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骨灰楼每个窗户后漂浮着“人”
    丧属便问了:“收费如何呢?”付啬如实回答:“单单是打上石灰膏的话就是99元,寓意先人保佑家人长长久久,只是单单打上石灰膏,如果是潮湿之类的会造成脱落,没有多久就会失去效用。一般人都会选择一套服务的,那就是在外面还打上封口胶。这一套下来就是168元,寓意先人保佑后人一路发财顺利!”

    丧属想了想,168就168吧!做了!而这时,另外的两个丧属一个捧着骨灰坛,一个则是在外面拿着黑伞的下来了。

    付啬则是十分熟练地在坛口打上了石灰膏,随后是取出了透明胶,也就是封口胶,快速地封住了坛口。付啬是很熟练地就做好了一切。

    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就搞掂了,而且看看那些石灰膏啊,和所用的透明胶啊并不多,当然一卷五块多的透明胶就能封几十坛的骨灰坛了,不算不知道,一算那成本,能花多少钱啊?最多就是几块钱而已,却收了168元!

    天啊!殡仪馆还真不是一般的黑啊!难怪说殡仪馆这么赚钱!据说一个纸棺少则888,999,或者是1888等,可是成本却是低得很,完全地一本万利。

    不过对方也不逼你,也就是用嘴来说服你,用国人所敬畏鬼神的心态以明码标价的来坑你,可有些人就是无奈,只好是给宰了。毕竟中国人对于这方面是很忌讳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然各地的殡仪馆的价格都不同,此是江申这个地方的殡仪馆的价格了。

    江申这是相信了,付啬说他们职工收入高,福利好,看看人家几分钟就纯收入一百多,这收入和福利能不高吗?不过在这个地方的商品和服务,人人都懂是贵的,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心态,好几万,上十万、几十万都花得了,也不在乎这几百,一千的啦。

    何况这几百、一千的能买个心安,能抚慰一下悲痛的心情也算是值了。

    丧属便是一人抱着骨灰坛去祭祀,一人是在后面撑着黑伞来遮住骨灰坛,一般来说,都是由年轻人来做,会是死者的长孙来抱骨灰坛,次孙来撑伞。当然这不是严格的规定,而是一般的规矩罢了。

    付啬刚刚说好,她看到了江申的笑,付啬又怎么会不明白呢?江申一定是觉得黑啊!这钱来得太容易了,这一下,付啬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这是领导规定的,他们身为职工当然是要听从领导的安排了,领导叫做什么那就得做什么了。

    而且殡仪馆员工的福利这么好,还不是靠来钱快和来钱多啊?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付啬一接听,原来是领导打来的,让她立即是把一份文件送到领导那里去。这是死命令,立即马上!

    付啬便是对江申说:“说真的!我对你还挺感兴趣的!你是不是能等我几分钟,我送完文件,我就立即得回来了!只是,我怕没人陪你,你在鬼楼会呆不惯!”

    江申一听就听明白了,付啬还是怕江申会在骨灰楼做什么坏事的,虽说,这是一栋鬼楼全部放骨灰坛的,只要是正常的人都不会乱来的,因为有什么好偷的?偷骨灰坛?那是傻逼做的!不过付啬的职责所在,她有所提防也是正常的。

    江申也不想独自呆在鬼楼,虽说他不怕,能怕吗?我的身体里还有一个神呢!有神灵护体,鬼也害不了我!虽然体内的相亲神老任还需要自己不断地相亲来补充他的神力。

    这个虽然就顿时让江申是心里没底了,还是不要再呆在这鬼楼的好!因为老任还真是不能信得过单位。

    付啬见江申在思考,意味深长地说:“那好!你留在这里也没事!你可以先吃吃龙眼等我,要是上面有朋友找你,你也不能轻易和他们玩哟!”

    江申看着付啬,付啬灵动的眼睛像是在向江申传达什么,江申明白了,你还是怕我留在这里啊!我真不想留!而且你不用骨灰做养料的龙眼来寒碜我!哼!我才不会怕呢!男人永远不能给女人比下去!

    江申一指门外,说:“正好!我也想在外面走走!那我就等你!”是啊!江申也不想走,不是他喜欢上了付啬也不是喜欢殡仪馆!

    谁喜欢呆在殡仪馆!谁!喜欢的给我站出来?没有吧!那就是了!没有人喜欢呆在殡仪馆!只是江申还不确定自己的目的是否达成了,他就得再呆在这里,这是无奈之举。

    于是俩人就这么说定了,付啬快速地去送文件,江申呢,则是出去走走,他也不走远,毕竟还得等付啬回来呢!

    付啬却是惊讶了!不会吧?你还不想走?你还想留在这里?你真的不怕?付啬看着江申,眼中又多了一丝的疑惑和好奇。

    江申当然是捕捉到了付啬的眼神,江申心里就得意:“哼!我不能让你小看我!不就是鬼楼吗?我才不会被吓跑!我一定要留下!非留下不可!我是男人,千不能万不能就是不能让女人看不起!尤其是美女!”

    江申是笑容可掬的,他是一转就身就走,他走到了一棵树下,毕竟这棵下是阴凉的,付啬便是关上门,她先去送文件了,她冷笑一声,似乎认为江申是不能呆得久的,一定会吓跑的!

    江申还真有闲情看树了,只见这棵树长得很是茂盛呢,它的一些树叶还伸到了骨灰楼上,遮住了骨灰楼呢,像是一把为骨灰楼遮风挡雨的伞。

    既然看到了树是像为骨灰楼遮风挡雨的伞一般,可江申的目光是自然而然地就见到了骨灰楼,骨灰楼的窗户是窗帘拉上的,可在这一刻,窗帘全是拉开了。所有窗户的窗帘都拉开了!

    天啊!有阳光啊,一拉开,不怕阳光是直射到里面吗?要是丧属看见,那麻烦可大了!这一些忌讳,殡仪馆是做得很好的,你收人家的钱,从而让人家放先人骨灰在此,当然要做好,不能让阳光射进去的,所以常年窗帘遮着窗户是必须的,肯定的。

    可怎么会拉开窗帘呢?有人!每一个窗户都有一个人在站着的,他们还向江申摇手呢,或许他们觉得江申是在看他们!

    是谁这么无聊啊?居然是一群人跑到了骨灰楼的窗户前站着,要知道身后是密密麻麻的骨灰坛!骨灰楼就是鬼楼,要不是祭拜,谁会去啊?怎么会一下子的功夫站这么多人!

    慢着!这些人的脸色怎么会如此之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呢!还有,怪了!真怪!有人是裆部在窗户边沿的,你再看他的身材,不是那种高大威猛的,按说应该是肚子或胸口近窗户边沿的,可是为什么不是呢?只有一个可能,他是飘浮着的,人漂浮?

    呵呵,人怎么可能会漂浮,那只有一种可能了……毕竟那是骨灰楼……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