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蟒蛇救男孩的故事
    旁边有人说:“在住院楼,平常可都是人来人往的,这么明显是从病房里把人给带走,按说应该是会发现的!可怎么会一点踪影也没有呢?真是太怪了!太不可思议了!更何况还是在窗外,在外墙。不是外墙,可是视频我们都看过了,并没有正常的途径带走的!他是怎么办得到?人的力量不应该能办得到,除非是……”

    是啊!除了灵异力量!是鬼怪把江申给带走之外,还有什么其他解释吗?这么说来,想要害死江申的人就是鬼怪吗?江申这一被带走,是死是活啊?

    凌傲雪的泪都流出来了,她哭了起来:“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的话,江申就不会被带走!我不应该休息的!我只是闭一下眼,江申怎么就不见了啊?”

    王队长是联系了特别小组的,凡是涉及到了灵异的,那就让特别小组出动吧!按说,要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也用不到特别小组的,可是王队长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了,看看能不能让特别小组的那些“拽人”出来。

    还别说,对方回答立即就来!还真是立即就来呢!速度可真是快啊,带队的自然是张立行,这一个官府的座上宾。

    张立行也不掩饰自己身为特别小组中一员的身份,张立行是查看了一番,并且是调出了所有的监控视频。

    都是找不到线索的,在窗外,楼房的外墙是很少被拍摄到的,所以嘛,他们是一点线索也没有能找到。

    罗娜等一听到了江申不见的消息,她们来得可真是快呢!当然最先得到消息的是来迎梦,来迎梦知道仅凭一人之力救不了江申,只好是告诉众女,然后让众女也前来,有什么事情,大家也可以互相商量。

    付啬是直接就找到了凌傲雪想要问问看是什么情况,可是凌傲雪却在不断地哭,她哪有一点坚强的男人婆的模样啊?真是从来没有这么软弱过呢。

    事情的始末都知晓了,可是怎么能好责怪凌傲雪呢?这样的事情谁也想不到啊!

    付啬看到了张立行,想问张立行,张立行却是以调查,要早日找出江申,并且让付啬等不用担心,一定会让江申平安地归来!

    张立行是急走着的,他知道两个粤商是一心想找江申的,从而是洗清他们的嫌疑。可怎么想到江申会出了这样的事!

    倒是张立行手中是握了一团纸团的,在他见到了两个粤商之后,他便是把纸团给取出来了,并且是让两个粤商也好一起看。

    二人一听,脸色是一变再变的,随之说:“是真的吗?真的能成真吗?我们真是难以相信啊!”

    张立行也是脸色十分难看的,他看着纸条上的内容,他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真的,他也没有多大的信心啊!

    只是事已至此了,张立行是没有多大的把握,只能等,便安慰着说:“好了!相信你们的冤屈是可以洗刷的!人头大盗一定会被捉住的!多想无益!我们还是等吧!”

    两个粤商互视,见到了张立行这么有信心,还能说什么呢?只好是一起等吧!只是两个粤商在等待之中,是忐忑不安的。

    至于来迎梦嘛,她是早就去找东方婉儿了,毕竟能帮她并且起极大作用的除了东方婉儿还能是谁呢?可不能光指望着那些警察啊。

    至于付啬,那是太伤心难过了,江申是好不容易才度过了危险期,可是却又被无名人物给带走了,她怎么能不伤心?她是躲在房间里哭泣呢。

    付啬的妈妈在外面不断地劝,不断地问出了什么事,可就是不得要领,除了付啬回应一句,“我没有事!妈你不用担心。”付啬就没有什么了。当然付妈妈想要进去的,可是用力推了推门,却发现门已经是上了锁,任你怎么样也是推不开的。那是从里面锁上的,在外面当然是开不了。

    付啬的爸爸付雄是从外面回来了,他是见到这一副模样,便问是怎么一回事的,一听情况了,付雄想了想,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付雄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他上前去手是放到了门把上的,付妈妈则说:“门上锁了!”

    可是付雄却是一扭门把,门就开了,刚才付妈妈是怎么样也打不开的。付雄转过来说:“我去和女儿说,你就在外面好了!放心不会有事的!”

    原本还是在抽泣着的付啬,当然她是抽泣,她不敢大声地哭的,毕竟她的性格上是比较自尊的,现在父亲一进来,她当然是努力地止住哭啼。

    付雄却是站住了,看着其它的地方,说:“女儿啊,好像我们父女俩好久没有唠叨唠叨了!父亲要和你说一个故事!”

    付雄不等付啬表态就说了:“从前有一个姑娘很喜欢一个男孩子,有一次男孩子是上山去采摘东西,不知怎么地,男孩子却是摔伤了,姑娘是想要照顾他。可不知怎么回事,一个大蟒蛇把男孩子给卷走了!姑娘是怎么也找不到男孩的,她急啊!真的急!急得每天是以泪洗面的!”

    付雄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着付啬,付啬一愣,奇怪了,好像付雄所说的意有所指呢,怎么看都像是在影射着自己和江申这一件事呢。

    付雄继续说:“姑娘是伤心难受,她是为伊消瘦啊!可是这些都是不必要的!为什么啊?因为男子对蟒蛇有恩啊!蟒蛇与男孩是有不浅的渊源。所以就是把男孩给带走,并不是想要害男孩,而是要救男孩呢!”

    付啬一听,脸上还有泪痕,她是看着父亲的,意思是你说的是真的吗?

    付雄是连迭地点头,示意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毫无虚假呢!

    可是付雄你知不知道江申的情况是中枪之后昏迷,而且还有杀手想要杀江申呢,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付雄就像是知晓一切,掌控一切呢!说不定他是乱猜中的,从而以此来安慰女儿。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