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殡仪馆风水格局——渔翁撒网
    吴大发继续说了:“殡仪馆的风水格局是渔翁撒网,在渔船之上的渔翁是撒出了网,从而是网住了水里的鱼,让鱼逃不了!引申而出,就是此地的风水就像是一张渔网把鬼都给网住,不让鬼乱走。你们看,凡是骨灰楼、停尸房,包括火化间都是在渔翁的笼罩之下。”

    “而祭祀的地方是在如岸边也就是靠近渔船的。人们来祭祀当然是不能被网住,一出事,殡仪馆还能开得长久的?所以嘛,祭祀的地方是在岸边以让祭祀的人都能安全,不会受到影响。再远一点就是宿舍楼,那就是渔船,渔翁所在!鬼是鱼,自然是不能害渔翁的。”

    江申一看,可不是吗?地势是要低得多了,而职工宿舍楼,包括办公楼等都是处于地势最高之处,可知当时在建殡仪馆的时候也是有能人的,没有破坏格局,真破坏了渔翁撒网网住鱼的格局,风水就破了,也就不是一个好的鬼地了。

    而且看看绿化之地,包括是道路上都是网格状的,为何是网格状?那是原来的地形是格格状,在建设殡仪馆的时候破坏了,为了维持,就只能是再建网格状,所以就在绿化地,还有道路上是大做文章了,以维持渔网之状了。

    当然江申是不懂的,这一切都是由老任一五一十地全部说给江申听,老任还说了,他还真是没有注意这里是渔翁撒网格局呢!真是这个格局的话,能人再利用格局龙脉之力来困住红衣厉鬼,那是可以办得到的。

    吴大发继续说:“在这样的风水局下,借用其龙脉来困住红衣厉鬼,红衣厉鬼是暂时之间逃不出去的!就算贴在她身上的符都失去效用,可是在停尸房之中,有龙脉之力,渔网之效,她是插翅难飞!除非是有人破了渔网之效,那么红衣厉鬼就能脱局而出!”

    江申一听吴大发所说之后,那个笑啊,早说啊!早说这里是渔翁撒网之局啊!我就不用再担心那么多了!真是的!好了!有这么好的一个风水格局,想必红衣厉鬼是逃不出去的!这就好!

    江申是放心大胆地要回去了,江申并没有注意到,他在和树上的吴大发说话之时,包括他说出声的事都让两个粤人听见了。

    因为两个粤人是离得很近的,只是一直假装着在看风景或者其它什么之类的,耳朵却是竖起来了,把一切都听到了。

    对于电视上所播出的红衣厉鬼跳楼自杀的事,两个粤人也是看到了。

    两个粤人是互视了一下,都是达成了一个共识,既然这里如此危险的话,看来是不能再呆在旺城了,还得早日离开旺城的好!于是二人便是立即让秘书准备好一切,他们要回粤了,因为红衣厉鬼的可怕,他们是知晓的,谁也不想成为红衣厉鬼的报复对象。

    江申当然是没有知道两个粤人了,他是走着要回去了,这时,他见到了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居然是肖博!这个奇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真是怪了!

    肖博是江申第一次相亲的造成者,因为肖博是去相亲,硬拉着江申去,还上升到江湖道义的层面上,并且紧急发出告急令,兄弟必须帮忙!江申是灭不过情面,怎么说,肖博也是小学同学,读书时还一起走路回家的,这一份情感嘛,是不能磨灭的。虽说对方很奇葩,可也没法子了!去吧!

    奇葩嘛,当然是会有奇事要发生了!肖博是看上了相亲对象的女伴,而把相亲对象给晒在一边,从而是对女伴大献殷勤的!对方又怎么接受你呢?

    当女伴走的时候,肖博还把相亲对象给扔在这里,自己是连看都不看一眼地就追着女伴而去。

    最让江申郁闷的是肖博的相亲对象是看上了江申,江申那个直呼郁闷啊!那是肖博的相亲对象啊,要是别有用心的人说你江申横刀夺爱,连最好朋友的老婆都抢!你还是不是人?这可就不好听了!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一种事发生的!

    正是因为这一个原因,江申是自然不会再和肖博的相亲对象有丝毫的联系。不过江申的第一次相亲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让肖博给整上了,同时也因为这第一次阴错阳差的相亲,令得江申知晓了原来相亲是可以获得神力的!

    正是有了第一次相亲,相亲神老任就是不断地怂恿江申要相亲,如知道小妍病重,江申就是为了获得神力,不得不相亲呢。

    江申当然是要过去和肖博是打个招呼的,“肖博!”当江申刚刚是喊出声的时候,肖博是看见了,可他却是快速地一走,就跑了,显然他是不想见到江申的,可能是他见到在殡仪馆不好意思与江申相见面吧!

    江申是见到了肖博是身着员工的衣服的,不由奇了,“肖博这小子在这里做工啊?真是怪了!他怎么跑到殡仪馆工作了?怪事!”

    江申是上前一拍肖博的肩膀,说:“肖博啊!你怎么在这里?”肖博是吓了一大跳的,他转头一看,是江申,不由说:“江申啊!怎么是你!”江申奇了,说:“怎么不能是我!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好像穿的是工作服啊!”

    肖博看了一眼江申,说:“我怎么会不在这里!什么鬼鬼神神,你都知道我是不信的!拿出小弟弟来砸烂都不能迫使我相信呢!所以啊,我要以身作则,我就是要告诉大家,我们必须破除迷信!因此嘛,我要来殡仪馆工作!不要成天迷信!”

    江申自然知道肖博说的是假话,全是为自己来殡仪馆工作而找的借口罢了。

    而这时有一个人是过来了,这个人是李莱遇,他对江申说:“不会吧?你认识这个人?我记得在小学时,他去玩街机,每投入一币是获得三条命,只那么几秒就挂了,可他呢?还是没有离开的,不断地拍打了好久的开始动画。还恬不知耻地说,我选的角色就是死了,我花了钱不能白花!我要霸着机子,直到够本为止!让围观的人都是十分鄙夷于他呢!他根本就不用投币,可以直接坐到机前,玩开头动画就行了!你自己不拉尿还硬霸着粪坑,这叫什么事!”

    江申又是一寒,奇葩!十足的奇葩肖博,还是装作不认识他的好,江申便说:“我跟他不怎么熟!我有事先走了!”

    江申是说走就走了,对于肖博这样的奇葩是不想多加理会的。

    江申并不知道肖博接下来会惹祸,而且是惹下的祸还很大!非常非常的大呢!要不是他今天与肖博相接触,肖博沾染上了他的气息,肖博就死定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