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吴婷的诉苦
    吴婷一听江申所说的,她笑了,因为江申知道得很多啊,她接连点头,说:“是啊!小申,你说得不错!就是这个道理!你比我大哥还懂事理!我大哥的官司是拖得很久,一直都没有解决呢!正是如你所说,先人不安,后人何以安呢?看看吧!我大哥在以前不管是做什么都是一帆风顺的!可是在给父亲入土为安这一件事上却是一拖再拖的!”

    吴婷说到这的时候,她是有些气愤了:“我大哥总是说,我先办好我的事,我才能回去安葬父亲!我几时办好就几时回去,那就一直放着吧!这是什么话!死者为大啊!父亲的身后事也包括了下葬,入土为安啊!你却不理不顾!还说自己的事不顺,要办好,才能回去!要是自己不顺,不是把霉运带来给你们吗?”

    吴婷一说到大哥所说的话,她是那个伤心啊:“我们是兄妹啊!同父同母的至亲啊!还说什么这种带霉运的傻话!要知道大哥,你的不顺的根源在哪里吗?就是先人不安,后人何以安?自父亲过世可以入土为安开始,你一直没有理会,那时开始你就一直是诸事不顺了。为什么还不醒悟?还没有发现根本原因啊?唉!”

    吴婷流泪了,她真的哭了,诉苦着:“我是找了好多个风水地师,把旺城所有的公墓都看了遍,当然就连深山里的风水之地也看了,要是看上的风水好地都一一地向大哥汇报了,只要他拍板,那么就能让父亲入土为安了。可是你们知道大哥怎么说吗?他说这段时间资金紧张,等我生意好转资金充沛之后,我再回来安葬好父亲吧!”

    吴婷直摇头,痛苦,伤心地说:“我说了,我可以先垫着,都是我们的父亲!可是大哥却说我居心何在!我居心何在?我又能有什么居心啊?自从嫁出去之后,我一直是认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不能回娘家争抢娘家的东西的!只能是想办法给娘家东西!而我嫁了之后一直是这么说并且这么做的!可居然被大哥这么一说,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吴婷说到这的时候,她是哭得厉害了,来迎梦在一旁是递着纸巾给吴婷,吴婷擦着眼泪。

    江申听着直叹气,说不气愤吴婷的大哥,吴大发的儿子是假的!怎么能这样?都吃了如此之多的苦,难道他还不知晓吗?

    吴婷说:“我也觉得奇怪!父亲说过了他也去托梦了,可是没有用!我不知道大哥是什么原因!自己不让父亲入土为安是诸般不顺,还如此执迷不悟!这其中一定是有很深的原因!”

    江申点头了,说:“确实如此!这得调查清楚才行啊!一味地劝他回来安葬先人,他是不会听从的!”

    吴婷听到了江申的话后笑了,说:“我更确定了,只要你去的话,你一定是能说服得了我大哥的!一定可以的!”

    江申又是一个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看来高帽子一戴也不是好事啊,这不,他想推辞就更难了,想不尽力去帮也不行了!

    吴婷笑了,说:“其实小申啊,我父亲托梦说了,只要你答应就行!因为你不久之后,你就会有大难!你得先解决这一难,不然的话,你是无法帮得了父亲!而且你得积累很大的能力才能说服得了我大哥,不然的话,是办不成的!”

    又是大难!连吴大发都说自己是有大难了!而且老任不是也这么说过吗?自己的大难是什么?江申是紧张了。江申可不想老任和吴大发这个鬼,两个是想到一块去了……

    同时,江申是很不明白的,为什么去说服吴大发的儿子还需要积累能力?他说的能力是什么意思?莫非能力指的就是神力,通过相亲所获得的神力?

    为何说服吴大发的儿子还要用到神力?莫非吴大发的儿子是有什么鬼怪作怪,才需要到神力的?不过还是先问问看,吴大发嘴里自己的大难是不是红衣厉鬼这一件事……

    于是,江申看着吴婷问:“大难?吴大爷说了我有什么大难了吗?还有说服你大哥为何要积累能力,到底是什么能力啊?”江申显得很紧张。

    来迎梦在旁也说:“是啊!舅妈,江申到底会有什么大难啊?”吴婷说了:“听我爸托梦说,那是与一具新运来到殡仪馆的尸体有关,身着红衣的女性尸体!至于能力,我也不懂,只说父亲还说了,能力就是神力!”

    果然!要说服吴大发的儿子是需要神力的!怪了!真是怪事一桩!说服儿子回去给老子下葬还需要到神力?那是不是有什么怪异的事啊?非得用神力不可!

    不过最为重要的还是红衣厉鬼,红衣厉鬼解决不了,就没有接下来说服吴大发儿子的事了。

    江申是脸色都变了!红衣厉鬼!生于端午节,虎年出生与屈原又有关联的红衣厉鬼!而且自己在医院的时候,又是碰到了骗红衣厉鬼的男人邓大少!正是邓大少的无情,令得红衣厉鬼的诞生!

    在这一刻,江申确实是不能镇定了,他很清楚红衣厉鬼的厉害所在啊!

    现在连吴大发都这么说了,可知红衣厉鬼的厉害啊!只是红衣厉鬼这么厉害,自己又将如何去应对啊?

    江申只好是问老任了,老任沉默了很久,才说:“现在你除非一天相亲两次以上!积累足够的神力才能收拾得了它!”

    江申一听,心里那个郁闷,才不上老任的当呢!你这是在骗我!我才不理会于你呢!

    江申是不予理会,他发现自己愣神的当儿,确实是很无礼,便说:“对不起!刚才我是在想着怎么解决,想得太入神了!”

    江申也学会了说谎,还别说,正是因为他的说谎,令得来迎梦是闪烁着金光闪闪的目光,这是对江申更有好感的目光。因为江申把来迎梦的事放在了心上,又怎么能不让小妮子是心存感激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