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裤子脱是不脱呢?
    江妈妈一听江申和来迎梦的对话,她就紧张了,毕竟在江申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了江申是裤子带血的,便是细细地端详着江申:“儿子啊,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没事吧?不严重吧!”

    同时,来迎梦关心江申,也给了江妈妈一个印象,这护士嘛,可真是会关心人,以后儿子让他照顾准是错不了的。

    江申一副不以为然的,“妈,你不见我是蹦蹦跳跳的,吃什么都香,哪有什么严重的!你多虑了!真是擦破点皮!只是不知为什么要大惊小怪的!”

    江申还要是拍拍胸口的,他不想让老妈担心!还蹦了几下,示意自己真的很好,一点事也没有呢!好得很!

    张阿姨一副不明白的模样,看着来迎梦又看着江申。来迎梦带着甜蜜和一丝的羞涩说:“他救过我,在银行时有劫匪就是他一人勇斗五个劫匪,并且救了我和所有的人!还为我……”

    来迎梦一见到江申的目光,就知道不能说为她挡子弹啊,那样一来,江妈妈会担心的,便是停住了,不再说下去了。

    张阿姨双眼放着金光直视着江申,然后又转对江妈妈说:“哇!我说淑芝啊,你知道吗?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今天银行劫匪案,你知道吗?一个大英雄在警方没有来的时候就把五个持枪的歹徒给打败了并且全捉住了呢!人人交口称赞为大英雄呢!”张阿姨说到这,她是上下打量着江申:“原来是你啊!”

    张阿姨越看越是欣赏之色。大有一番,此次相亲能成,英雄配美人嘛!

    张阿姨是欣赏江申,可是江妈妈却火了,说:“儿子啊!你怎么这么傻!五个拿枪的劫匪啊!你还敢去与他们斗啊?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怎么办?受了伤也不好!我理什么死多少人,我只要我的儿子毫发无损就可以了!”

    这就是母亲,十分地自私,只一心想自己的儿子好,并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把儿子放在第一位,别人怎么样,她可就是不顾得那么多了。

    江申只能呵呵地傻笑着,本以为这一件事能瞒着,可是没有想到却是不能瞒,还是被父母给知晓了,就是怕父母知晓了,会担心。

    来迎梦还说:“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检查,虽说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什么问题,可真有个意外呢?这些都是政府报销的,你作为英雄,你应该有这样的待遇!你又是为救人而负伤的!”

    “对对!”江妈妈是接话了,“人家姑娘说得对!儿子啊,必须给我去医院好好地检查!不然妈是不会放心的!现在就去!”

    江妈妈说到这,满怀歉意地看着张阿姨,张阿姨也点头,示意立即得去,不能拖延!

    好嘛!本来是从医院逃出来的,这一回还得去医院,要是去医院,江申第一想到的却是红衣厉鬼,本来是想一走了之,从此不与红衣厉鬼有一丝的瓜葛,看来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好吧!江申很无奈呢,他只好是迈着步子是来到了医院,他这是来检查的,还是拿着自己的病历,话说,他作为英雄,病历上是有注明的,他是可以免收钱的。何况还有护士长张阿姨跑上跑下呢!

    张阿姨是特意地说,救人大英雄是自己闺蜜的儿子,这是在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呢。所以她是跑上跑下跑得乐呵呢!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是急急地跑着,不知他是紧张些什么,一把就撞入了江申的怀中,幸得江申是够强壮的,没有摔倒。

    没想到那个男人还挺嚣张:“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把你的双眼给挖出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邓大少!”

    江申的拳头是捏响了,还真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邓大少!只是老任说了:“不好!他将会横死!因为他就是红衣厉鬼的报复对象!”

    “啊!”江申一听,真是个造孽的人!他注定要被收啊!江申不由是转过头一望,邓大少已经是不见了踪影,跑得可真快啊。

    江申问了:“那他是不是死定了?”老任回答:“被红衣厉鬼所盯上的人,还能活吗?现在红衣厉鬼没有化形,真正化形了,就是他的死期了!我想他来就是听说了红衣厉鬼跳楼的事,想要来证实一下吧!”

    江申叹气了,说真的,他对邓大少是没有一丝好感的,从刚才邓大少撞人了,还威胁人就能看出,他是什么素质了。

    当然江申的脾气好得很,他是不会与人计较的,尤其是一个将死之人,又有什么好计较的?

    在上一次江申就做了全身的检查,这一次也是全身的检查,除了大腿部有擦伤,也就是擦破点皮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碍的。

    只是让江申没有想到的是来迎梦却是如临大敌的,按说现在不是来迎梦上班的,这是因为来迎梦觉得江申救了自己,她要帮江申上药,也算是表达谢意吧!

    自己伤的靠近丁丁的,居然要让美女帮上药……这,那……真是让人遐想,绮思不断啊。

    来迎梦和江申到了医疗室之中,来迎梦便说:“我来给你上药吧!”江申是为难了,“这……”江申能不为难吗?

    因为自己所伤的靠近**部位的,还是一个女孩子,超级大美女来给上药,这多不好意思啊。再加上来迎梦还说了:“把裤子给脱下来吧!不脱裤子,我又怎么给你上药!”来迎梦在说这些的时候,江申的小心脏却是不争气地在嘭咚地跳个不停。

    而来迎梦呢?内心也在做着挣扎:“他是一个男人啊!可我怎么就叫他脱裤呢?我是个护士,我现在是在履行我的职责,我是没有什么歪念的!来迎梦,加油!”来迎梦就是在心里一直给自己加油。

    “这……”江申继续为难,同时脸也刷地一下全红了,长这么大,还第一次有姑娘叫自己脱裤子的,况且叫自己裤子的姑娘又长得如此之美,貌若天使,虽然她是个护士,她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可怎么说都觉得值得自己去骄傲呢!

    这裤子脱是不脱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