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先人不安,后人何以安?
    吴婷见到江申和来迎梦两个人都不好意思说话了,吴婷也得出了一个结论,江申不是那种经历了花海的人,不然不会是一副初哥的模样。

    吴婷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了,而是话锋一转,说:“江申啊,其实今天晚上是我叫你出来的!我是有一件事要求你!”

    真是怪!吴婷怎么会有事来求江申这样一个愣头青呢?所以嘛,江申是要等吴婷说出求自己什么来的。

    听吴婷说有求于自己,江申算是有些明白了,或许这是因为吴婷的缘故来迎梦才叫自己出来的,而说是来接自己,就是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声下气的。只是吴婷为什么事求自己呢?自己有什么能帮得到她的呢?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啊!

    只是当吴婷说了:“吴大发你知道吧?我是他的女儿!”的时候,江申就能猜到原因了!

    这不,“什么!”江申是站了起来,说:“吴大发,就是殡仪馆存放了七年之久的还没有能入土为安的吴大爷!听说儿子都没有来祭拜过一下!都是女儿……哦!都是吴阿姨你祭拜!”

    吴婷一听,先是一惊,不过随之是一喜,说:“是的!一点没有错!真是太对了!爸说得不错!大哥真是的!唉!”来迎梦更是惊得一句话说不出,托梦之说,居然是真的!看看吧!第一次见面,居然是什么也知道了!真是有够神奇的!这一切的原因都是托梦!

    同时,来迎梦不由是想起了自己一直已来都做的梦,这一切是不是也真是的呢?尤其是初次见到江申,对!在银行江申舍己救美之时,第一个感觉:“是他!就是他!”梦中的他……

    江申当然是不知道来迎梦心中的小九九了,他还是为吴大发的事而苦笑,自己不过是跟鬼大爷吴大发机缘之下聊了一下,他又怎么发动自己的女儿来找自己了?真是怪!

    吴婷说了:“江申,只有你才能帮得了我!我知道你能帮得!你能说服得了我哥的,让我哥能回来安排好父亲的入土为安!说真的,我父亲过世了差不多八年了,在殡仪馆的骨灰楼都是存放了七年多了!一直没有让他入土为安,他老人家不安定,我们在阳世的子女也不能安定啊!”

    吴婷再看了一眼江申,说:“我知道我此举很失礼!可是我爸给我托梦了,说了只有你才行!我想老人是事出有因的!不然是不会说只有你才可以的!加上我又听说了你勇斗五个歹徒的英雄事迹,我更料定了,你是一个能人,你一定是能办得到的!”

    江申那个干笑啊,居然是这么信任自己,而江申又见到了吴婷是如此之紧张的,就连来迎梦也是紧张地看着自己,一副渴盼着江申一定要答应的神情,不管怎么样,都希望江申要答应下来!

    江申现在是备感压力极大啊,尤其是美女那期盼的眼神更是让江申是受不了啊!原来美女那可怜巴巴的哀求眼神也是能杀人的,也是让人深深地陷入其中啊。

    江申没法子了,他只能是先应承下来了:“吴阿姨,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找我,而且吴大爷也找过我!可我能说的是我尽力而为,至于能不能改变尊兄的想法,我就不打包票了!我只能说我全力以赴!”

    就算是有九成九的把握,谁也不敢打包票啊!只要他说肯帮忙,肯全力去做,都是最好的一件事了!

    吴婷是笑开了颜,说:“好的!只要小申,你说愿意帮忙就行了!我就是非常开心和高兴了!感谢你的帮忙!我就先和你说说我哥的情况吧!”

    江申点头了,他便是耐心地听听吴婷说说她大哥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就不愿意给父亲早些入土为安呢?

    吴婷说了原因:“我哥是有感于父亲和祖父穷其一生都未能发财,他便觉得应该是奋三世之余勇,定要在他这一代发财!所以他是很早就离家去外面打拼了。说来也该是他发财,他去到外面经过奋斗,他是发了大财!只是他发了大财,人就变了,他就很少回来了。只是到了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才回来!”

    吴婷说到这是很悲伤的,或许她觉得是钱财让人迷失了一切,连原本应该的孝顺都没有了。

    吴婷顿了顿继续说:“大哥在安葬好父亲之后,他便离去了。我也曾多次是向大哥提起,别人两三年后都是安葬了而我们的父亲已经放在殡仪馆这么多年了,是不是该让他入土为安呢?可是我大哥却说,忙啊!现在有一笔大的生意,谈完就回来帮父亲寻个阴宅。”

    吴婷说到这里苦笑起来了,摇着头无奈地说:“时间是在一天天的拖着,这单生意谈完,我哥又是另一单生意,反正对于为父亲寻找阴宅的事就是不怎么上心,一拖再拖的!直到父亲阴灵不悦,去向大哥托梦,可大哥依旧是我行我素!”

    江申一听,长叹一声,不得不说吴婷的大哥确实是一个不孝子!

    吴婷继续说了:“我大哥就算是得到了父亲的托梦,他仍旧不懂,就在这时,不幸降临了,他的生意是一落千丈的,最终不得不破产了。正是因为生意破产了,我大嫂就闹着离婚,最终不得已大哥只好和大嫂离婚了。”

    吴婷说到这的时候,她的脸上是布满了恨意,想想也明白,她的大嫂只能是共富贵,一旦是有难来了,就会呈现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情况。

    吴婷又继续说:“本以为这样就能让大哥回来让父亲入土为安了,可是没有想到大哥却是说要处理离婚和破产的事!而且他还要东山再起,如今正是关键的时刻,他又怎么能分心呢?所以他也不愿意回来给父亲主持入土为安的大事!”

    “唉!”江申是长叹一声,感叹道:“先人都不能安,你后人又怎么能安呢?你越是想把手中的事办好,办妥,可是你却不先办好先人的事情,那么你自己的事情就是很难,说不定还是永远都办不好的!‘死者为大’流传了几千年,是有一定道理的!”

    江申认真地说:“况且国人或许不会回去祭祖,可是一听说入葬,往往是很关心的,也会破天荒地回来参加入葬!为什么?因为他就是想来看看葬下的地方是不是合子孙后代,也就是影不影响到自己!所以很多人是热衷于入葬时回来,每年的祭拜之时却未必会回来参加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