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美女被爆头!
    来迎梦则是怕了,不管是谁在这样的环境都会觉得害怕!“走!快点走!”江申还是很镇定的,毕竟有一个美女是依靠你的,你不能倒下。

    来迎梦原本害怕,见到一脸正色的江申,她就是变得很坚定了,她不再害怕了。

    她是跟着江申一起走了,正走着,可是风声呼呼地作响,在害怕之下,只好是跑了起来,跑了跑的,奇怪的是怎么也跑不出这个走廊。鬼撞墙?

    江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自己居然是遭遇了鬼撞墙!是啊!只有鬼撞墙才会让人是怎么也走不出这个地方的。

    按照过去的方法是撒尿,尤其是撒童子尿就能走出这个地方,破解鬼撞墙了。

    问题是身边跟着一个大美女,你怎么好意思掏出物件来撒尿呢?这不是耍流氓吗?以后还怎么面对大美女啊?

    “怎么办?”江申的心里是有些慌张的,可表面还得装作很镇定,不能让来迎梦觉察到江申是害怕,不然的话,来迎梦也会与江申一起慌乱的。

    江申就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他是四处乱撞的,可怎么也撞不出去。来迎梦并不笨,她也感受到了曹郁森的无奈,只是她并没有说出来,徒增江申的慌乱。

    老任说了:“五帝钱!”是啊!怎么就忘记了五帝钱呢?江申是立即就掏出了五帝钱。

    只见到五帝钱是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这些光芒驱散了黑暗,随之前路是清晰起来了。

    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江申便是紧张之下拉着来迎梦快速地跑了起来。

    就在两人跑到拐弯处的时候,“呼”的一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垂下来了,这是什么?

    滴嗒!水流滴下的声音!正是从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滴落下来的,莫非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是?

    不看则已,一看真个是吓了一大跳!那个居然是一只西瓜插了根棍子套了头发。那滴下来的水就是西瓜汁。

    呼!自己吓自己,不过想想,到底是谁在恶作剧啊?居然是用一只西瓜插了根棍子套头发装成女人的头从上面垂将下来吓人!真是的!以为这样就能吓得着人啊?

    说真的,是吓着了,江申是有些害怕了,只是他在美女面前得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嘛,男人的气度还是得有的,这是必须的。

    “走!我们继续走!不会有事的!”江申是对着来迎梦这么一说,是给来迎梦鼓劲,来迎梦是点头的,表示她完全相信江申所说的。

    江申是带着来迎梦又是一阵的快走,不走是不行的,毕竟谁也不知道危险几时又会降临。

    说来嘛,还真来了!只见到是一个人头又垂下来,女人头!鉴于刚才的情况,江申是不怕了,有什么!因为刚才他们所见到的是西瓜嘛,这一次也有可能是如此了。

    江申便是上去一掀开,说:“行了!不要再玩了!不要再以西瓜来……”

    话没有说完,江申是嘴张得大大的,他双脚直颤,有些迈不动脚步了!那,那个是……

    “啊~”来迎梦是大叫一声!至于江申则是害怕地说:“难道这个是红衣厉鬼?”

    江申是急退,退了好几步,因为垂下来的是个女人头,是个脸上有很多的血,她的血一直在流着,往下滴着。

    她还叫出声了:“梦梦,我好难受!我好痛苦啊!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救我啊!救救我!”她伸出了血淋淋的手向着来迎梦。

    她的双眼是可怜巴巴地直视着来迎梦,从她的眼睛中能看出,她是衷心地希望能救她,能帮她!而且她与来迎梦是很熟悉的。

    来迎梦惊讶了,这是谁啊?为什么叫自己的名字啊?她的声音是这样的熟悉,一定是自己所认识的人!而且看她的模样是十分痛苦和难受的,尤其是一接触到她的眼睛就让人是不忍拒绝她呢!

    来迎梦强压着心底的恐惧,她是细细地看着对方,觉得有熟悉的样子,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到这个血人是谁。

    就在这时,血人是用手一抹脸上的血痕,这就让人是看清楚了,她是蒙菊!居然是蒙菊!

    来迎梦是尖叫的叫了出来:“蒙菊!你怎么样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救得了你啊?”

    是啊!刚才蒙菊还和来迎梦以及江申是有说有笑的,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当时江申还看了一眼,印象很好的,自然蒙菊是更多的打量江申!

    可在这一刻,她却变成了血人!是谁把她的头给打破的。这与长得漂亮的美女可是一点也不沾边的。

    来迎梦是一连串的疑问,她当然是想救蒙菊的,这是与自己关系挺不错的同事,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啊!能救一定要救!

    蒙菊脸上全因恐惧而被扭曲了,她的声音是**的,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红衣厉鬼!恐怖!”从蒙菊的话中可以听出她是因为红衣厉鬼才会变成这样的!一切都与红衣厉鬼有关!

    恐怖!这个词就是足以形容这一切了!原本是恢复正常的灯光,在这一刻又是闪烁个不停了!到底红衣厉鬼藏在哪里?

    或许红衣厉鬼是把她的猎物来充当游戏的角色,只有当她玩厌的时候,她才会出手把猎物给干掉!她便是藏起来,她这是要让人害怕,不断地害怕和恐惧!

    江申一咬牙,刚想到蒙菊的身边,老任大叫:“不要过去!跳离这里!快!”

    江申是想也不想的就按老任所说的去办,不止如此,江申还是要带着来迎梦一跳!

    幸好江申所做的是正确的!不然的话,他将会感受到什么叫做恐怖!

    是的!江申将体会到什么叫做恐怖!只听到“轰”的一下,蒙菊的头爆开了!血浆是四溅的!

    要是江申去到蒙菊的跟前,脑浆一定会溅江申一身的,当面见到这样的情形,神经不强的话,当场发疯不出奇!要是你张开着嘴,脑浆飞溅进你的嘴里,你还把脑浆给吃进肚子里,那是一生都为之恶心的事情!不幸中的大幸,自己没有过去。

    倒是来迎梦却是大哭起来了,看着刚才还与自己是有说有笑的同事,在转瞬之间就爆头了,而且死得这么惨!

    虽说来迎梦是因为江申的保护,她并没有看到惨状,可她能感受到,从所发生的情况推断出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