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一个趔趄,险些压到美女
    江申一想到进殡仪馆相亲,心里就不自在了,不由是吞咽了一大口的口水了,心里不好受啊。

    江申勇气泄了,他在走了几圈之后,他笑了,心想:“我还是先回去!等到老任确认是有另外的方法不用去殡仪馆相亲,说不定会更好!何必是去呢!”

    江申像是解决了一件事一般,他是很轻松的,他笑了,可在这里,他见到了一辆运尸车是快速而来的!当然正门是给活人进的,殡仪馆一般死人是要走后门的。

    江申见到了运尸车行驶过去了,在车头上还戴着遗照呢,江申更不想再呆下去了,他能见到后面一大群的人是跟着的,这是出殡的人啊!送到火葬场的火葬厂间呢!

    江申更不想呆了,只是好像有一个人撞了他一下,将江申是差一点就撞倒于地呢,江申是没有好气地说:“撞什么撞!赶着去投胎啊!”

    对方是抬起头来看了江申一眼,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要赶着去投胎啊?了却此生事,我真的是要去投胎!”

    “啊”的一声,江申是快速地跑了!先前是害怕的,怎么也迈不进殡仪馆的大门,可在这一刻,迈进殡仪馆的大门没有什么困难的。这不,江申是以百米**的速度冲过了殡仪馆的大门。

    有人是看着江申,便问:“先生你怎么了?没事吧?”江申这才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这是殡仪馆的职工,或许是因为见到江申的举动异常,所以才会上前来问吧。

    江申的手里正好是拿着一张纸条,纸条是正对着职工,职工一看,纸条上写着:“付啬,殡仪馆骨灰楼a栋。”

    职工看了纸条误会了江申的意思,一指正前方,说:“哦!你找付啬啊?他正值班呢!在骨灰楼a栋!前面不远!”

    江申心里那个苦啊:“大哥!我真不想进来的!我也真不想在殡仪馆相亲的,好不容易改变了主意!可我撞鬼了!你知道吗?刚刚运尸车过的死者,我见到了他!他撞了我一下,我才跑进来的!好嘛!又撞见了你,这一下,我想不去都不行了!”

    江申心中那个愁肠万断的,可没办法,鼓起勇气,“去!我去!去骨,灰,楼,相,亲!”看看!江申一想到这,每个字都得是用逗号隔开,可知他的有气无力了。

    江申只觉得有某某在暗处偷笑呢,不错!老任就是在偷笑,因为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他就是很想江申去相亲,你不去相多一点亲,你以后怎么成相亲神?又怎么达到老任的目的呢?

    江申是叹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此时,有人是把骨灰坛给捧了出来,在12生肖的祭拜坛上祭祀呢!当然说是要论生肖的,在人多的时候,能找到一个位置都算不错了,还能给你随便找合适的生肖啊?甚至还论及什么方位以论吉凶,在没人的时候,倒是可以讲究。

    江申是在过道走过去,见到了一大帮祭拜的人,他心里是很苦的,总觉得这些人是要看怪物一样地看他,认为江申要去做一件天大的蠢事。

    江申心中有鬼自是低着头,快速地走了,他不想让人是发现自己,生怕自己来殡仪馆相亲的这一件糗事被人知晓。

    江申听到了礼炮声,一抬头就见到有礼炮冲天了,会不会是刚才那一个去世的人丧属在开礼炮从而追悼亲人啊?一想见鬼,他就哆罗罗了!能见一个鬼,就能见更多的鬼!这里是什么东西?鬼窝啊!

    江申的手不自然地搭在了一处,他才打量了,这是一棵龙眼树啊,树上是长满了龙眼的,龙眼又称桂圆,这是一种很甜的果子。

    江申一看,长得可真是茂盛啊,长势真好!他只是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在稍后不久,他会为此而后悔的,当然这是后话。

    而老任在让江申去殡仪馆相亲时,余下没有说的话,“活见……”在不久就会应验。

    如今的江申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毕竟走在过道之上,看着这么多人在祭拜,生怕自己的秘密被知晓。

    江申一远望,见到了骨灰楼a,放骨灰的不止一栋楼,有好几栋呢!分别是标以a、b、c、d、e等来命名。而付啬就是在a栋了,好吧!那就去a栋吧!幸好a栋还是很近的。

    当然再近,江申还是给付啬去了一个电话,得到的回复就是你来吧!我在骨灰楼a栋值班室里呢!好吧!那我就直奔a栋!江申如此一想,他便是来到了骨灰楼a栋,在门口前,江申是深呼吸了,心中在念叨着:“我什么都不怕!”便是要上前来敲门了。

    可没想到门是打开了!江申就势一倾,一个趔趄,就势要倒下对方的身上了!

    还别说,江申的反应是够快的,他是在扑倒了对方之后,双手一撑,正是这一撑,他的身子没有全部压到对方的身上。

    当江申是看到了对方的相貌之后,他后悔了,我双手撑什么撑啊?我靠!有没有后悔药吃啊?我想倒下,直接压上去啊!真想把这多事的双手给砍了!

    哇!好漂亮啊!看看!眉如弯月,目荡秋波,瓜子眼,面如桃花,真个长得是漂亮,以王阿姨说是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大学23岁毕业,她现在应该是24岁,除非能力突出的,可是怎么看,都觉得她好年轻!莫非是一张天生的娃娃脸,显年轻吧!

    江申看着她,她同样也是看着江申,两人无一例外都是脸红了,江申是想不到的,自己想去敲门怎么个门就开了!这是美女可能看到了江申,便是把门给打开的缘故吧!可能刚才她是有事上下厕所啊,或者什么之类的,便掩一下门。

    见有人过来,她自然是以为是江申来了,毕竟刚才江申是打电话了,不是江申过来嘛,也是有人来办业务的,当然是得开门迎客,怎么会想到这样呢!

    “咳咳!”有一个人的咳声,原来是给江申指明付啬在哪里的职工啊,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就正好是来到这里了,把一切美好的场景都给破坏了。

    这不,美女是一推就推开了江申,而自己是弹跳般地到另一边去了。

    江申是不知该说什么的好了,有人也是在看着的啊,他就只能是这么地呆着呢。气氛顿时是变得尴尬极了。

    江申还觉得像是有什么人还是东西,不得不说东西,因为这里是殡仪馆的骨灰楼啊!像是在打量着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