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房子之下埋葬的是好官一家
    江申坚定地点头,是啊!只要他有足够的实力,他一定会完成的!一定修复旺城的龙脉,从而让旺城继续兴旺。

    老张又说了:“底下的冤鬼嘛!我只知道他们是清朝时的,被人给毒死的!至今都有超过百年了!他们的冤屈嘛,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是土地公,我也不可能是样样都知道,你说是不是?这一切都得靠你啊!要是你能解决这一点的话,也是件好事啊!”

    江申头大了,他现在可真是事多啊,不是这一件,就是那一件,这么多事,算了,能解决多少件算多少件了。

    赵鸿笑言:“上去吧!我可是在旺城等你回来啊!你要知道,我和老张是离不开旺城的!毕竟我们是土地公!只有上天汇报情况的时候,才能是稍稍地离开!不然我们都得镇守在我们所守卫的土地上不能离开。”

    这就是土地公的无奈了,只能是死守在土地上,不准离开的。要不然的话,老任怎么会让江申来这里好交代完一切,这才出发啊!老任不是土地公,他就能跟着江申,是土地公,他就得留在这里呢。

    只是这一次的相亲,所获得的神力并不多,江申审视了一番,此次嘛,所为不是为了神力,而是为了土地公的特性,以后不管到哪个地方都能得到当地土地公的帮助,这就是最为重要的。

    可以说就逄是获得的神力是现在的百倍都不如现在所获得的好处好。

    当孙悟空,孙大圣遇到了危险,他不是一指土地,把土地公给唤出来吗?

    江申一想到自己与齐天大圣这样,他就高兴了!不错!此次的土地庙相亲太值得了,原来是与土地公相样相爱啊,称兄道地啊,差一点还吓着自己以为是“同性恋”呢。

    老任提醒:“江申不能乱用!要是你乱用了,众土地公对你的风评太差,以后就没有人来理你了!你可要谨记‘狼来了’和‘烽火诸侯’的教训啊!”

    江申是吐了吐舌头的,他当然是不敢乱来的,好嘛,这理是记住了。

    现在的江申嘛,办妥了一切,他自然是可以说走就走了。江申是找到了陈兴宗和吴宇文,他要跟着他们是一起去粤省南海市了。

    江申是不得不对他们说清楚,这栋别墅里的鬼,一说出来,吴宇文和陈兴宗二人都呆住了!天啊!怎么会想到啊?居然是有这样的情况!自己所在的房屋下埋着知府!那个可是从四品,相等于现在的市长和市高官二合一呢!

    有钱就是好,陈兴宗立即让人查查看这位姚正康知府的情况呢。

    于是关于姚正康的资料就是汇总过来了,速度可真是够快的。

    姚正康是嘉庆年间的知府,他为人刚正不阿,是个清官,在那个时候虽是和坤倒台,可是和坤所带起的贪污之风已经盛行,可以说官员的**是日益严重。清朝在乾隆的享乐之下,正在下坡路。到了嘉庆之时,是嘉道中衰。

    所以嘛,贪污之风盛行,你姚正康是个清官,与众多的贪官是格格不入的,众多的贪官对于姚正康的这一个异类是十分仇视的!

    贪官们当然是想把姚正康给除掉了,只要有你姚正康在,就是断他们的财路啊!可以说姚正康为官的两年时间,让旺城百姓过得是十分好的。是个好官。

    可就在忽然之间,姚府一家人全都是忽然暴毙,据说是因为传染病才会暴毙的。地方志,以及各种记载都没有,就只好是真的采纳了,是因传染病暴毙。毕竟在这一年旺城附近是传染病,所谓的人瘟盛行的。

    由于姚知府一家人都死光了,最终是姚正康的同僚给姚正康办理了后事,埋葬了他们一家人。

    江申是看着这些资料,他苦笑了,说:“两位老板,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姚正康知府是个好官,清官,可是他死于人瘟,所谓的传染病,你们信吗?是我绝对不信!不然他们怎么会怨气如此之深!而且要埋到此处,要动用龙脉之力来镇压呢?”

    陈兴宗和吴宇文是互视了一眼,他们都认为江申说的对呢!真的是很对!

    陈兴宗便问:“江大师,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陈兴宗也明白,这一家子的怨鬼,又是存在了两百多年了,轻易之间,还真不能随便对付!得小心谨慎才行,不然被反噬,他们就是死得奇惨无比。

    江申便回答:“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你们就能明白了!刑场一般来说是设在菜市口的,因为设在菜市口可以有很大的阳气,菜市口人多嘛,可以镇压鬼的怨气,以及所产生的戾气呢!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起到震慑的作用!杀鸡儆猴!让人们是知道违法的下场,同时不能违抗官府!”

    这些陈兴宗和吴宇文都是知道的,他们是在点头呢,还在等着江申接着说下去。

    江申便说:“改革开放之后,刑场是不宜再在菜市口等设立了,毕竟这是新社会,不是什么旧社会!所以嘛,移到没有人的地方。那么刑场这些地方,就会空出来,自然是可以热闹的,于是乎,有人是在这里做生意的。”

    “很奇怪,住户是接二连三的出事,要是太平间改的却没事,而刑场的是有事的!有怨气和没有怨气的差别是很大的。所以嘛,太平间改造成的民房是好居住,可刑场的却是难住了!一般让人知道的话,刑场的地是卖不了好价格的,哪怕是附近的地,也一样是无法获得贵的价格。”

    “有这么一个老板,他经营了一间ktv,地址却是离刑场十分地近!完全就是紧挨着的,甚至还越界占了一部分,先前在老板接手的时候,这一个地方是换了好多种经营方式,可是都是以血本无归而告终!这一个老板却是请了大师来,并且是设了牌位,每天必须恭敬地祭祀三次死在此地的怨鬼,以示我是敬你的!请你不来作怪!我并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