快走!”

    江申明白,他是拉起了来迎梦,便说:“迎梦,我们快走!”来迎梦虽然怕,可她还是会跟随着江申的脚步快速地跟着江申一起跑。

    俩人是跑啊跑的,终于是跑过了前面的路口,而且还跑出了很长的一段距离呢。

    老任这时对江申:“江申啊,我很担心付啬,付啬因为你的缘故,可能她也有危险!还有红衣厉鬼今天还不算厉害,可是到了明晚,她因为杀的人过多,她就会变得更厉害!起码是现在的数倍以上!”

    什么!现在的红衣厉鬼还不算厉害啊!还要继续增强她的实力啊!江申一听,他的心里苦啊!

    最为让江申头疼的是付啬有危险?江申还是担忧付啬的,虽说是自己相亲过的妹子,而且她还特意以用骨灰作养分的龙眼来戏弄自己,可是江申并没有生她的气,要不是与她相亲的话,又怎么会具有神力从而是救了小妍呢?

    所以江申还是很希望付啬能平安无事的,尤其是听说因为自己的原因,令得付啬是有大难,那自己也有责任要保护好付啬才行!不过现在是要先把来迎梦带到安全的地方才行。

    只是有一点,老任说了,明天红衣厉鬼将会变得更厉害,这让江申的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的红衣厉鬼就无法对抗得了,要是再变得厉害,那还得了啊?

    现在的红衣厉鬼,自己都对付不了,红衣厉鬼要是变得更强,那要如何去对付他啊?

    江申因此是忧心如焚的,却又没有一丝的方法,他希望老任能拿出一个法子来。

    老任却是说:“不行!这个方法太危险了!说不定你会死掉的!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去用这个方法的!绝对不可以!”

    从老任决绝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他是有方法的,他没有告诉江申,那就是江申在用这个方法之后,可能连江申自己都得挂掉,他才不愿意江申去做。

    江申在来到了原先的老任的土地庙所在地,以前的姻缘树早已不复存在了,只是江申还知道是在哪里。

    在老任的庙的故址,还没有施工,倒是平整了一些,原貌还是有的,只要躲在这里有老任所遗留的神力,还有百姓长久已来所供奉的力量,红衣厉鬼再厉害也不敢越雷池一步的。

    来迎梦不知道为什么江申会带自己来这里,不过她以前来过,她还惊讶地说:“这里不是土地神吗?听说还是老任呢!在庙旁边有一棵姻缘树,应该就是这个位置了!”

    江申一愣,看来来迎梦还是懂的,不过也是啊,要说旺城市最出名的土地神是哪一位?自然就是老任了!

    江申安抚好了来迎梦,他得先一个电话给付啬了,他确实是见到了付啬是有信息了,他怕,他便是发了个位置共享,告诉付啬他在哪里,同时还说了,他会去接付啬。

    付啬的回答是很快的:“不用了!我看你的位置共享,我就知道你在哪里了!我过来找你!我是得到了吴大发的通知,所以我才离开了殡仪馆,要是我还呆在殡仪馆的话,等你赶到,你就只能是见到我的尸体了!等着!我很快过来!”

    江申一听,是松了口气,只要是付啬安全到来就好了。只是江申并不会细思付啬的话中似乎有些不对劲呢!

    只是这全程之中,来迎梦别看是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她却踮起脚跟,甚至于还竖起了耳朵,还让身体是倾向江申那里,以好让自己是听得更清楚一点。

    江申一转回头,来迎梦立即是条件反射地往外一蹦,她还是轻抚着酥胸,因为她怕自己的胸口是起伏不定,会暴露出些什么。

    来迎梦是装作一副很是镇定的样子,可是再怎么做,在短时间之内还真是不好办到呢。

    江申似乎看穿了些什么,说:“迎梦,你怎么了?好像你一副很紧张的模样,这是怎么了?”

    来迎梦立即是应道:“没,没有了!哪有什么紧张啊!没有的事!”说是这样说,可她却脸红了,还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还偷偷地抬起头瞄了一眼江申,迅速地低下头去,胸口的起伏在这一刻是更剧烈了,这是因为心中小鹿乱撞。来迎梦这是在竭力地掩饰着些什么。

    江申见到手机有信息了,这是付啬要来了,他必须是去接付啬,江申是望到了,他是立即就出去了,他还吩咐来迎梦一定要呆在这里不准出去。

    江申是快速地向着付啬而去了,幸好这一路上并没有见到有什么变故,或许这些都是灾难前的平静呢。

    付啬是向江申招手了,江申一喜,他是加快了脚步,只是来迎梦一见,脸色很不好看的,是啊!江申只是自己的相亲对象,还没有确立关系,他和哪个女的好,自己又能左右得了吗?

    江申向着付啬而来,就在这时,上方建筑工地上所固定着的一个铁架子不知怎么回事,就忽然“嗖”的一下向江申是发射过来了!真被这铁架子给击中的话,江申将会身体被洞穿!

    铁架子是冲向了江申而来!真被砸中,毫无疑问,那是必死无疑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