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吊死鬼勒江申脖子找替身
    江申一撞开门,就见到陈梦然在梳头呢,为什么说是陈梦然呢?因为她穿着的是白色的t恤,搭配了蓝色的牛仔裤,身材姣好,有一种干练和洒脱的感觉呢!这样的装扮和陈梦然是一模一样的,而且看体型也是相似的,虽没看到脸,可是除了是陈梦然还能是谁啊?

    江申是撞开门,佳人没事,在悠闲地刷头,江申就不好意思了,唐突佳人,会不会被误会了?

    江申不由是笑了,问道:“陈梦然,刚才我叫了你好多遍了,你为什么不回应我啊?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你的!”

    江申是走近了,真是奇怪,怎么陈梦然没有回答自己呢?江申一到陈梦然的后面,就停住了他是看着陈梦然的,是不是生自己的气了?所以不应啊?江申的头脑是乱成一团的。

    这时,陈梦然却是忽然地回过身来了,他看着江申,说:“你是在叫我吗?”

    江申不看则已,一看,则是吓了一大跳的!他哇地一声就跑了!

    而“陈梦然”则说:“奇怪啊!你不是在叫我吗?想见我吗?为什么一见到我就变呢?难道人家就真的这么丑吗?真是的!好讨厌啊!”

    镜头一拉近,这才看清了,这是一个络腮大胡子呢,尖嘴猴腮的,凹鼻子,可是偏偏却在脸上涂了厚厚的一层胭脂,嘴唇还描了口红,眉毛还描了红的男人!本身就是有够丑的,可在这一刻,却又像女人那样化妆,无形中是更丑了!

    他的身体是撑大了,不再是那苗条的迷人的娇躯了,变得很粗大。而且身上是有血在流出了,他是七窍流血呢!

    这样的情况之下,江申能不跑吗?正所谓是跑得快,好世界,能跑得多快就想尽量跑多快呢!简直是吓死人了!

    江申是快速地跑着,可他嘴里还在叫着,可是有一个声音响起了:“江申,你不想找回陈梦然吗?你怎么可以跑!”

    这是老任的声音!江申不得不对老任有意见的,你好不出来,现在才出来,刚才想你出来,你却没有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老任说得也不错。自己是来找陈梦然的,怎么能把他置之不理呢?就算是再恐怖也得回去啊!

    刚才那个男人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有那个男人在的话,那就是危险的表现呢!危险归危险,可救陈梦然又是自己的责任!拼了!不管怎么样,都得回去,一定要探个清楚,陈梦然到底是在不在里面!

    强大的责任心令得江申不能再恐惧了,江申是一咬牙,老任都说话了,想必他是不会害自己的,一定在危险到极限的时候,出手救自己的!

    江申是快速地跑回去了,那一个恶心的人妖不见了,江申叫着,他是一间间的查看,没有发现陈梦然的踪影!

    怪事啊!陈梦然到了哪里?他能到哪里?会不会是回自己的座位上去看电影了呢?

    江申这么一想,他的心就安了,要是如此,那是不幸中的大幸!说来也怪,既然这家电影院是有脏东西的,可是为什么却有这么多的人来看电影呢?真是让人搞不懂呢!

    到底陈梦然去了哪里呢?回去找找看吧!江申这么一想,他便是要回去了。

    可是这一走,却是走来走去,都是在同一个地方,都是在窗帘之中,掀过了一个个的窗帘,还是在原地!

    鬼打墙!自己遭遇到了鬼打墙!天啊!怎么办?可不要是连陈梦然都没有能找到,却是死在这里了!

    江申虽然心里急,可是他知道再乱跑一通的话,只会让自己陷入了劳累之中,他不同于别人,还是很能在逆境之中镇定下来的。

    可在这时,窗帘居然是延伸过来了!江申想逃,可四面八方都是伸来的窗帘,你江申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江申的手脚都被窗帘缠着,“嗖”的一下,江申整个人都是被吊起来了,江申是用力地在挣扎着,可是他的挣扎是没有一点用的。

    江申是大声地叫喊着:“是谁啊?你快放我下来!把我放下来!”江申内心里是慌乱的,自己是动弹不得了,只能是任由宰割了,这样下去,如何是好?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道窗帘像是一条蛇一样地在动来动去呢,在江申的眼前不断地晃着。

    “呵呵!勒脖子死!替身!”这阴深深的声音传到了江申的耳朵里!难不成在这里曾经是有一个人被勒脖子而死吗?他好不容易是睁到有人来了,当然是不愿意错过良机,定要寻找替身!而你江申就是这样的一个好替身!

    江申在动来动去,他想挣脱,看着动来动去的窗帘在对着他的脖子不断地比划着,不由脑子里就浮现出了自己被勒住脖子的情形!窒息,脸色剧变,然后痛苦地死去,最后是成为这里的地缚灵!除非是有替身……

    江申急得是满头大汗的,他全身在动着,是想要挣脱,可是他所做的一切努力,最终都是白费了!没有作用!

    “啊”的一声尖叫!只见到窗帘是掠到了自己的脖子处呢!与自己的脖子来了个亲密接触,似乎是在尝试着,看看怎么样好合适勒江申的脖子!

    而这时声音在耳畔响起:“替身!勒死!哈哈!”江申是极目四顾的,可是没有能见到一个人,这阴险的声音却是在自己的耳边不断地回响着,让江申好是害怕!

    看不到的鬼才是最为可怕的鬼,这样会让人的恐惧无法消除。

    “呼”窗帘来了!袭向了江申的脖子!这一次是非得把江申给勒死不可!似乎它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法以勒死江申!

    江申“啊”的一声,可不知为何,嘴里念叨起来了,或许是在身体内的老任促使他念叨起来了:“阿弥陀佛!般若波罗蜜多!”

    这时,窗帘已经是缠住了江申的脖子!江申已经感受到自己快要窒息了!连声音都发不出了!看来是要死定了!江申放弃了希望!吾命休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