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乱葬岗愁云惨雾
    是啊!老任的话说得不错,灵异力量还强过了亲情之分,令得吴大发这一个鬼,想要接近儿子都难以办得到,可知是有多么地厉害了。或许不是个鬼,而是个妖!不是有妖气吗?

    江申是担忧了,那是什么妖啊,见鬼就算了,如今还要再与妖相斗啊,真是绝了!

    “陈卓特!真是一切的关键所在啊!不行!他是怎么与吴赟联系在一起的!可他却不肯说!那一具暴露出来的女尸,在我探陈、吴二族的祖坟之时就见过了,怨气和阴气是十分盛的,陈卓特不是掉在那里?而且说了,吴十七的曾孙有一魂就在那里,那里是最难解决的!我真不敢乱来,老任也说过了,女尸一出,我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呢。”

    江申是望着乱葬岗的,自己没有去探过乱葬岗,那么现在就去乱葬岗上探上一探。再危险那也得探上一探!

    江申是在乱葬岗前转了三圈,让大家不要动,他是不会转四圈的,只能三圈,因为四圈是死,三圈是生。

    他是立即取来了一根棍子,用力地一插就插到了里面去。再把棍子给取出来,江申先是好好地看了看,再拿在手里的。同时,江申再俯身取了一撮泥土拿在手中的,并且是掂了掂。

    江申还闭上了眼睛的,他是在等老任的说话呢,要是这一小撮泥,还有棍子所取的气,还没有能看出乱葬岗的能力,江申还有其它的方法。

    他是明白地在不断地点头呢,只是内心中的波澜起来了:“好深的怨气啊!而且那尸气是十分大的!我只是用一点点的神力来检测,就感觉得到了!好厉害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怨气呢?这个乱葬岗的怨气真强啊!”

    江申不得不出声相问了:“这个乱葬岗不是你们没有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存在了吗?在这之后,是不是还有尸体之类的葬入里面的啊?”

    陈兴宗回答:“是的!是有葬入到里面去的!不过很少的,一般情况下是不敢葬的,同时我们也知道哪怕是埋葬地,等到三年之后捡骨进行二次葬,也不会葬在此次的!埋葬地不是在这里的!是在另一个山头!”

    陈兴宗用手一指,示意他们村的埋葬地所在,毕竟乱葬岗这个地方是禁地,没有人是会葬在此的。请过许多的风水师都看过了,认为极其不祥!只是不出事就可以了。

    现在一看江申的模样,陈兴宗和吴宇文更是担忧了可不要出什么事!前段时间,祠堂里祭祖所烧的香有“两短一长”,“两短一长”就是指上香时的三柱香,燃烧成两短一长时表示不吉利。人最忌讳三长两短,鬼最忌讳两短一长。

    所以当祠堂里烧的香大多成了两短一长,那么将会表明家族有大难!可以说两族都是烧香成这样了。两族都慌了。这也是陈兴宗和吴宇文千方百计要让江申来他们家乡的原因。好让江申帮他们排忧解难。

    江申是看着这个乱葬岗的,怎么会这样?吴十七的曾孙的魂有一个就在乱葬岗之中啊!

    自己要进去找才可以!不进去的话,是无法把魂给召出来的!可一进去,那么就危险了!自己有神力也能保住安全吗?

    当然不可能是白天进去的,只能是晚上进去,只是晚上一进去的话,那危险性不言自喻。

    老任这时说了:“江申啊,要是进去的话,你绝对不能用神力!你一用神力,那是会激起怨鬼的报复,你更加难全身而退!你瞧这怨气形成了烟雾了!可知怨气是有多盛了!你可以问问看吴宇文和陈兴宗,是不是偶尔有雾起来,这些雾让人觉得像是愁云惨雾一样?”

    江申一问,答案就是和老任所说的一样了。所以不能用神力啊!只是问题来了,没有神力,江申就是平凡人,他又如何面对众鬼啊?要知道当初江申在面对着众鬼跟着回家时,那可真够呛的!被整得挺惨的,只是那些鬼并不想害你江申,江申才能躲过一劫。

    只是乱葬岗里的鬼就真这么好说吗?那可未免了!有去无回一点也不出奇!

    老任的话继续响起:“真要进去的话,你只能是晚上,毕竟白天是要不出吴十七曾孙的魂。你要晚上进去,可是你还得有三个助手!这三个助手是不能随便乱选的!一定是吴家和陈家中的优秀人才!吴宇文和陈兴宗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们也被黑气和霉运所缠!可以让他们去!只是暂时不用和他们提!”

    江申看了一眼陈兴宗和吴宇文,二人是一个激灵,虽说他们没有想到江申是在算计他们,他俩反而担忧此事十分棘手。

    老任继续说:“还有一个人是陈卓特,他有大功德,而且能在女尸之中全身而退,一定是有他过人之处的,你怎么能放过他呢?必须拉他入伙!你可以给他们三人以神力相护,从而让他们三人能不被伤害,你得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才行!你先听我说的!”

    江申是听到老任所说的方法,他是脸色数变的,难道真要这么做吗?

    老任则是摊了摊手,示意:“你可以找土地公来问问看,还有什么方法!要是没有的话,这一个危险至极,说不定会丢你命的方法,你就得去做!”

    江申是苦笑了一下,好嘛,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只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本来以为此行不会怎么危险和困难的,来到这里,却是陷入了一个个的疑问之中,这些问题不但没有解决一个,还是一个接着一个来!你想置身事外吗?可是事关吴赟啊!吴赟牵扯其中,就与江申此行的目的有关了。

    江申是一点头,示意他会处理好的,他是问了此处的土地庙有没有?没有的话,祠公也是一样的,本来祠庙就是祭祀土地山川的,也有是祭先贤的。所以只要是找到了,江申就好找此处的土地公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