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江申与树上的鬼聊天
    江申看着树上怕阳光,而且还惊讶江申能看到他并听到他说话的老人,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树上的老人是鬼!毕竟树上的枝叶可是覆盖着骨灰楼啊,这里是殡仪馆啊!鬼窝啊!见鬼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江申心里一万个草泥马跑过了!丫的,选殡仪馆相亲,还真的活见鬼了!青天白日的见鬼了!

    见鬼了!江申的心里在天人交战呢:“跑不跑?鬼会不会对我不利啊!要是我跑的话,此次相亲不就失败了吗?还不知我能不能获得神力来救人,而且也会被付啬那小妮子给看不起的!不行!我不能跑!”

    江申咬牙了,下狠劲,想让自己变得像刑场就义的英雄,可就是面皮禁不住地抽搐。

    江申只能是不断地对自己催眠:“我不怕!我一点也不怕!真的不怕!”只是不管自己怎么给自己催眠,还是按压不住内心中的害怕之情。

    老人是看着江申,说:“小伙子,那个狗是小玲的,它极通人性,与主人一起车祸而亡,因为它的遗体与主人的混在一起,所以就是烧到一块了,而它的狗魂还追随着主人!它感受到主人对你有意,当然要好好地审视你了!”

    原来如此!难怪说会在放人的骨灰的骨灰楼里见到一只狗呢,这是因为狗与主人一起发生了车祸,二者的混在一起,狗魂又追随主人,所以才会有这样结果!

    这么说来,那只狗狗还是挺可爱的,怎么说也是忠犬护主啊!没什么好责怪的。江申觉得要是小玲和二哈一起投胎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呢。

    江申并不知道在以后他将会与小玲还有狗鬼有过接触,当然那时大家是互利的,这是后话了,暂且按住不表。

    此时,老人的话匣子是打开了:“我的名字是吴大发!其实我爹在给我起这个名的时候是希望我能发财,不像爹那样是个穷人,可是没有想到,吴大发,虽是想要大发财特发财的,姓吴,那就是无!吴大发就是无大发特发财的可能!哈哈!不过我也算是小有财运了,这一生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似乎老人很高兴,因为太久没有人听他唠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能看见他的小伙子,他当然是要唠叨唠叨了。

    骨灰楼里每个骨灰坛的主人不一定灵魂还在,可能很多都是下到了地府了呢!有些都是投胎转世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吴老头为何还在自己的骨灰坛附近转悠呢?

    江申一看那骨灰楼,就确定了,和自己对话的人是谁了?是鬼!是一个居住在骨灰楼里的鬼!

    这一次真个是在青天白日里活见鬼了!自己怎么就活见鬼了呢?不过想想也是!你来殡仪馆相亲,你丫的不活见鬼,还能是谁活见鬼啊?

    猛然间,他想起了老任说过的:“你会活见……”最后他是不说了,在让江申去殡仪馆相亲的时候,靠!江申明白了!原来老任就知道自己会活见鬼!

    在这一刻,江申是感到害怕了,树上的鬼会不会害自己啊?江申真是想跑了……

    吴大发当然是不知道江申的心思已转了好几下了,他继续说:“我刚刚又去找我的闺女和我的臭小子了,我那个臭小子是有了一些钱,不像我和我爹的发不了财的命,他还真是大发特发了,只是这小子却不孝!把我放在殡仪馆骨灰楼都七年了!都不让我入土为安!我见到比我迟来此处的鬼一个个都能入土为安了,而我尚不知几时才能入土为安呢!这么一来,我又怎么能安心投胎?既然不孝子孙不让我快活,我又怎么能让他快活!哼!”

    俗话说老人就是老小孩,这么一看,这个鬼大爷还真是像个小孩一般呢。

    对于老人的话,江申只能是苦笑连连,除了苦笑连连还有什么办法啊?

    江申心里在想:“照此看来,这并不是厉鬼,这位鬼大爷,好像也不会害人啊?我应该是没事吧!听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啊!”

    吴大发话锋一转,又说回到了江申这里了:“说真的,小伙子,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不说看过了,听都没有听说过有人到火葬场,到殡仪馆来相亲的,地点还偏偏选在了放骨灰的骨灰楼处!你还是头一遭啊!可真是奇迹啊!难得的人材啊!从你打电话给付啬,然后踏进值班室的那一刻,我都在暗地里看着你呢,禁不住的好奇啊!”

    “靠!”江申心里那个郁闷啊!自己来殡仪馆相亲被人笑话就算了,如今还被鬼给笑了!江申只觉得脸是火辣辣地红!而且适才江申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原来是吴大发在看着他啊!真个气愤啊!被人笑话就算了,如今居然是被鬼笑话了!我晕!气哟!

    正是因为气愤,对于鬼大爷吴大发的恐惧就是减弱到了极致了,江申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过江申还是听到了其他人对他的指指点点:“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要不他怎么对着一棵树独自说话啊!”

    另一个则说:“有可能!正常人是不会这样的!会不会是亲人去世,受不了沉重的打击,从而脑子有问题啊?要是这样的话,他可真是可怜啊!”

    更有广东人用粤语在说:“我都话距系傻仔啦!”另一人回答:“睇距生得靓仔,又正!可惜系痴线嘅!”

    还好,这两个粤省人还懂得用粤语,其他人用普通话,那就是生怕江申不懂了,不过就算是粤语,江申还是能听得懂的。

    江申那个郁闷啊,我容易吗?我!我只是来殡仪馆来相个亲,都有这样不幸的待遇,怎个悲字了得啊?

    不过老任这时说了:“江申啊,不用跟这两个粤人计较那么多,他们的身上有很重的鬼气!”

    江申不明白了,问:“两个粤人身上很重的鬼气?那是怎么一回事啊?”老任笑了,说:“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你与有鬼气的粤人还真有缘啊!哈哈!以后你会与粤人相遇的!”

    这一番话就让江申是整个人不好不好了!什么与有鬼气的人有缘!这不是在说自己与鬼也有缘吗?拜托!刚刚活见鬼了,现在你还想我再与鬼有纠缠啊?你想都不用想!

    不管江申愿不愿意,最后江申还是与两个粤人扯上关系的,江申经历了许多的事情,两个粤人是关注着的,最后就请江申,一改以为江申“系痴线”的态度,当然那是后话了,定然得等到日后再叙。

    就在这时,付啬是回来了,付啬看到江申还在,眼中有欣赏之意,又有欢喜之意,似乎她也不想江申离开,不过呢,嘴上可不饶人说:“你怎么在这里啊?发生了什么?”付啬眨巴着眼睛,鬼灵精怪的她定有后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