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救命钱
    陈卓特是把头一摇,回答:“具体的经过,我真的是记不清了,反正就是这一个样了!我能说的是全都说完了!我想你们也不会再为难我吧?”

    陈卓特像是害怕什么,他不敢如实地全部叙述出来呢,他是有所顾忌的。毕竟你江申这么年轻,虽然是得到了长辈们的尊敬,可是陈卓特还是害怕的,还是不能放宽心的。

    江申知道再逼问下去没有用的,不会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答案,还是慢慢地追究吧,现在逼得过急也不是好事。

    江申叹气了,好吧!就暂时这样吧,让吴宇文是把这些钱发出启示的,并且是交到派出所的,想必会有线索的。

    吴宇文是把头一点,他是让秘书去办的,就以他的名义,他可是此处的地头蛇啊,想必会很快就有消息传过来的。

    至于江申则是在吴十七的孙子做向导之下,去吴十七的妻子坟前,以查看一切。

    江申是让人取了遮布,并且是要遮住,不让阳光是直照射下来的,这样一来,他就好与吴十七的妻子交流了。毕竟现在不是晚上嘛,总得是要顾虑到的,不能让对方是受到伤害嘛。

    江申是用神力,让鬼出来了,毕竟和她说清楚了,如今是为了她曾孙的事,她自然是会快些地出来了。

    江申是把她坟前土给吃了一下,这样就会“鬼吃泥”,江申是咽着泥,好了!可以交流了。

    “不知你的曾孙是中了什么邪?他为何会如此?你应该是说清楚啊!不说清楚的话,我是怎么救你的曾孙呢?”江申是看着一闪一闪的鬼问。

    鬼便叹气了,说:“唉!一些几百年冤死的鬼蠢蠢欲动了!我们在这里是要被他们给欺凌的!我们是没有一丝的办法的!都怪我的曾孙啊,没事来这里,而且还招惹了那些鬼!本来鬼是要出来了!它们都是明末清初冤死的人!百年不化,虽超度也没有用!”

    江申一听,真是头疼了,居然是摊上了这么厉害的鬼!超度都没有用的鬼,自己能应付得了吗?想不理嘛,又是很难的。

    她又继续说:“我的曾孙有一魂是在骨灰坛里,离此并不远的乱葬岗里,只是在哪一个地方,哪一座坟就不知晓了,曾孙的魂被吸进去的,还有一魂是在全村大做法事以安抚的轰出来的尸体那里。大师,你一定要救我的曾孙啊!也只有你能救得了!”

    她是苦苦地哀求着的,她说:“我能感受得到你身上有神的气息,或许是你散发出来的!如果说连你都保不了我的曾孙,还有谁能保得了啊?”

    江申叹气了,看来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吴十七曾孙的魂给找出来,第一个魂好找,一个女性的骨灰坛,只是在哪里呢?第二个目标明确,可她是最困难的。

    想想看那一具尸体应该是不得了的,轻易一动,全村人都不会同意的。

    所以嘛,江申只能是暗地里进行的,他真是觉得这一次是骑虎难下了,本以为是一件轻松的事,却没想到棘手啊。

    至于其他人嘛,他们是见不到鬼的,而江申所说的话,也是听不懂的,只是听到“叽叽喳喳”的不知是说些什么呢。

    此时,吴宇文的秘书是来到了吴宇文的身边,他表示那些失去的钱的失主找到了。吴宇文一听,他的脸色大变的!怎么会这样呢?

    江申是交流完了,吴十七的孙子立即凑上前来,问个不停,是啊!事关他的儿子,他又怎么会不紧张呢?听爷爷说,眼前的江申可是一个神人啊,要是连他都不能救得了自己的儿子,还有谁能救得了呢?

    江申便说:“放心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尽力的!”江申心里想的是另一个,要是这样耗下去,神力都用光了,还怎么办啊?自己能牛逼,靠的全是神力呢!

    吴宇文便让秘书是把那些钱的来历一五一十地全部说给江申听了,原来是一个养猪的人的钱,他的儿子生病了,他就一个儿子,可以说儿子是他所有的希望呢!

    所以嘛,他就把所有的钱都拿去医院,想救自己的儿子,可是不知怎么一回事,紧贴在胸口的钱却是不翼而飞了。要是没有这些钱,他就救不了儿子,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死去呢!

    他报了警,可怎么也是找不到钱的,那是救命钱啊!没有这些钱,就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死,短时间内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呢?可以说是急得就快是想要自杀了。更奇的是他是没有去到庙里的,连此处都没有来过,可他的钱怎么会在这里呢?

    要说不是的话,那个包钱的包,还有诸如此类的都是他的,完全可以找到佐证呢!

    江申是一听说,他一愣,这些救命钱啊?怎么会出现在了陈卓特的手上呢?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真是怪了!

    吴宇文说:“更奇的是,警察说查看视频,见到的却是那包东西从他的身上是不翼而飞的!像是有一个透明人,在忽然之间把东西给弄不见了一样,所以才是如此困难地查找呢!”

    江申一愣,妖气,又是不翼而飞的,看来是与此脱不了干系呢,这是灵异力量造成的,可是问题来了,那灵异力量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把钱给陈卓特有什么好的?似此,灵异力量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啊?

    慢着!江申双眼瞪大了,心想:“陈卓特不是说过了吗?要是他做坏事的话,那么他就会是受到惩罚的!他所拥有的一切幸福都会随之消逝而去的!对!是这样的!看来对方的就是直奔着陈卓特而来的!”

    老任的话是适时响起了:“江申啊,我想起来了,因为你的原因,我是一直盯着吴赟的,而吴赟是正好拿着一个袋子,我看见了就是这个袋子!一心一意地想要让陈卓特拿走这些钱的人是谁?正是吴赟!你还记得吴大发是怎么说的吗?他的儿子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影响,就连具有亲情之份的吴大发都无法接近得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