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开枪射杀江申!
    江申奇了,好你个老任啊,你一直已来都是表现得很正常的,可不要在这一刻,表现不正常啊!这是会很打击人的!你不知道这样会很让人担心的。

    老任便说:“好了!你快去按原定的计划行事吧!”江申便去了,而老任却是看了一眼来迎梦,来迎梦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曾脱口而出“胡延德”三个字。

    江申已经是来了!他是伸手一抓,就把刘子默绑在脚中的红线给抓在了手中,然后呢,他是拉着向李晓而去的,要设法把二人的红线给联在一起,这样一来,就大功告成了!二人结成联理的可能性那是大增的。

    江申是近了!可是上方的杀手同样也近了!他的枪是直对着江申的!

    江申是低头捉住了李晓的红线,同样的,镜头也是锁定了江申!江申在绑着,在系着两人的红线,江申甭提是有多高兴了!可是他并不知道死神是在向他逼近!

    江申不由得意地说:“系好了!我看你俩怎么跑!嘻嘻!你俩是无论如何也跑不了!都会因为被系着的绳子再度是在一起的!”

    江申知道自己一做完这些,他是得去给月老上香的,毕竟没有月老的同意,这一红绳,月老是可以除掉的。毕竟这是月老的职权范围之内,江申就得是向月老表明谢意。

    只是枪声响了!“嘭”的一枪!正中目标!江申中弹了!是!江申是有神力!可是前提江申是在使用神力的情况下,他才会没事的。

    要是江申不使用神力的话,他就是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吃了子弹,并且是正中目标的话,江申也会死的!

    神力有限,不可能是成天在自己的身边筑成一道防线啊!所以嘛,最怕的就是这一种忽然的袭击了!因为江申根本就没有运起神力嘛!一击即中!他是会受伤的!

    江申是倒下了,他是一动也不动了!似乎是一枪毙命了。杀手见到了,他对自己的枪法是有信心的!他认为江申是死定了!他是立即就跑的,他跑得很快呢!

    江申是倒了,这一下,别人才发现了!由于杀手是使用了消声器,杀手的这一枪射出去,是没有声音的,别人没发觉那是正常的。

    倒是江申的倒下,人们发现了,有些慌乱了,幸好工作人员立即上前去了。

    来迎梦见到了,担心的她是飞快地过来!至于付啬、陈梦然、罗娜居然也在这附近,是啊!她们是知道江申来了,怎么说也不能是落后的,自然是跟着过来了。

    现在见到人喧嚣声,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她们是要过来的,只是人太多了,倒是眼睛尖,看到了有人是倒下了!

    因为出血不多,所以嘛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恐慌,不知为何江申中了这一枪,却没有出几多的血,当然因为是消声的,他们也没有想到江申是被枪击的。

    随之很快地有救护车来了,毕竟这么多人,就怕是有什么意外的,救护车是随时待命的,现在一出事,救护车就会立即赶来了。

    幸好工作人员很多在安抚着人员,让大家是不用急,不用担心!江申的倒下,就说是他身体不好,所以嘛,晕倒的,并不是什么意外。已经是送去医院,大家是健康的,不会有事的!这是意外啊!

    经这么一解释,人们又是安宁下来了,不就是一个人晕倒吗?那是他身体健康问题!又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没事了!

    必须安抚人群,一旦令人们慌乱起来,造成践踏事件,不知是要死多少人呢!

    倒是刘子默和李晓二人是相遇了,当然这是必然的相遇,不是江申所为,又怎么会相遇呢?

    真是缘分啊!这一个缘分之下,李晓和刘子默嘛,就是彼此之间建立了好感,至于所谓的同伴怎么没有来?在有了异性又岂会有人性呢?所以嘛,为他俩的结合而付出了大代价的江申啊,你好可怜啊!

    付啬看见了,失声而出:“好像晕倒的人是江申啊!怎么可能?”不止是她,罗娜和陈梦然都望到了,她们是心跳连连的!

    怪事啊!江申是什么人啊?他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晕倒啊?他的样子是壮如牛的!不止如此,他还是有法术的!他就这么晕倒了!

    付啬等觉得不能等闲视之,不管怎么样,她们都得是去查看,到底是不是江申呢!这是十分重要的!

    来迎梦因为本身就是护士,她是奔到了江申那里,然后就给了江申做了最基本的救治措施,来迎梦一查看江申的伤势,不由是一愣!

    枪伤!是子弹造成的!天啊!江申是被人给暗杀的!是谁要杀江申啊?来迎梦看着江申的,有血出来,只是不大量的出血!不过被一枪击中,而且还是要害!江申的命危在旦夕!

    来迎梦想哭,可她不断地对自己说:“迎梦,你要镇定!你一定要镇定!”最先要是查看江申是不是还活着!还活着!还有最后一口气!没有死!

    只是伤得这么重,江申是离死没有多远了!来迎梦眼泪在不断地流,颤抖着,压抑着内心最大的痛苦在帮江申包扎,并且做一些保命的方法。

    做好了一切,来迎梦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她觉得好困。她是一倚就倚在边上,然后就睡着了。

    老任是出现了,他微笑着看着来迎梦,来迎梦一看到老任,又是脱口而出:“胡延德!”

    老任全身一颤抖,说:“你,你……我姓任!不过我在成为土地公的时候,在一刹那之间,我知道自己前世的名字正是胡延德!而你居然知道!莫非……”

    老任是愣住了,他顿时头有些痛,他是抱住了头,他在忍!老任脱口而出:“盗墓的!”

    “盗墓的”三个字,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却像是一记重拳击在了来迎梦的身上一样!

    “盗墓的”像是谁,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是谁?出生时一直做的梦,梦中的他?忽然间,这个梦中的他和江申是在不断地重叠着,在来回地交替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