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骇人听闻的禽兽行径
    小田规秀说到要为帝国战至最后,他一副无怨无悔的模样,典型的想将坏事做绝的神情。

    小田规秀笑了,一副兴致来了的神情:“哈哈!你们知道吗?杀人是一件无比的快乐,可以证明同样是人,但我高等,可以随意杀死别的人,支那人看来和我们差不多,但都是低等人!”

    接下来小田规秀所说的话就让人牙咬咬了。“正如在出征之时,长官对我们一再灌输的,他们不是人,不要把他们当成人!只把他们视为猪!一只只可以随意宰杀的猪!杀他们不要有心理负担!还让我们通过刺杀支那人来增加勇气!而我却认为支那人不如一头猪,猪还可以杀了吃肉,支那人却什么用处都没有。他们在临死时发出的呼叫声,就像是猪叫。”

    小田规秀舔了舔嘴唇,一副沉浸在美好回忆的享受中一般,说:“在战争中我们的乐趣唯有杀人,不断地杀人!这是优秀的传统,唯有杀人,才能保持我们的血性!在这其中又是想出了许多折磨人的方法!比如说用一个磨得很锋利的秤钩来,用力捏着一个人的腮,使那人的口张大,然后,他将秤钩钩进那人的口中,钩住了那人的舌头,拖着钩子,向前狂奔,一面奔,一面叫‘钓鲤鱼,做鲤鱼旗’看到的人都狂笑,直不起腰。”

    “再看那个人舌头被拉出来足有好几寸长,他发出惨嗥声,我们听了真是痛快,可惜没有拖出多久,那人就死了,几个军人一起爬上一根电线杆,将死人挂了起来,一个人的舌头竟能承起一个人的重量,真是想不到。如此一瞧还真有如挂起鲤鱼旗一般。”

    “还不止,活埋一个人的时候,又是创出了一个新方法,那就是当泥土填到胸前时,已经可以看到那人张大了口,气和血丝一起喷出来,土填到颈际,滴着血的双眼还在翻动,真有趣!”

    众人一听,真是愤怒!这还是人吧?简直是兽军!日军从上到下,每一个都是禽兽!都不是人!而小田规秀适才所说的,不过是兽行中的一例罢了,众多的罪行是罄竹难书的!

    小田规秀认为理所当然,要是出现不同的就会气恼,从他接下来的话就可以看出:“可是我的副手金本正见却总是有着妇人之仁,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帝**人!还屡次地认为我们太过于残忍了!认为支那人和我们一样也是人!他这个蠢货!真是把我陆军大学的脸给丢尽了!所以我表面上和他很好,不得不承认,他军事方面的才能还是挺不错的!”

    金本正见脸皮直跳,看来因为自己没有同流合污就被同伙给嫌弃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一开始就被小田规秀所嫌弃,还以为大家是好兄弟!

    小田规秀所说的是重点了:“攻破旺城之后,我在率队搜索支那军之中,看到了一个倩影,我深深地被迷住了!于是我一路追踪而去,见到了对方是躲进了一间房子里!我又怎么会放过他呢?我自是追过去!我捉住了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美丽无比的女人啊,尤其是她身上的一件旗袍,更是让人色与魂授!”

    “她在反抗!她却不知道,正常的情况下,已经是激不起我的**,我们之中还讨论再正常的性会让我们无能的!只有对方反抗,才能让我们**大盛的!我的内心狂吼,征服她!去征服!我是疯狂地占有她!她的反抗从不停止!甚至她的嘴里还喊着她的丈夫罗义同的名字!我占有了她好几天,她居然有一次是咬伤了我的下体,我火了!”

    小田规秀一说完,不由是低头一看,就像是经过了几十年那痛依旧。

    小田规秀的拳头攥紧,振动着说:“我打她,猛地打她!把她给打死了!可是她那一双眼睛,那一双仇恨至极的目光却总在我的脑子里回荡着!我害怕了!我是一个骄傲的,勇敢的帝国勇士,我立下了如此多的战功,杀死了这么多的支那人!我居然害怕了!我怎么能害怕?我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我上去乱打一通她的尸体!我只是在发泄我内心中的痛苦,我不应该害怕!我不应该被一个女人给吓得害怕!”

    小田规秀说到这,他就像是疯了一样的,紧抱着头,他的脸上恐惧之情是充斥着的,由此可知,罗夫人成为他的恶梦就是因为她临死前的可怕目光太慑人了,尤其是被小田规秀所杀死的,对小田规秀的冲击,那是更大!

    小田规秀说到这,他是缩了缩身体,可知在他的内心中是存在着恐惧的,他的一些细小的动作就已经出卖了他。

    小田规秀的声音颤抖了:“我还放火烧这一具尸体,拿着棍子乱打,乱砸她的尸体!此时,她已经不是人,只是一堆血肉,尸体多处被烧焦了。只是她的脸还是完好的,她很美丽,那苍白的脸看来竟然平静,这样死亡的美丽使我战栗,身为征服者的我真的害怕了!被一个柔弱的女人给吓得害怕了!她死了,可她的眼睛,她临死凝固僵硬了的表情令我无比的害怕!”

    小田规秀是蹲了下来的,他声音变小了:“我,我再也不能呆在这里了,而我的部下们是知道我风流的,一直守在附近。同时,我接到了命令,支那军是困守于胡宅的胡公楼,久攻不下,就得让我们精锐的大队出击!于是我便率队来到了胡公楼下。确实扼守于胡公楼的支那军十分顽强,不得不令我们佩服!我有时也在想,要是像这样的支那军再多,我们还有胜利的希望吗?”

    “有一个男人,那是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就是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同样害怕,就在胡公楼,在那里和支那军一起顽强地抵抗我们!我的士兵们疯了似的进攻,都无法攻陷胡公楼!而她!这一个鬼却是阴魂不散的跟随着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